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七十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之前讲“你好,郑州”的时候,我们对郑州在下一轮的发展思考里,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或洞察,就是郑州除了要做好内部的已有布局,更重要的是它要在很大程度上去吸纳和集聚全球的创意人才。

其实在未来城市的角逐和竞争中,都需要纳入创意阶层、创业团队和创业产业。创意产业它很重要的一个依托就是它的不确定性,我们不知道会在何时,何领域,出现何种全球从未有过的新产品、新品牌。那么在面对不确定性时,是否有一个开放的意识,能否给它最大的包容把它纳入到你城市的发展体系中,我想对于一个城市的决策者而言,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洞察力。

我们之前对于很多城市的思考,包括雄安新区,包括西安,就是一切必须面向未来,来寻找城市发展方向或者城市发展战略的城市决策者而言,我们都强调要重视创意阶层在本地的发展。但是每一个城市尤其是它有一定固有基础的城市,它们面对自身的存量经济或者经济结构,要做出一个完全新的面向不确定性的决策时,都一个是非常困难的过程。

但这也给我们一个启示,在一系列的不确定性所决定和主导和重塑的时代里,以前看似被边缘或者在传统的产业结构、产业链条、产业生态里缺少话语权的地区,恰恰迎来了它最大的一个发展空间。但是要想博取这样一个发展空间或者是新的发展地位,恰恰也需要它能够主动给出,对于创意的非常规的或者更重要的一个重视。

但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很多地区的决策者,他们在选择或者在思考自己地区的发展时,都不自觉地会问,这个事之前在哪里做过?有什么成熟的案例?他希望能够在最大的确定性中去寻找自己城市的未来。循着已经成名的团队,已经成型的企业,一些大的机构寻找它的变化。

这种开放和包容,其实是有针对性地或者说有目标的去开放包容。面对那些自身蕴藏着创意,有很大可能性和不确定性的群体,那些团队、企业和人才,其实它往往很难表现出它的开放度。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它是很多城市发展的一个短板。我想这可能也是一个机会,对于那些能够提前洞察到创意重要性的城市、机构和地区。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可能会在将来看到,这种创意阶层,从它的角度而言,它对于地区对于城市的选择,也开始迎来了一个新的选择机制。就是以前可能只有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里面,它才能够实现自己的创意或者创意产业的资源配置,从而实现它的个人发展。但是在接下来这个阶段里,它的这种基于自己的创意,从一个源点到洞察到萌芽,到一个完整的产业,它的资源配置半径,在互联网和大交通的影响之下,已经打破了对于传统一线城市的依赖,它完全可以在一个二线甚至于说更边缘的地区来实现它的资源配置。同时它的市场从一开始就是面向全国和全球。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对于创意阶层而言,它也可以更自信的,在很多传统的所谓的一、二线城市之外去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如果说一、二线城市之外的这些地区的决策者或城市的包容度能够洞察到,并且给予这些充满不确定性的创意阶层一个最大的欢迎和拥抱,那么两者之间的结合将有可能去重塑未来的产业结构,有可能去颠覆这个区域现有的竞争格局。从而使得城市之间的竞争也充满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充满了更多的此消彼长。

所以再去关注城市发展的时候,更多地应该去看未来的创意阶层,它的兴起,以及这种兴起到底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间完成它的资源的配置,实现创意产业的一个兴起,进而去影响城市的一个发展。然后实现个人价值,也实现区域价值。我想这可能是我们今天再去看创意阶层和创意产业和城市的竞争的时候,一个非常重要的视角,甚至是一个决定性的视角。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