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72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关于长安的讨论,之前也有所涉及。应该说在中国整个新一轮的城市崛起和文化的全球表达里,长安是一个回避不了的符号。而长安所在的西安地区的发展也成为整个这一轮中国区域经济和城市发展中间一个非常大的变量,并且在舆论上的关注度也是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的投资机构和企业也都开始加大自身在长安的战略布局。

比如房地产企业里具有代表性的万科,之前在整个西安地区,落地的产品线更多的是住宅。而在新的发展阶段,除了住宅,它也开始考虑比如特色小镇产业综合体,甚至于产业新城。

前段时间,在与西安万科进行沟通时,他们不断地追问我一个问题,就是在我眼中西安或者长安,它的价值点到底在哪里。我当时给出的解释是,在寻找一个地区的价值点时,应该参考企业的不同思路、不同前置条件。

比如其一,在西安厚重文化中,寻找到具备成为超级IP的一个文化目的地,再通过企业整个产业的构建能力使这个IP产业化、链条化、产业生态化,进而推动区域项目的价值增长,这可能是一种比较务实和现实的思考。

其二,在西安地区目前所具有的资源配置中,寻找到比如具备全国或者全球竞争力的高校资源或者科技资源,再结合企业的产品构建,实现西安地区的某一产业落地,进而推动西安地区的开发价值或区域价值制高点的打造。

其三,西安和全国其他地方一样,都在试图寻找本区域现有的产业基础里,相对比较完善的产业集群和产业生态。在这个完善的产业集群和生态里,用自己的产业综合体或特色小镇,去完成这一轮传统产业集群的转型升级。那么在这个转型升级的过程当中,对于企业而言,就可以寻找到自身的一个价值制高点。

最近看到王双怀老师做的一个关于西安浐灞生态区的研究——《浐灞文稿》。在这个文稿里,给我冲击最大的就是浐灞地区的灞柳,和长安十景之一的灞柳风雪。应该说在历朝历代中,很多的诗人和文人都吟诵过灞柳的风景。它是整个中国文化史或诗歌史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和吟咏对象。但遗憾的是,我们现在再次走向这个地方时,能够真正感受、体会,或者被这样一个灞柳的现实场景所震撼到的可能性,已经变得很小。这也说明对于历史或文化的现场感营造其实很难实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重新审视整个西安地区时,你会发现,它被忽略掉的价值点其实有很多。

那么要想实现西安地区的价值发现,某个单一方面的努力是不可能完成的。现在很多西安地区或者长安地区的地方部门或者决策者,都在试图用自己的努力、投资、工程、项目还原灞柳和沣河胜景,用一些工程的营造去完成当年现场感的回归。但是要想实现整个外部对它感情上的激荡,只有硬件和现场感的打造是不够的,还需要在传播层面,将当年的文化符号和传统文人的情感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先从文本上去了解它,然后当他接触到这样一个现场时,便可激荡出一曲惊心动魄的故事。

所以对于长安的发现和表述也好,或者未来长安想在新一轮的竞争空间实现更广泛的激荡也好,除了自身的硬件或者物理空间的完善以外,更重要的是把长安的文化的脉络传播出去,让更多人先从文本上和意识上去了解它,进而实现两者之间一个穿越历史时空的激荡,我想这是将来我们再去重新思考或者重新评估整个长安地区价值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路径。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