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与空间生产:大资产管理背景下内容与空间的表达方式

文丨宋彦成(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说到内容与空间的融合,民宿无疑做到了极致,这也是近年来国内生长最快的行业。民宿最大的特质便是利用闲置的空间,以有偿的方式提供给需求人,这也是共享经济时代最为核心的理念。正是基于对闲置空间的共享利用理念,以及在资本时代具备发现闲置空间价值的活力,由此注入符合民宿特质的内容,从而来应对旅游市场中深层消费需求。但是,在民宿市场相对趋于饱和以及部分闲置空间不适宜于民宿开发的境况下,就需要重新赋予空间以内容。

与之相似的是,民宿在利用闲置空间走红的同时,实际上背后反映的是全国范围内的资产空置问题,比如城市化或城镇化进程中农民离弃土地,使得农村土地与住房闲置;与此同时,在城市扩张的造城运动中产生了大量闲置或未能物尽其用的商业地产,失去其原有的经济功能之后,主体缺失或内容陈旧成为普遍的问题,这就关涉到大资产管理背景下内容的创新问题。

然而,内容时代不乏内容,缺的是好的内容。在这样的情境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与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文化表现形式与内容的统合体,以及集文化、美学与身心体验等多种价值于一体的内容载体,通过资本注入的方式将非遗的内容与要素导入闲置空间(当然不止于闲置空间),以此赋予其更综合的价值,从而激活资产运营,实现资源空间的资产化。

内容与空间如何融合?

事实上,旅游开发不可避免的是资本的进入与大资产管理,这也是非遗与空间融合的前提条件。在旅游开发背景下的空间运营,需要明确两个问题,其一是单一的非遗还是多元的非遗内容,简而言之,即非遗在空间中以单品的形式呈现还是两种及以上;其二是空间的形态,主要参照的是规模体量,按内容多寡可大体划分为五类,分别为:非遗店铺、非遗博物馆(主要是公共服务性质)、非遗体验中心、非遗综合体以及非遗体验街区。

这两个问题在某种程度上需要达成匹配,通常来说内容单一则其空间范围较小,限定在店铺或专门的博物馆或体验中心之间。在现今的运营模式中,非遗单品主要以实体店兼及网店的形式为渠道空间,这也是非遗在遭遇商品化或市场化进程中的普遍模式,譬如脱胎于各民族传统服饰制作技艺或其他手工技艺的店铺,或售卖桦皮盒子,或剪纸,或苗族银饰,或景德镇瓷器,或是北京王府井售卖的景泰蓝工艺制作的器具。

在此之中,主要提供零售与批发,但欠缺体验性的内容。不过,以非遗单品为体验的空间实体也不乏其例,比如各类传统戏剧的剧院,其中又分为流动与固定空间两类,前者如活跃在广大农村地区的戏班子,后者如一些内嵌在地方旅游地的表演空间。

至于非遗博物馆也能以单品的形式呈现,比如依托于某一特定物质载体,像玉石、名贵木材以及动物制品等,围绕其制作技艺的文化产品展览空间,甚至在“新博物馆学运动”后强调以人为中心的展览环境,融合展览与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场馆。如在首都博物馆中的牦牛文化展馆中,充分展示了藏族社会中的牦牛制品,以及相关周边文化产品。

当然,非遗博物馆最常见的特质是地域性与综合性,整合地域内的各项非遗形式与内容在同一空间内展览再现,比如云南省民族博物馆,努力呈现了云南境内各民族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的代表之作;再如西安市群艺馆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共3层的展馆汇集了西安市1000多位民间艺人和传承人提供的20000多件作品、工具、包括半成品、原材料以及图文资料等,旨在全方位展示西安市丰富的非遗资源和非遗保护成果。

但是,此类博物馆都自带公共事业的属性,而未能与商业化充分结合起来。以大英博物馆的改革为首,在废除门票制度后,其经营之道主要靠衍生产品的利润,并且赚得盆满钵满。以此为契机,非遗博物馆的改革方向也应基于此,但什么才是真正的非遗博物馆?不仅仅是将其商业化,而是在注重内容的基础上继续丰富其内涵,或重新营造非遗综合体,或者赋予现存的闲置空间以价值。

这就涉及到非遗的空间生产问题。事实上,以此为契机,这是非遗资源得以整合与再现的一个平台,重新发现非遗的价值,或者是以商业的手段诠释非遗的另外一种方式。总体特征都是在大资产管理或资本的视角下理解空间与内容,在我们看来,根据内容与空间的主客可分为两类:赋“非遗”予空间与赋空间予“非遗”。

内容时代的赋“非遗”予空间

首先需要讨论的是介于二者之间空间与内容互构的模式,在既往的商业实践中就常有表现。具体来说,在文化旅游的背景下,大量的民族村与民俗村再现于世,通过对传统村落进行整体规划,整合打造地方文化旅游资源,既是文化价值重塑也是空间重塑,比如在云、贵、川等省域由投资方直接或委托第三方负责管理的民族村寨,无论其内容是作为展演性或体验性的非遗,都是对在地文化集中加以再现的模式。

但是,与之不同的是,在内容时代,空间与内容的再造往往另辟蹊径。换言之,在注重内容创新的年代,空间为内容服务。譬如与昆明民族村博览园以及深圳“世界之窗”的模式相仿,近几年来,全国范围内兴建了大量以非遗为主题的博览园,比如大到位于四川成都的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园,立足于全人类非遗文化的传承和保护,以“记忆、传承、欢乐、和谐”为宗旨,是集非遗文化保护与传承、非遗产品生产性开发、科普教育、会议会展、休闲娱乐等功能于一体的文化旅游胜地。

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的历届举办地——山东济南的非遗博览园项目规划用地1000亩,总投资约28亿元,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内容、以高科技为手段、以文化体验旅游为形式的新型文化产业项目,其中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馆、园区景观、大型游乐及园区配套设施等。

再到“扬州486”,包括主题博物馆、研发创意园、手工艺活态展示体验区、非遗产品集中展销区、非遗文化传承教育基地、市内外非遗文化交流活动区、文化旅游配套区等活动载体。又再如建设集教学研究、传承保护、制作生产、展示销售为一体的“戏曲园区”,整合扬剧、木偶、扬州评话、扬州清曲、扬州弹词等国家级戏曲曲艺非遗项目,汇集教学、培训、研究、展示、排练、录制、传承等功能,成为非遗传承、艺术展演和休闲旅游融为一体的文化集聚区。

与以上为非遗寻家而另辟空间做法不同的是,将非遗还归于日常生活的空间营造手法或才显匠心,大巧不工。宽创国际着手打造的苏州非遗文化综合馆和体验中心,便是摒弃以非遗项目级别、类别、区域为展示脉络的传统思路,通过讲述千年苏州“人、城、市、文”的文化生态,从日常生产生活里找寻苏州非遗项目原生态踪迹的厚重的人文故事。

如此,通过实物展陈、设置“展人合一”的多媒体互动展项与传承人工坊,使整个参观过程动静结合,张弛有度,将展示平台打造成为一个集学习性、观赏性、体验性于一身的新型文化旅游综合体。 

因此,在方塘智库看来,此类非遗园区的营造往往立足于人流量较大的城市或景区景点,并整合各类非遗资源于在地/非在地空间集中呈现的多元立体化模式。简单来说,非遗不仅可以在其所属地域中呈现,还可以跨地域的商业综合体的形式展现出来,这也是非遗馆、非遗体验中心、非遗综合体以及非遗体验街区的基本营造理念。  

内容时代的赋空间予“非遗”

于我们而言并不陌生的是,在“美丽乡村”的重建过程中,正是基于村落空间来重新赋予其生机与美感的,其中也是对于在地文化的重新发现,无论是依托于大量的物质文化遗产还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从而来激活村落,重构村落的文化生态空间。

如此,全国范围内难以数计的村落都亟待重新发现其价值,它们或作为媒体报章中的问题村落,或是在大文旅时代尚未或未能全部显露其价值的村落。那么,或是借助资本进入的方式,或是采取自我革新,都是在努力为闲置资产匹配新价值。

如在不久前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业创新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意见》中,鼓励利用“四荒地”(荒山、荒沟、荒丘、荒滩)和厂矿废弃地、砖瓦窑废弃地、闲置校舍、村庄空闲地等用于返乡下乡人员创业创新,等等。

物尽其用,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闲置资产问题的一剂良方。事实上,举世闻名的北京798艺术区就是在老厂房的基础上改建而成,从而成为艺术家的汇集之地,并且形成当前规模宏大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另一个典型案例是陕西富平陶艺村,也是源出老厂房,并不断拓展空间,这样以内容来激活空间的案例比比皆是。

如此,在方塘智库看来,是将闲置空间的价值从无到有的重构过程,通过非遗要素来匹配空间,以此完成内容的空间化与空间的内容化。据知情人介绍,近来西安广电台麾下公司拟在西安高新区以一栋楼之一层的体量来容纳非遗,相当于非遗体验中心,涵盖音乐、舞蹈、美食、科技、出版等兼具体验性质的综合体,这或将要整合关中地区或陕西全境,乃至全国范围内的非遗资源为一体。

如此看来,这种倚赖于非遗的商业模式在全国范围内的复制为时不远;同时,这也是针对空间资产闲置问题的有效解决路径,通过内容的匹配,尤其是非遗内容的价值尚有很大的挖掘空间,而位于城市或人口密集区的非遗综合体的出现就顺理成章,这也在当下部分商业综合体中得到呈现,比如进驻到各大商场中的非遗单品店。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资产所有者与经营者最普遍的问题是空间的内容创新问题,而非遗作为这个时代的一股活水,将为更注重体验的消费者认识、理解与参与周遭社会指出一条可供选择的路径。最为突出的是许多古城、古镇、古村旅游开发的过程中,或多或少注入非遗的元素,以此丰富其空间的想象力与表现力。

譬如在其中开辟专门的非遗单品体验空间,尚在营建的四川阆中古城“王皮影”文化博览园是为一例;另外,以聚合部分非遗门类的体验街区为主,比如浙江杭州拱墅区重新定位、整体调整京杭大运河两岸的历史文化街区及五大博物馆,重塑拱宸桥西的历史文化街区业态,打造“前店后厂”式非遗文化展示街,建成以活态馆为基地的文化主题公园。

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是内容时代,也是大资本时代的普遍共性。

在方塘智库看来,虽然空间尺度不一,内容多寡不一,但运营思路如出一辙,即是以非遗为内容。无论是非遗馆、非遗体验中心、非遗综合体还是非遗体验街区,又或者是在地文化与非在地文化在空间上予以不同的呈现,甚至是内容的空间化以及空间的内容化,其主体都是内容,何况空间与内容从来就是一个互相构建的过程。

非遗中国的逻辑

中国之美,非遗发现。方塘智库“非遗中国的逻辑”系列,致力于通过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散布于中国大地上“最安静的风景,最沉默的文明”的寻访和思辨,寻找中国文化的基因,表达中国故事的灵魂。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