欢迎收看第七十五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上次谈到,进商丘古城必进侯方域故居,‌‌进侯方域故居必要到‌‌侯府。到了侯府,就会看到退思堂所在。退思堂门口的那副对联,上次也谈到,‌‌它背后所体现的是那个时代或者中国传统士人和知识分子对于归隐,‌‌对于出世和入世之间的一个选择。

那么谈出世和入世,在中国整个的历史人物‌‌当中,有一个人也是不能回避的,‌‌那就是诸葛亮。诸葛亮和侯恂之间,‌‌其实是表现了两种对于入世和出世的人生选择。

‌‌侯恂先是为官,一直做到户部尚书,晚年从户部尚书离退返乡,在‌‌退思堂‌‌发出“谢客闲庭权且隐退,审时度势立意高思”这样一种对于出世和入世思想的诠释。

那么诸葛亮先是出世,‌‌三国之前才开始进入整个中国历史主流的进程当中,才开始参与到天下大治这样一个‌‌新的历史变革时期,‌‌并且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背后也代表了一种对于‌‌选择恰当时机重新出山的等待,或者对于寻求和主流社会变革激荡的机会的等待,所以这种出世也代表了一种对于入世的准备。

其实商丘的另一个地方也有着与此相同的牵连,那就是应天书院。应天书院的历史很久远,但在目前的流传当中,可能最著名的还是范仲淹。

说起范仲淹我们都知道,他提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将此称之为“忧乐意识”。那么这个忧乐意识在很多时候,被诠释成了一种官场哲学,认为不管是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应该有这样一个意识。

但是我们在谈范仲淹时,‌‌其实想谈的是他的这种家国情怀。‌‌那么家国情怀也是中国士人或知识分子一直比较推崇的一种情结。虽然范仲淹的整个人生历程,包括他的忧乐哲学,‌‌其实一直都有着强烈的入世意识,甚至于不断地去参与到整个时代的剧烈变革当中,但是前面也解释了很多,就是你每一次的归隐,其实背后都从来没有割裂和这个时代的关系,所以说,入世、出世和家国情怀之间,有着完全一致或者有着密切的关联。

那么由范仲淹再想到应天书院它在整个时代变革里所体现出来的精神和灵魂,‌‌我想可能是我们发现和讲述一个不一样的应天书院比较主要的关键词和逻辑所在‌。当然目前来看,应天书院可能就是一座建筑。那么在此基础上,我们一旦为它赋予了‌‌所谓的忧乐意识和家国情怀这样一种文化的符号和文化的灵魂,接下来怎么样能够将这样一个文化的符号和‌‌建筑场所的灵魂转化到一个城市新的发展当中,体现出它新的价值所在,可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传统上,可能更多的是门票经济,从文旅的角度来寻找它的功能。但是在我看来,‌‌商丘如果真的想重新振兴应天书院,那么必须要在文旅的功能之外,‌‌寻找到它新的功能,‌‌比如教育。

作为一个书院,教育才是它根本之所在。‌‌如果从教育的角度去突破,那么和商丘的发展之间,‌‌可能代表的是一种新民的‌‌努力。通过一个教育场所的复兴,完成整个地区人的维新,人的‌革新。有了人的维新之后,才能根本上推动这个地区的转型。‌‌所以我们认为一旦从这个角度审视应天书院,那么不单可以‌‌真正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或时代节点寻找到应天书院它本来的固有价值,‌‌同时也能寻找到它下一步的运营,或者它进一步张扬过程中新的价值通道。

‌‌所以今天从侯恂和商丘古城,谈到出世和入世,进而牵涉到诸葛亮的的另一种‌‌归隐和出世之间的关系,然后进而谈到家国情怀,来去看今天的应天书院。

在这几轮的逻辑辩论当中,‌‌我们试图去建构这片土地,或者构建商丘古城里的应天书院,它不同于其他简单的硬性设施这么一个事实,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到商丘新的‌‌出路。这也是我们在讲述这个地区时,或者重新发现商丘时,‌‌要坚持的一个思路。‌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