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西湖艺创小镇:“创意杭州”十年启示录

文丨余婷婷(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杭州G20峰会的LOGO、杭州武林广场上演的亚洲最大的3D裸眼光影秀、西湖的音乐喷泉、世界互联网大会会徽……都出自于杭州象山脚下,一个小而美的文创小镇。藏在西湖群山之中,艺创小镇和它所处的环境一般,低调而内敛。然而几年之间,此前鲜有耳闻的艺创小镇,为文创类的特色小镇交出了一份可观的答卷。

“我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才刚刚开始。”日前,央视财经频道发布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2017-2018),这份报告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融媒体民生调查报告。财经作家吴晓波对报告的结果如此评论道。美好生活与人的消费方式紧密相关,报告中,2018年消费意愿排行榜前十中,原来只作为生活插件的旅游、文化娱乐上榜,旅游甚至高居首位。无怪乎几乎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对发展文创、文旅趋之若鹜。

据不完全统计,因为门槛低,且“政治正确”文创与旅游两类小镇占了全国特色小镇的半壁江山。然而,因文创产业的核心已经变成文化、创意、科技等知识经济要素,对创业软环境、创意人才高度依赖,业内人士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共识,在分门别类的特色小镇中,文创小镇是最热的风口之一,也是泡沫最大、竞争最激烈、难度系数最高的。

文创小镇让人又爱又恨,艺创究竟做对了什么呢?

1、艺创小镇在哪里?   

按照导航的指引,我穿过一片杂乱无章的城中村和一片尚未完工的住宅区,拐入艺创小镇。一大片深灰色水泥立窑建筑,粗糙喑哑的老墙,斑驳陆离的革命标语,一片大草坪,巨大的艺术展览的广告牌、随处可见的创意海报以及三三两两的年轻人映入眼帘,大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这些建筑曾是双流水泥厂的厂房,1999年水泥厂关停之后,一直保留至今,已被重新利用。

“艺创小镇在哪里?”当我向特色小镇课题组提出调研西湖艺创的建议时,他们发出异口同声的疑问。因为梦想小镇及乌镇等信息科技为主题的小镇过于抢眼,其他的特色小镇,多少有点灯下黑的意思。离艺创小镇两三公里的云栖小镇,因阿里云而名声大噪。

艺创小镇在杭州市西湖区的西南角,襟带钱塘江,背靠西湖群山,它的雏形是十年前落成的凤凰•创意国际。2008年前后,北京798的成功,掀起了一股持续至今的工业遗产改造的热潮。双流水泥厂停产接近10年之后迎来了新生,摇身一变成为杭州市首批创意产业园,也有了一个更洋气的名字——凤凰•创意国际(以下简称凤凰国际),一则寓意凤凰涅槃,二则该厂恰好背靠着凤凰山。凤凰国际还有一个帽子更大的名字,写在政府文件里——之江创意产业园。十年之间,之江文化创意园不断外扩,新增象山艺术公社及凤凰创意大厦等项目,文创产业的聚集也渐成规模,入驻企业上千家。

2016年1月,在原有的产业基础上,整合周边高校资源,搭上特色小镇的春风,艺创小镇列入浙江省第二批特色小镇创建名单。规划总面积扩充到3.5平方公里,小镇主体由政府主导,浙江音乐学院、中国美院参与运营。小镇的定位在原来的创意产业园区中加入社区功能,校区、园区、社区融合,以“艺术教育社区、文创设计高地、艺术生活家园”为发展方向。

一年之后,艺创小镇交出了一份成绩单:

◆ 2016年实现税收2.85亿元,同比增幅115%;小镇核心平台—之江创意园,税收1.04亿元,相比于五年前的税收实现十倍增长。

◆ 小镇拥有以设计服务、现代传媒、艺术品、动漫游戏、信息服务等为主导的文创中高级职称人才1100余人,创新创业的国内外硕、博士200余位,国千、省千、市521等人才7位。

◆ 已引进北斗星、时光坐标、中视精彩、黑岩科技等“艺术+”相关企业1700余家,其中新三板挂牌企业2家,国家高企4家,估值超过亿元的企业7家。

真正让艺创小镇名声大噪的,是2016年9月在杭州举办的G20峰会。峰会期间,处处都有艺创小镇的“身影”——出现在杭城大街小巷的G20LOGO出自艺创小镇的九月九工作室袁由敏;每天晚上在杭州武林广场上演的亚洲最大的3D裸眼光影秀来自艺创小镇Z轴空间郑靖团队;钱江沿岸G20滨江沿岸墙体艺术动画同样来自小镇的创意新锐;G20西湖音乐喷泉改造吸引了无数的游客,此作品施工建造者就是艺创小镇企业岩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而有趣的是,这些公司并不是非常大,有的不过3~5个人。

2、从中国美院、创意产业园到特色小镇   

项水柳的办公室正对着凤凰山,景色宜人。天气晴朗的时候,他常常拍下窗外的照片发到群里,“诱惑”北京的朋友来杭州创业。这个90后是项氏三兄弟影业的CEO,公司固定员工不过十余人,专注于网络电影。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们出品的单部剧营收均接近千万。像他这么年轻的CEO,在艺创小镇并不少。

项氏三兄弟,顾名思义,另外两个创始人是项水柳的兄弟。巧的是,他们都是从美院毕业的。2010年他们揣着电影梦,开始创业。将公司开在了母校的附近。那时候的之江创意产业园里的创业者,许多都是美院毕业的,园区对他们提供免租金的政策。政策引导加上校友之间的链接,依托高校的自然人才聚集,逐步“养成”了艺创小镇今天的规模,涵养的过程长达十年。

时间倒回到2007年,杭州市的GDP总量为4103.89亿元,在全国主要城市中排在第8位,工业占比超过50%,和今天转型中的工业城市一样,杭州还未摆脱“美丽的西湖,破烂的城市”的印象。改革开放三十年,散落在县域、城乡之间的低端制造业尽管依然旺盛,但已然不能支撑浙江经济走得更远。腾笼换鸟,改变经济发展模式,被提上执政者的议程表。此时,杭州的发展目标,已经调整为“城、乡共享的品质生活之城。”与此同时,一个影响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格局的战略被提了出来——打造创意杭州。

此后的几年之中,包括西溪创意产业园、白马湖生态创意城、下沙大学科技园等十大创意产业园区相继成立。2007年,艺创小镇所在片区,仍然非常落后,旅游业尚无起色,工业发展萎缩。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也是在那一年,中国美院象山校区落成招生。2008年,依托美院的之江文化创意产业园同步启动。

在中国的历史上,可能没有一座院校,能如同中国美院影响杭州一般,影响它所在城市的建设。在杭州近二三十年的城市规划中,几乎随处可见美院的痕迹。这所学校为杭州输出了源源不断的创意人才。美院象山校区的设计者便是学校的老师王澍,这个作品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他声称,美院的设计方案,是重新发现自然,并让建筑场所回到重新再造自然场景之中,回到一个有森林、花草、山水组成的原生态的自然之中的一个尝试。

一所高品质学校,以及其所表征的审美趣致、人文精神,逐渐沉淀成一个区域的格调与气质。随后,美院开始介入之江创意产业园的运营。2010年西湖区联合中国美院向国家科技部在原创意园的基础上申报了国家大学科技园,成为全国首个“艺术+科技”融合的国家级大学科技园。这种政校合作的创意产业园,如今已经在全国遍地开花。

2015年,浙江音乐学院落户之江,西湖区政府与中国美术学院、浙江音乐学院开展新一轮区校合作,在原中国美术学院国家大学科技(创意)园的基础上,三方合作共同打造“艺创小镇”,入选浙江省省级特色小镇的创建名单,获得了更多政策的青睐。

重新规划的艺创小镇,也期望打开新的格局。“一个地方的公共文化事业与文化产业基础设施完备,就有了很强的人才吸附能力,远期也具有十分充足的人流量和预期消费能力。”小镇相关负责人说。在已有的产业基础之上,将充分考虑宜居性,通过软环境与基础设施的提升,将艺术社区、艺术家园的氛围做起来。在艺创小镇,这些理念并不是纸上谈兵,而是落实到细节之中。到过艺创小镇凤凰•创意国际的人,大多对其足球场般大小的大草坪印象深刻。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是小镇在环境打造中的一个大手笔。“很多文创人才,并不喜欢高楼林立的石屎森林,更喜欢充满自然气息的空间。”

尽管是从美院孵化出来,但并不囿于美院。2016年,美籍华裔动漫师张少甫作客央视访谈栏目,畅谈他的动漫王国,分享他和杭州的故事。节目中,张少甫反复强调一句话,“杭州,它是我的IDEA PLACE(创意之城),所以,我要来这里创业。”位于艺创小镇的凤凰·创意大厦,就是张少甫落户杭州的首选。随后,西湖区新一轮“325”计划资助项目名单出炉,张少甫凭借其动漫影视制作及相关软件开发项目,获得1000万元创业启动资金,这也是西湖区“325”计划实施5年以来,开出的最大一笔创业启动资金。由此可见,艺创小镇正在摸索,突破原有的边界,打破人才的疆域,开创另一番格局。

3、文创小镇怎么发展?   

十年文创之路,艺创小镇不啻为杭州创意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十年创意杭州,今朝如何呢?一组数据可以说明情况:

从2007到2017,十年之中,杭州市第三产业的增值均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其中文化创意产业的增长率则在20%左右浮动。2017年,在细分的产业中,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3041亿元(已经超过十年前第三产业的总值),增长19.0%,占GDP的24.2%,仅次于信息产业中的电子商务。不难看出,杭州的文创产业,经历了十年的努力,呈现出厚积薄发之势,仅次于阿里巴巴为龙头的电子商务、互联网行业。2017年,杭州的三产结构调整为2.5:34.9:62.6,完成了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的经济结构转变。

当年的十大创意产业园中,西溪创意产业园,已经聚集了长城影业、华策等多家影视公司,《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谈判官》、《微微一笑很倾城》等神剧,皆出自于华策。经过十年的耕耘,浙江全国影视产业副中心已经呼之欲出;原来的良渚创意园区,如今已经转型为梦栖小镇,2016年12月1日至4日,首届世界工业设计大会(WIDC)在这里召开,这是继G20峰会后,杭州再次迎来的世界级盛会,永久会址随后落户于此;梦栖小镇同时还作为意大利金圆规奖永久颁奖地、中国设计原创奖永久颁奖地、福布斯中国设计力量榜单发布地。

“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型活动,对人才有着独特的磁石效应,能聚集全世界创意与设计的精英、大咖。而有着成熟产业链、生活圈的小镇,就为他们的留下创造了有利条件。”艺创小镇的负责人如此总结。

艺创小镇同样注重活动运营,据统计,艺创小镇平均每年举办了音乐会、展览、艺术周、沙龙、讲座等文化艺术和产业类活动270余场,几乎每天都是艺术节。

创意小镇的发展,其实是个系统问题,杭州固然有许多中西部城市所没有的资源优势,但是,其政府的发展思路,对文化产业发展软环境于硬环境的建设,却有不少可借鉴之处。除了分门别类的人才政策、创业支持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对于科技、金融与文化产业融合的关照。

据不完全统计,杭州市文创金融专营机构有三家,分别是杭州银行文创支行、杭州联合银行文创金融服务中心及中国建设银行天水文创专营支行。合作的方式是市文创办在银行建立“风险池”,银行承诺为文创类企业授信贷款,而贷款的总金额是“风险池”内金额的10至15倍。热播剧《人民的民义》曾一度出现资金链断裂,也是因杭州银行提供了贷款,才得以顺利面世。

另一方面,科技创新是特色小镇建设考核的重中之重,倒逼传统产业、文创产业用互联网与新技术。一位发改委政策制定者曾透露:“尽管要求严苛,但是我们都知道,科技创新,是这些行业能否颠覆传统的最大变量之一。”

短视频媒体二更在一期采访项氏三兄弟的节目中,如此总结道:“杭州这座城市,不乏创业者的故事。项氏兄弟的影视公司,便是近几年经济转型时期的缩影之一。其成功,固然与个人的敏锐嗅觉和坚持有关,亦更加离不开这座城市所蕴含的活力与生机。”无数项氏兄弟这样的创业者,大概就是对创意杭州十年最好的回应。

如果对标北京的798或者上海的创意产业园区,杭州的每一个文创小镇依然存在差距。不论是规模、龙头企业的数量或者是创意产业人才的聚集方面,北京、上海都有杭州不能企及的优势。十年创意杭州路,从上至下的笃定与踏实,则显得尤其难得。文创小镇发展至今,也许最为要紧的,就是控制热度,挤掉泡沫,依据每个地方的资源禀赋差异,合理的规划小镇的未来。并不是每个小镇都要长成巨人。滴水成珠,亦能汇聚成海。

另一方面,特色小镇是新型城镇化的实现路径之一,而城镇化的本质是在探索如何使得现代城镇在空间上、秩序上、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上的平衡与和谐等规律。从这个角度上说,不论是美院建造“回归自然”的校园,还是艺创小镇在艺术教育社区、艺术生活家园的探索,因为回到了小镇的初心,而显得更有价值了。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