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与它的产业新城攻略

文丨宋彦成(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不论是国家级新区,还是开发区以及经开区,其存在的意义首先是以产业为支撑,若失去了产业或产业集聚的尺度,那么所谓的新区新城就是在唱空城计,甚至于仅仅是一座“睡城”。那么,如何集聚产业?传统的方式是以政府为主导的招商引资,但其实最终还是交由市场来决定,包括企业在未来的生死去留。

到了社会资本也参与其中,负责打通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任督二脉,搞开发、搞建设、搞运营,这就完全取决于政府的诚意以及市场的感召能力。所以,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在成为地方政府的纳税人之前,事先需要考量在一个多维的市场空间和营商环境中,在其应许之地的各方面条件是否值得托付终身,并且还会拥有一个灿烂的未来。

往往就依托于开发区或经开区的产业新城而言,论体量规模姑且可称之为“城中之城”,而对此类新区新城的思考,在产业集聚层面非但要跳出“大而全”的传统逻辑,破除“大招商”的思维定势,还要从一开始在地方政府的产业规划中就要有一个或几个产业集群的概念,而不是多多益善,甚至于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基于此,一方面,通过市场的资源配置能力,逐渐形成以龙头企业为引领的产业集群,从而为区域经济添加新动能,甚至于成为所在地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依托;另一方面,产业集群的打造需要一个孕育孵化的过程,尤其是寄望于战略性新兴产业或科技创新所带来的新经济势能,这就不但需要具有前瞻性的招商引资,还要给予技术成果的商业化或产业化以时间以及必要的资本加持。

近来,关于国内知名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的舆论不断,甚至反馈到资本市场,恰逢日前华夏幸福推出年报,其中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是87.81亿元,同比增长35.26%,净利润率为14.72%,而同期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业务实现收入284.56亿元,同比增长达65%,产业新城业务收入占应收总额的比例从32%上升到48%,仅从其公开的数据来看,意味着华夏幸福十余年的产业新城事业正走在圆梦的路上。

1、谋定而后动   

在全球化时代,区域性的产业发展与全球性的经济变迁、产业变革以及技术革命密切相关,在新一轮以科技创新为时代命题的经济发展浪潮中,如何把握并且预判前沿产业的发展趋势,将是任一国家或地区抢占经济发展高地的命门所在。

对于中国而言,国家战略部署的重点区域,其实也是意在发展产业经济,从而带动区域的整体发展,这就要求地方政府乃至于国家科学地研判产业的发展趋势。当前而言,从国家到地方政府的“十三五”规划所指出的发展路径,无不建立在对全球政经形势的整体判断以及产业未来的深刻洞察。这就要求作为社会资本方的企业时刻明辨发展的机遇与挑战,既要有足够的战略前瞻能力,又要守正出奇,从而在全球市场的大浪滔天中获得生存与发展,之于新区新城的运营者而言更是如此。

大到国家级新区,以及各类开发区、经开区,小到一些社会资本在固定时期内参与建设运营的产业新城,在最初如何集聚产业并且形成现有的产业规模,其过程既有筚路蓝缕,也有顺风顺水。但时至今日,这些被统称为“新区新城”的空间经济形态,随着对产业经济与城市的概念在被重新界定,这就越来越需要一个出口,而这个出口从产业经济的维度来看既可能是存量的转型升级,也可能是借助于增量来添加活力。

但是,在此过程中,光靠地方政府来扭转局势显然无处着力,最终还是应该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并且让专业的团队干专业的事,通过最优化的全球资源配置方案,实现最大化的多赢局面。在一个可预期的城市或空间营造中,尤其是一个产业新城的空间尺度,理想的擘画经营理念非白手起家莫属,而这个过程的挑战也最大。

在此过程中,由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对指定空间范围进行功能分区并集聚产业,而其中集聚产业所指向的是产业集群的概念,这也是身为产业新城运营商的使命,

为区域谋划产业集群,实现产业集群最终落地产业新城。

当然,在我们看来,产业集群的打造其前提在于因势利导、顺势而为,产业的确不是凭空规划出来的,而是在营商环境优越的境况下市场的主动选择。这就意味着产业集聚,尤其是新兴产业或者着眼于新科技的商业化与产业化更需要适宜的环境,不惟天时、地利、人和,还需紧贴国家战略,洞悉产业发展规律,有所为有所不为,有的放矢方能始终。

自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三省市从交通、生态、产业等多维度展开深度的合作,而无论是雄安新区、北京城市副中心还是2022年京-张冬奥会等变量的出现,都使得河北的发展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并且必然带来河北城镇化水平的再次进阶。

在此背景下,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持续推进,以产城融合发展为理念的产业新城,其空间形态在理论上的人口集聚与产业集聚,势必将重塑区域的经济地理格局,继而成为所在区域不可或缺的经济增长支点,同特色小城镇一道成为京津冀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

举国皆然,这就需要作为产业新城运营主体的社会资本方,充分运用市场的资源配置能力,打造以龙头企业为引领的产业集群。试以在京津冀区域重点布局的华夏幸福为例,在其运营京南50公里的固安产业新城16年间,形成了以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医药等三大千亿级产业集群,并使其从一个典型的传统农业县蝶变为产业强县,功不可没。

2、产业新城不是一天干成的   

16年的漫长等待才有神雕侠侣的终成眷属,16年的苦心经营才有固安风貌的奇迹变化。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产业新城也不是一天干成的,当然产业也并非是一天集聚的。

由于全柔AMOLED工艺极其复杂,技术难度极高,落户固安的云谷科技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实属难得。而随着京东方、鼎材科技、翌光科技等行业知名企业的进入,固安千亿级新型显示产业集群初步形成,使中国显示产业获得世界话语权有了可能。

为了云谷(固安)第6代全柔AMOLED生产线设备的搬入,固安等了许久,华夏幸福也陪着等了许久。事实证明,产业的集聚需要时间,更不必说技术的创新以及技术的商业化,而一个更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产业地产前期投入大、投资回收周期长。

从根源上来说,有些产业直接导入后立即就能见效益,这是鉴于其本身就拥有成熟的产业体系;而有些产业则需要足够的时间完成在地化,更不必说基于科技创新或技术商业化的漫长过程以及有可能存在失败的风险。的确,虽然长期以来华夏幸福以“孔雀城”业务反哺产业新城板块,但不可忽视的是其收入结构也在不断优化。

因此,无论是产业新城的营造,还是产业集聚的过程以及产业集群的打造依旧需要假以时日,这对于地方政府、产业新城运营商以及资本市场而言,首先需要保持战略定力和足够的耐心,如同钓鱼一般,守得住清贫孤寂,耐得住舆论风潮。

诚意正心,才能干好产业新城。在我们看来,产业集群的打造还需要一个孕育孵化的过程,尤其是寄望于战略性新兴产业或科技创新所带来的新经济势能,这就不但需要具有前瞻性的招商引资,还要给予技术成果的商业化或产业化以时间以及必要的资本加持。

也由此,华夏幸福在固安的经验基础之上,创新性地提出了全球技术商业化中心(GTC)模式:从技术引进同步自主研发,到孵化加速,中试生产,最终实现规模化生产,产业化发展。

基于此,华夏幸福形成“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创新发展模式,不光依托全球孵化器,对接顶级研发机构,引进科研力量与技术成果,设立产业升级、科技孵化、留学人才创业“三大示范基地”,预计未来将有大批全球领先的科技成果在园区交易与转化。

而其在国内重点布局的京津冀区域、长江经济带以及珠三角区域等,都是具备强大科技创新能力的重要高校科研院所集中地,比如固安产业新城引进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关村、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工集团等一批科技创新“国家队”,建成2个省级孵化器、5家科研机构、1个院士专家服务中心和1个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

此外,其还与清华大学达成战略联盟,引入清华中试孵化港、新材料产业园,完成了布局“研发—孵化—中试—产业化”的全产业链,更不必说其腹地坐拥强大研发能力的企业,这无疑为中心城市周边的产业集聚以及所在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

3、怎么干好产业新城?   

诚意正心,守得云开见月明,这即是产业新城运营主体自身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与战略定力的体现,通过政策、创新资源与资本有机连接,以打造先进产业集群为目的,促进产业链核心环节在空间上的高度集聚,从而推动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

这对于进入新时代的中国来说尤为重要,随着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产业新城所集聚的新兴产业集群,以及所承载的全球性的高技术的商业化,必然会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新动能,甚至于重塑区域的经济地理格局,也由此被地方政府和资本市场寄予厚望。

一方面,高质量发展是未来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的根本要求,产业新城,其命维新,不仅是对传统园区经济粗放发展的深层反思,还是在面对资源禀赋和环境承载力硬约束的境况下,对于产业变革具有前瞻性的顺势而为以及高技术商业化的未来期许。

另一方面,对于所属区域而言,通过优化要素资源配置和生产力空间布局,以新的经济模式,不是多封众建,而是集中、集聚、集约发展,从而推动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尤其是亟待崛起的县域经济。

譬如,据日前华夏幸福发布的年报显示,2017年其产业新城业务实现收入284.56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5%,产业新城业务收入占应收总额的比例从32%上升到48%,这意味着华夏幸福十数年的产业新城梦正在逐步实现。

此外,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7.81亿元,同比增长35.26%,净利润率14.72%,为近三年来最高。在方塘智库看来,这与其作为一家全球性的企业沿国家战略重点区域的都市圈(核心城市)周边布局之际就已注定,其意一方面在承接核心城市的产业与人才外溢,以求自身的良性发展,另一方面在于为区域经济的高质量增长一展所长。

比如,2017年华夏幸福投资运营的园区新增签约入园企业635家,新增签约投资额约为1650.6亿元,同比增长47%,为地方政府纳税额累计达11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非京津冀区域项目新增签约投资额占公司整体新增签约投资额的53%。同期,非京津冀区域销售额占比从上年的7%大幅提升至23%,其中嘉善、来安、南浔、溧水、和县、武陟等地都开始贡献销售额。此外,截至2017年底,华夏幸福预收款项余额1324.76亿元,同比增长29.18%,预计将在未来3年内逐步结转为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利润。

仅从数据来看,2017年对于作为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而言注定不平凡,从其明面上的业务构成的巨大转变,或将使人们重新认识这一曾经地产界的异类,而产业新城运营商的名头或也更广为人知,事实上也确难以仅凭业务构成来定义一家企业,正如互联网企业的金融化。

当传统的产业新城模式被华夏幸福再定义、再升级,从独乐乐到众乐乐的合作共享,产业新城事业可以说正当其时,有合作才有未来,有竞争才有活力,是为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证以及都市圈高质量增长的重要支撑。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