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雄安新区的时代求解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一年过去了,社会各界对雄安新区的热情并没有减弱,围绕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讨论依然是很多论坛会议的焦点,针对其一些具体城市发展事项的决策建议,争论和分歧依然很多。

当然,这种争论和分歧将伴随新区建设的全过程,成为新区建设的常态。这不仅是因为新区新城营造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而且,在今天这个快速迭代和剧烈变革的时代,虽然我们对既定的战略定位和目标诉求充满信心,但不确定性却总是成为主流,确定性的东西总是成为稍纵即逝的繁华,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决策一定会是动态的博弈过程,只不过,我们希望能够在动态的博弈中,走向梦幻般的未知。

过去十几年的城市报道经验告诉我,当一个城市摆在你面前需要进行恰当的价值传播的时候,我们发现,每个城市都有无数个价值表达维度,但每个城市都有其最为核心的价值表达维度,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不同的价值维度的表达迫切性又呈现动态变化。所以,我们就会在完成对这个城市最核心价值的发现和表述的基础上,还要在不同时点找到这个时点最恰当的价值表达维度。

雄安新区的营造也是这样的,在既定明确的战略定位和目标诉求之下,分步实施,做好每一个项目的引进落实,做好每一个事项决策的辩证,做好每一个社会治理政策的制定,等等,在开放和动态中让梦想照进现实,让未来烛照当下,久久为功,以成就这一“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当然,对今天的城市发展而言,越来越普遍的共识是:无论是老城更新还是新区新城营造,都需要更多的回归到对常识和规律敬畏与践行,回到原点;在处理存量与增量的关系中,尽管存量很重要也很复杂,但增量变革依然是最需要我们关注的城市变革,需要我们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对增量变革的思考与拥抱中去,以增量思维重塑存量价值;生态城市、智慧城市、社会治理、文化复兴、国际资源配置等成为所有城市的追求。

对雄安新区来说也是这样,无论我们的目标多么远大,梦想多么崇高,都需要基于对当下和未来变革时代的深刻洞察,用最大的实践理性来完成这项注定成为人类城市史重要一笔的城市营造之伟大工程和现代国家转型之伟大事业。

1、重新发现城市   

直到今天,已经有充分的城市发展案例告诉我们,在城市里不仅应有尽有,而且,还能创造所有,包括繁荣、衰败、时尚、肮脏、优雅、疾病,等等,这就是城市,人类进步和退步的双重创造者。所以,在历史长河中,不断有人通过努力尽可能让城市变得美好。纵然是这样,人类依然未能确保城市一直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而是不断的遇到问题和灾难,并且,很多已经发生的问题和灾难,不断在不同城市或不同时期重复发生。

这是一件让人多少有些无奈的事情。虽然在不同的时代,我们都有对这个时代最新的洞察,并努力做出实践层面的改进,但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当然,有的时候更多是权力和商业利益的过度膨胀带来的,使得我们的城市营造和城市化严重偏离的常识、规律和我们已经确立起来的科学规范。

比如,我们目前经常看到的,在对城市千城一面的批评形成普遍共识的时候,很多城市的决策者又快速的滑向了对特色的过度追求,以至于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奇形怪状的建筑,出现了越来越多庸俗丑陋的城市设计而不自知。对特色的追求过于疯狂,而对于常识的敬畏严重不足。

也正是在此逻辑下,我们提出,在今天的城市营造中,应该将开放意识与地区独特资源禀赋的清晰认识和利用紧密结合起来。

至少近三年来,我们关于区域和城市发展的一个基本研判是,在大交通、互联网以及越来越多的平台型企业的基础赋能,使得传统的中心地区和边缘地区的划分没有了边界,以前可能很边缘落后的地区,如果做得好,完全可以一夜之间实现与世界的对话,并将自己的资源价值最大化;以前的中心地区,如果做不好,可能迎来更加快速的衰落。

我们将这样的一种研判称之为“大交通、互联网和平台型企业的基础赋能所带来的中心地区与边缘地区全球化再表达”。这听起来可能有点绕口,但已经在很多地方成为事实,比如过去几年我们看到的贵州、陕西、云南、西藏、河南等区域内很多一直以来默默无闻的地方,随着外部强势资源的快速导入,让这些地方的产业、旅游、文化成为全世界的消费热点,这些地区的不可贸易资源,也成为其核心竞争力所在。

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推导下去,给我们提示了一个区域和城市发展的新时代,那就是“中国新一轮的区域价值重估时代”。再加上我们之前一直在强调的——在今天这个每天都在发生剧烈变革和重塑的时代,而且这些变革和重塑事件因为互联网、大交通、全球化所带来的超强的资源配置能力,可以快速的让一个企业和城市成为巨人,也可以快速让一个很大企业快速的被打倒。这个时候,我们每个城市都应该看到这样的趋势和事实,首先认清自己,充分挖掘自身的独特资源禀赋,并通过全球化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来实现与世界的对话,实现城市的品质提升,实现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打造。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我们明确提出“重新发现城市”的概念,在这一概念下,这一方面体现在我们之前一直强调的,在面对我们的城市问题的时候,至少要充分重视资本运营、科技创新、互联网赋能、文化振兴、市场机制等关键变量所能发挥的价值,将这些变量全面纳入城市化进程当中,因为,越来越明确的事实是,对于所有问题而言,单点突破正在变得无解,都需要我们拿出系统性的解决方案,于是,跨界意识和协同能力就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基础。

另一方面,我们也明确提出,对所有的城市甚至是乡村以及每一寸土地而言,在思考其发展战略、策略、项目、产品的时候,都应该将全球化纳入其思考框架,并作为关键变量。因为,我们已经明确的发现,对每一个地区和城市而言,今天已经不是你愿不愿国家化的问题,而是必须面对和选择的问题。

那么在这样一个更加彻底全球化的阶段,对城市而言,又能够扮演什么角色呢?或者说,要想成为一个具有影响力、竞争力和理想化城市,在城市所在区域或者城市所集聚的产业而言,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于是,我们提出城市要成为一个全球化与市场化的超级资源配置平台。

是的,国际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成为几乎所有城市和地区的战略选择。如果回到10年前或20年前,一个县城的发展提出国际化的目标,很可能会被嘲笑,但是今天,哪怕一个乡村的发展,如果没有全球化的意识,可能都会被质疑。所以我们说,对于今天的城市发展而言,全面开放是战略必然,市场机制应是基本信仰,营商环境是改革共识,文化重塑是价值核心,唯有如此,方能城变未来。

当然,全球化并非是我们今天所洞察和倡导的未来城市的唯一必然的战略诉求,除此之外,我们还明确提出了生态化、智慧化、文明化、社会化的城市发展战略诉求,以此“五化”来重新发现城市,来指导包括雄安新区在内的所有的城市营造实践。

2、雄安新区的逻辑   

对于雄安新区建设的战略定位和目标诉求,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文本当中表达的已经比较清楚: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新区的建设,对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培育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在此逻辑之下,雄安新区的战略定位和目标诉求中,比较明确的至少包括:这里将是非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是全球城市创新发展的实验场,是全球高端高新产业生态集聚,是中国创新发展的城市样板间,也是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功能区。

而在此基础上,雄安新区还将呈现一系列客观上的价值和效果。比如,如果希望这里能够真正的成为全球创新发展的实验场,持续获取区域发展的竞争力,那么这里必须要真正的成为全球创意经济迭代裂变之地,而与创意经济密切相关的是,这里能够成为全球创意人才的集聚之地,而要成为全球创意人才的集聚之地,无论是从硬件配套,还是从生态环境,以及社会治理等方面,都需要能够有很大的突破。毕竟,在一个快速变革和迭代的转型时期,一个地区的发展如果希望能够持续保持创新的活力,持续具有产业的领创力,就必须将自己的区域发展决策回归到对创意人才或者说创意阶层的关注上去。

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明确提出,虽然雄安新区设立的初心之一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载地,但仅有对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承接是成就不了一个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未来新城的,必须在承载的基础上,对一个城市的产业基础、产业体系、产业生态、社会治理、功能完善等有独立的思考,可以说是始于集中承载,兴于全面发展。

当然,从雄安新区的消息发布开始,就已经注定该新区的建设在客观上势必会带来更多元的冲击波,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核心战略定位之外,还有很多价值也将是客观上会出现,也被各利益相关方密切关注。

比如,雄安新区的建设客观上将对河北省域经济产生深刻的影响,不仅是为河北贡献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经济增长极,还将成为河北转型发展的全球资源配置平台,河北省其他地区,尤其是雄安周边地区需要充分做好与雄安的互动发展、协同发展、融合发展。在我们看来,雄安新区的建设将成为未来河北转型发展的最大战略变量之一,对此,河北应该有充分的认识,并做好因应策略,既要将目光放在雄安新区的营造本身,还要将目光投向雄安新区建设过程中的其他地区的互动发展,更充分的利用好雄安新区建设这一战略红利对河北整体转型发展的价值外溢。

此外,在我们看来,将雄安新区与当年的深圳和浦东特区进行类比,其背后还有一个深刻的含义就是,雄安新区将是中国创新发展的一面旗帜,不仅是说雄安新区的建设发展是创新驱动的结果,也让所有的地区和全球观察者通过雄安新区的发展,看到中国对创新驱动发展理念的坚持和推崇。

这对中国新一轮改革的价值是非常大的,就像当年深圳和浦东在中国不同的改革开放时期所彰显的带头模范价值对其他地区的深刻影响一样,通过雄安新区的建设,让中国所有的相关决策者看到,中国推动创新发展的决心,也让世界的观察者看到,中国推动创新驱动发展的决心。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雄安新区的建设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且,还要能够沉淀出一系列创新驱动发展的经验来,以为更多地区的发展所借鉴。

3、回到原点践行常识   

在我们之前针对雄安新区的调研中,明确感受到的一点是,虽然基于雄安新区片区内的经济基础、建设存量、人口密度等方面的考虑,习惯于说这里是“一张白纸”,很适合全新的城市营造,但实际上,这里可能从来都不是一张白纸,不但有着复杂的产业存量,而且,这里每一个角落的社会、经济、文化、人口的复杂性都是需要慎重对待的,这里已经有了一个百万级的人口存量。

虽然我们一直强调雄安新区的建设尤其需要在增量中构建自己的未来,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存量问题的重视,可能都是决定雄安新区建设进度和质量的关键性因素,而且,这一问题将伴随雄安新区建设的全过程,从长期来看也直接影响这一新区新城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所以,没有对存量产业的转型升级的敬畏不但是一种浪费,还是一种风险,对存量人口的适应性安排和持续不断人力资本转型的培训、教育是确保进度的关键之一。这种“非白纸化”的思维方式非常重要。

回到原点,践行常识,敬畏规律,抢抓增量,从长期来看,这些原则将始终与雄安新区的建设如影随形,并应该成为贯彻始终的价值观之一。

比如,雄安新区成立一年来,我们注意,中国最具创新性的民营企业百度、腾讯、阿里等都已经参与其中,并将自己最具创新性甚至是颠覆性的技术应用在这里进行落地,接下来我们还将看到更多优秀民营企业投入到雄安新区的建设中去,甚至说,有没有参与到雄安新区的建设,将成为评价一家企业是否具有足够的创新性的一个标准之一。在我们看来,这一现象对雄安新区的建设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虽然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战略部署下,肯定会有大批的国有企业、科研院所、医院甚至是高校搬迁到雄安新区,但对这一地区的发展而言,只有国有经济和国有机构的集聚显然是无法建立一个最具活力的高品质的新城的,雄安新区必须要向社会企业和资本全面的开放。

而且,在我们看来,决定雄安新区的创新性的另一个关键是,我们不仅对一些著名的大的社会机构和民营企业开放,我们可能还要从更小的单元来建构一个包容的治理体制和社会结构,对一个个小型的创业公司甚至还没有进化到企业形态的个体创业者以最大的包容,给这些团队和个体以更温暖的呵护,只有这样,雄安新区才能尽快实现其内生动力的建构,并将创新性和创造力全面融入到新区新城的发展中去。甚至于说,要基于我们理想中的未来新城的人口结构和人力资本配置来倒推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城市治理模式和治理理念,形成雄安新区的城市价值观。虽然很多研究较多的聚焦在未来雄安新区人口规模的推演上,但真正影响或者说决定雄安新区发展品质的是地区的人口结构,以及与理想的人口结构相匹配的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治理模式创新。

当然,针对雄安新区的营造,我们已经讨论,未来还将继续被重点关注的命题还包括:城市文化建设、城市生态建设、城市水系打造等。

在我们看来,雄安新区的文化建设,过度推崇在地文化和过度推崇全球文化都是保守主义的表现,我们需要做的是在足够的文化自信的前提下,保持足够的开放态度,以构建一个多元和谐共生的城市文化生态。

至于说雄安新区的城市水系和城市生态建设,在我们看来,有一个很关键的逻辑和路径是,要和华北水系的整体治理进行密切结合,没有华北水系的整体改善,只有白洋淀和雄安新区的孤岛式水系和生态治理,是实现不了雄安新区生态城市建设目标的。而且,雄安新区的水系治理和生态治理应该在新区建设中给予战略性前置,甚至对其他领域的营造形成一票否决权。而在雄安新区的内部水系治理和生态治理中,如何处理白洋淀与城市的关系当是逻辑起点,期待即将出台的雄安新区规划能够给出惊艳的安排和回答。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