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军:仅靠生二胎解决不了中国的老龄化问题

如果要准确的理解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是怎么发生的,人口红利显然是一个无法忽略的关键词。但历史的演进有时候充满了错位感,一方面基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和解放后最后一批婴儿潮带来的人口规模优势,让中国在一个开放的全球分工中实现战略卡位,通过廉价的劳动力重塑了全球产业布局,不仅为中国经济的腾飞提供了可能,也为全球经济的增长做出了很大贡献。

但几乎与此同时发生的是,中国全面实行了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人口出生率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并与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成本上升以及现代生育观所带来的出生率自然下降趋势叠加,更是快速的改变着中国的人口结构。而且,人口老龄化的危机随着人均寿命的延长和经济快速增长曾长期被低估,甚至于说,哪怕在学界已经成为共识的时候,我们的政策体系和市场应对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供给。直到今天,在中国迎来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时候,应对老龄化社会问题不仅成为重要的改革内容,市场化力量的崛起也开始出现根本性突破,中国的老龄化问题的化解才开始走向正确的道路上。

如今,回望改革,从人口增长曲线和人口红利的维度去认真分析中国过去的四十年,很有必要,也很有价值。

当然,过去的40年,虽然中国依然实行着户籍制度,且一线城市的户籍制度执行更严格,但在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强大的市场驱动下,中国的人口布局在从农村到城市、从西部到东部、从山地到平原等三大迁移中表现出与全球趋势高度一致性的表现。这给我们带来的启示之一是,对户籍制度的改革,让人力资源在更大程度上流动起来,是必然趋势,对这一趋势的拥抱程度,将对新一轮城市竞争产生深刻影响。所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大幅度开放城市户籍,面向全国乃至全球吸纳人才。

很显然,在中国进入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在中国新的政经周期开启、新一轮全球化复杂论辩、中国老龄化社会的迫切应对等背景下,与中国进入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同时发生的是我们对中国人口问题的研究也进入新的阶段。对中国而言,人口问题同样是洞察中国下一个40年的关键密码。

在此背景下,我们对话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张耀军教授,其深度关注人口问题15年,并一直致力于人口问题对区域经济、城市转型、社会治理等进行研究。其明确提出,“我们需要正视的是,目前中国老龄化正在发展过程当中,还不是最严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还会越来越严重,仅仅靠现在生二胎挡不住白发浪潮的到来我们怎么样去应对,这是一个大问题”。

1、认识改革开放40年来的中国变化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方塘智库: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您对这40年的改革开放有什么样的基本研判?

张耀军:这是一个很宏大的命题。从1978年到今年2018年,改革开放是中国乃至具有全球影响的波澜壮阔的40年。这中间最重要的变化是中国整个国力不断增强,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此外,在此过程中,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城镇化超过50%,中国从一个乡村中国变成了一个以城市社区为主的国家,有一半以上的人口住在城市社区里面,住在城市里面。

在直观上我们感受的直接变化是,城市与乡村的面貌焕然一新;在中国的大城市,外国人越来越多,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显然是越来越多了;中国的国际影响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当然,国内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也获得了很大的提高。

还有就是中国文化在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得到认同。在很多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也很乐意参与到中国的一些文化节庆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要完整回答这四十年中国的变化,的确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这需要从各个方面来观察和解读,显然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

方塘智库:所有的改革现实都是在得失之间,除了我们看到的这些成就以外,有哪些是被我们忽略的?或者说比较遗憾的?

张耀军: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总体看是令人欣喜和鼓舞的,但肯定也会有一些不足,或者就像你说的是被我们忽略的,这也是我们接下来继续全面深化改革中需要面对和解决的。

第一,我觉得中国的生态环境改善是当务之急。改革开放一开始,首先注重 的是改变中国的贫困落后的面貌,但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没有提到应有的位置。惯性的作用导致我们的绿水青山受到破坏。但关随着近几年生态文明的提出和建设推进,应该说已经走在改善的快车道上。

第二,未来中国的传统文化还有待于进一步挖掘。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之后,我觉得我们的主流价值观和传统文化在衰微,甚至于有些优秀的传统文化遗产正在消失。中国的传统文化对重塑中国人的自豪感和精神气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中国平等的与世界对话的根基,是中国融入世界的前提。越来越多的人形成共识,文化使国家伟大。

第三,由于改革开放的前期特别注重经济发展,也忽视了人的思想改善。这给我们带来了严重的社会危机,为了钱出现了很多不择手段,底线缺失的事情。比方说我们的食品安全,我们的住房质量,我们的社会中人与人交往的诚信问题,这些都是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所出现的。怎么在深化改革开放过程当中重建社会诚信体系,直接关乎我们中国未来能够走多远的问题,也直接影响我们中国人的生活质量提升问题。

2、改革开放从根本上塑造了现在的人口空间分布  

方塘智库:中国的改革开放既是全球化的组成部分,还是过去四十年全球化的关键推动力,但我们注意到,这几年逆全球化的思潮越来越普遍,我们该怎么去理解?

张耀军:改革开放40年,我觉得最大的亮点是中国融入了世界,这个是最重要的。改革开放以前,中国跟国外的交流特别不畅通,说得严重点几乎是孤立存在,与世界的联系割裂。这种孤立和割裂,对人的思想事实上是一种禁锢。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中国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国外的精英也越来越多的来到中国,这种交流和碰撞,无论是对中国文明的发展还是对世界文明的发展都是很有帮助的。

这两年我们注意到,对全球化的思考开始出现更多的分歧,逆全球化的思潮在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越来越普遍,但不管怎么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仅为中国的发展赢得了目前看到的成就,而且,在客观上也推动了世界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国与国之间已经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是很难再去人为地或者强制性的去割裂,每个国家,尤其是像中美这样的大国,必须正视这样的一个事实,继续在推动全球化的共同目标下去推动自身的转型和发展。习近平主席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基于全球化背景下的未来人类发展方向的非常准确的判断。这个判断的提出,可谓是恰逢其时。

方塘智库:在我们看来,之所以在西方国家出现比较多的逆全球化的思潮,与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开始领先于并与西方国家的一些产品和产业形成越来越直接的竞争是有一定关系的。

张耀军:是的,这几年大家都在谈的一个关键词是“中国速度”,这不仅说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也包括我们看到的以中国高铁为代表的产业发展的速度,还有就是我们看到的很多大城市的发展速度,这都很让国外感到震惊。

另外就是,我们看到中国越来越在生活技术、服务、商业模式方面都有所引领,不仅对中国的生活方式产生影响,而且,很快也会对其他国家的生活和消费方式产生影响。

3、仅靠生二胎解决不了中国的老龄化问题  

方塘智库:应该说,人口红利是理解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的密码,您又是做人口和区域经济研究的,从这个角度您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有什么基本判断?

张耀军:人口学的快速发展与1978年以来的改革开放有密切的关系,对人口的研究显然已经成为显学,不仅有关研究不断深入,而且决策者和公众对人口问题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比方说对人口增长规律、人口迁移规律、人口素质的提高、人口空间分布等。最近大家比较关注的是,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到人口和人才的争夺当中,这说明,大家越来越意识到人口对区域和城市发展的影响是根本性的,必须要从人口的可持续发展角度来思考城市和区域的可持续发展问题。还有一点是,社会对计划生育问题的关注。虽然对这一政策有争议,但说明人们对这一政策的关心与重视。

我做人口研究15年了,这15年明显感觉到,除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人口规模问题,另外一个很大的变化是,中国的人口素质在不断地提高,无论是从人口的预期寿命、受教育水平、家庭的素质等,依托于我们经济社会的发展,得到了全面的提高。

还有就是人口的空间分布不断优化。大的方面说就是,在中国的城镇化率超过50%以后,中国这个传统农业国家正在向城市国家转变。事实上,中国的人口在三大迁移方向特点突出: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从山地到平原的迁移,从西部到中部和东部的迁移。这三个方向的迁移,还将不断地在向前推进。

总体来说,这是符合中国区域空间发展的大规律的,中国人口正在向承载力强的地方迁移,虽然受到户籍制度的限制,但是这些迁移并没有被限制住,而是事实上一直在发生着。尤其是改革开放,客观上对中国人口空间的分布产生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可以说从根本上形成并塑造了现在的人口空间分布格局。

更进一步讲,我们对人口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刻。以前我们对人口数量的理解主要感觉人口太多,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除了人口数量要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相适应外,人口素质至关重要,所以实施计划生育和优生优育仍然是发展方向。只是计划生育如何因时因势合理调整需要不断思考研究。

方塘智库:现在我们最为担忧的是中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未富先老将是中国未来发展中所面临的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张耀军:我们之前曾经专门做过一个研究,把中国的省会城市和一些典型城市的人口做两个维度的长周期的统计展示,一个体现性别要素,一个体现年龄要素。从统计中可以看到,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老龄化是发展的程度越来越加深,但这个不是我们认为的可以去左右的,我们只能未雨绸缪去面对它。

众所周知,中国老龄化的形成有两个主要原因,一个是出生率下降,尤其是计划生育政策的干预,其实在国外,虽然他们也提倡优生,但是对于人口出生的数量并不是管得那么严格。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出台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国家,这导致了出生率的快速下降。第二个是人口寿命的延长,这无疑也会表现为老年人的增加。

当然,关于出生率下降我需要补充一下,人口出生率下降是许多国家和社会都普遍出现的趋势,尤其是发达国家,这个趋势更加明显,其根本原因与经济发展和人们对生活质量的重视的结果,“发展是最好的避孕药”。在中国,经济发展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使得中国的出生率下降明显快于其他没有实行计划生育的国家和地区。另外就是,随着物价成本的上升,家庭还考虑到养孩子的成本问题,尤其年轻夫妇,当考虑到养孩子成本时,生育会更加理性。

而且,我们需要正视的是,目前中国老龄化正在发展过程当中,还不是最严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还会越来越严重,仅仅靠现在生二胎,这挡不住白发浪潮的到来,我们怎么样去应对,是一个需要深入研究的大课题。

方塘智库:那怎么办?

张耀军:对老龄化的应对,我觉得有几个问题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并给出切实的解决方案。首先是夯实养老资金和设施基础。毋庸置疑,对老龄问题的解决要有充裕的经济支撑,养老设施是“幸福夕阳红”的重要依托;其次,大力弘扬全社会尊老爱老的社会风尚。让老年人感觉到虽然我老了,但社会尊重我,这必将提升老年人的自豪感,增强老年人幸福感,改善他们健康程度;其三,促进积极老龄化路径的构建。鼓励更多老年人能够积极的看待老龄化,调动他们能够发挥余热的积极性。依靠老年人的经验和知识积累,继续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在继续发放光热中延长自己的价值,即所谓的“老有所为”和“积极老龄化”。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