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71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创意阶层的崛起或者创意产业的兴起,和城市格局重塑、城市衰落兴起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没有哪一个城市愿意被新一轮的发展趋势所抛弃,所有的城市都希望在这一变迁中,能够继续追赶引领城市的竞争格局。而且相比之前的竞争,这次除了变得更激烈,还有一些新的元素和背景需要重点考虑。这称之为新一轮的城市战争也不为过。

比如在10年前,当一个三线城市或者一个地市级城市谈自己城市的国际化或者要建设成一个国际城市时,很多人都会报以嘲笑。但是今天,不管是小县城,还是很小的一个特色小镇、一个乡村的发展,它都会主动地提出和世界资源对接,要做一个国际化背景下的区域发展战略。在这种情况下再也没有人去嘲笑它,而是觉得非常正常。也就是说今天无论是哪一个层级的城市,它的发展都需要在一个国际化的背景下去展示或者去完成它的资源配置,就算是一个三四线城市或者更边缘的地区,任何产品的设计也都需要对标国际的竞争对手。也就是你的竞品需要在全球的范围内去界定,至少要在一个全国的范围内去界定。

还有一个就是现在这一轮的城市发展,这种激烈的竞争,其实是伴随着另一个重要的格局。就是在交通、互联网,包括大公司平台、品牌、资本,它们这些基础性赋能之下,包括制造业、信息、IT、文化、旅游,所有的产业都在经历新一轮的剧烈跌宕。以前欧洲较强势的产业,可能今天在中国的某一个地方会变得强势;以前中国的某一个强势产业可能今天会在另外一个国家和地区变得很强势。就是这种整个产业的震荡和产业在空间分布上的震荡效果是叠加的。在这种叠加的过程中,这个地区产业的选择和城市之间的兴衰之间就变得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也决定了这个地区要有一个超越传统的产业结构和产业格局的产业战略布局。

那么在这种产业布局发展过程当中,我们意识到,传统大招商的应用,不再是一种特别好的选择。也就是说,如果仅仅依托于承接和转移,可能当你承接过来或者转移到某一地方时,就已经意味着落后。其实这时最需要的就是基于当地独特的资源禀赋、文化脉络和文化符号,去完成它产业的塑造。进而使掌控新一轮全球产业链的变革所带来的价值制高点,和全球产业格局在空间上的分布之间,能够有一个匹配。进而在这个地方实现制高点的一个突破,那么这个地方才有可能赢取新一轮城市的竞争。

为了实现这样一个变量,能够有一个自我突破,其实很重要的一个战略选择,就是回归到对于产业发展背后的人的本质的思考。这一轮的城市战争,所有人都已经超越对于纯粹的存量产业的一个竞争,而是直接有针对性地面向不确定性人群的争夺。所以城市的战争基本上等同于对人才的争夺。所以你会发现所有的城市都在选择一个更开放更包容地面向人才的突破,那么人才的突破,就会带来不断的制度改革和社会治理的突破,带来社会、法治、营商环境,包括生态、文化等等一系列的竞争。

这也就使得城市的战争变得更复杂、更综合,在本来已经初步确定的情况下,它的结局可能也就更加的充满不确定性。那么如果想构建这样一个确定性的竞争力,就应该回归到最本质的或者说最不变的东西当中去寻找,包括在地文化的根脉,市场资源配置能力的打造。那么市场和政府之间互动的可能性,包括创意阶层的争夺和对于促使创意产业兴起的这种包容,这中间所有因素集聚在一起,可能才能真正的在一个充满动荡,充满迭代,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给你一个最确定性的城市竞争的未来。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