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74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最近如果有关注方塘,就会发现方塘对外的所有表达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关键词。一个是重新发现,一个是《乡愁里的中国》系列。在重新发现里,最近有一本《重新发现河北》正在出版,另外就是重新发现商丘。

如今思考商丘的维度有很多,其中文旅是比较关键的一个。而在谈商丘的文旅产业和商丘的城市转型时,商丘古城是无法回避的。那么在这个新的阶段,关于商丘周边一系列建设,如地产的开发、硬件的建设,四合院的建设等等,包括整个产业的规划设计,其实已经沉淀出越来越多的共识。

但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我们也开始意识到,作为一个古城要想在接下来的整个中国文旅产业里谋求一席之地,就必须要找到这个古城的独特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寻找方向就是在整个古城的硬件之外,去寻找很多古城角落里的故事,那些留在岁月褶皱里的故事,那些一般人可能不知道的故事。

如果你现在去商丘古城,一个必去的地方可能就是侯方域的故居。在前往侯方域故居的人中,可能大部分都是冲着侯方域和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去的。其实在侯方域故居旁边,还有一个更值得关注的府邸——侯府。侯府的主人是侯恂,他从户部尚书退下来返乡定居于此,给自己的书房起名“退思堂”,并题写对联一副:谢客闲庭权且隐退,审时度势立意高思。无论是退思堂,还是对联,其实背后反映的都是传统士人或知识分子或精英,他们对于自己这种归隐心态的一种表达。这背后显示的也是整个中国士人和知识分子一直存在的一个情节,就是无论在哪个时代,都存在这样一个纠结——出世和入世。

所以你会发现在侯恂的归隐过程中,其实他从来都没有远离时事,从来没有和时代的变革进行完全的割裂,而是换一种角度、换一种位置、换一种视角重新审视个人和时代之间的关系,审视自身日常读书行文和国家变革之间的关系,试图重新建构一种和世界的关系。所以说出世背后,其实有另一种入世的思考。

可能在乱世时代有很多人都会考虑,用一种暂且隐退或者出世的方式去重新调整自己的位置。其实在今天这样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也越来越多的出现了这种思潮。所以这样一个故事,这样一副对联,这样一个退思堂,应该能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其实所有的隐退背后,都依然饱含了对时代和国家的强烈关注,而不是完全退居幕后没有任何的作为。

当然,如果从侯府前往侯方域故居,你就会发现,当时侯方域从南京归来以后,他给自己的书房起名为“壮悔堂”。这其实也说明了一个35岁满怀热情的年轻人,本想出外闯荡世界激荡人生,却不幸经历了明朝的灭亡,只好重回这片土地,无奈的感慨自己虽是壮年,却无论是事业还是学术都一事无成,着实是壮年悔悟的心情。这个壮悔的概念背后,其实也代表了他对于整个变革年代,包括国家在内的一种强烈的回应意识。

也就是说,虽身居古城,身居这个当时不是中国政治经济中心之地的地方,却依然思考着天下的动荡或天下的变革,这样的一种归隐心态,这样的一种出世心态,可能对于今天的我们也有一个启示作用。

所以今天再谈商丘古城时,如果能够在这样一个历史场景里,挖掘到这样一个传统知识分子的出世和入世哲学,我想这样的一个古城,对今天的变革中国也是一个不一样的价值所在。所以在对古城故事的挖掘和古城景观的讲述过程中,要深入到古城去寻找古城的独特性和古城的厚重感,包括它的时代哲学意义。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