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冬奥会:奥运经济与河北转型发展的新想象

文丨潘鹏(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2015年7月31日,北京携河北省张家口市正式获得了2022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权。中国已经经历过了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申办、举办的过程,加之近年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活跃于世界舞台给国人带来的自信与骄傲,这一次冬奥会的申办以及最终获选多少显得有些理所应当、不出意料。

但是提起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时刻,于我而言,曾经亲眼看到一名来自张家口的朋友为此激动流泪,这却成了我映刻在脑海中最深的记忆。

2022年冬奥会的成功申办使得北京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残奥会以及青年奥运会的城市,奥运全满贯举办的历史被载入史册,这无疑是一份肯定与荣耀。

但在北京裹挟的光环之下,对于张家口乃至河北来说,冬奥会的申办成功则更意味着一次蜕变甚至新生。

张家口城市发展的变迁与困境

张家口地处京、冀、晋、蒙四省市区域的交界中心,位于华北平原、蒙古高原、黄土高原等地理单元的过渡地带。进入张家口,从东西北三个方向望去,连绵不绝的山脉紧紧地环绕着如今这座安宁的小城,使其成为捍卫京畿的西北大门。古时的张家口不仅是兵家必争的军事重镇,更是以“中转”闻名的北方边境要塞。

在中国近代发展史中,商贸是张家口城市诞生的根本条件,也是促进其实现近代发展的必要因素。张家口之名始于明代,从明隆庆议和开始,张家口便被称为蒙汉“茶马互市”的场所,由此拉开了这一地区繁荣发展的新阶段。

随后至清朝张家口成为蒙古各部族与内地进行贸易的主要边口之一, 1728年中俄洽克图贸易开通,张家口遂成为交通要冲。自咸丰十年(1860年)俄国人获准在张家口行销零散商品、自由经商,张家口成为俄国在华北地区进行资本输出的重要据点。1909年京张铁路建成通车,张家口俨然成为西北重镇。1918年张家口至库伦的公路修通,张库商道也由此孕育而生,张家口出现了商贾云集,市场繁荣的景象。

由早期发展来看,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交通优势,使得张家口得以在兴旺的商贸环境中繁荣,但随后由于不稳定的政局和环境等因素,导致新中国成立以后,张家口开发开放步伐缓慢,地区发展陷入了困境。时至今日,张家口市在京津冀地区的地位不仅颇为特殊且极具代表性。

从地缘关系角度来看,张家口市是京津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与京津冀区域现代化和生态安全密切相关。张家口市位于河北省西北部,与北京一山相承、一水相连,是首都乃至华北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同时,张家口还是国家“退耕还林(草)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和“21世纪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工程”重点实施地区,因此保护地区生态环境成为当前摆在张家口面前的重要任务之一。

从资源禀赋现状来看,张家口的自然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张家口属东亚大陆性季风气候,常年降水量400毫米左右,一年四季盛行西北风,降水量小,风大的气候特点导致其一方面作为京津冀重要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区,但同时又是一个极为缺水的地区,生态环境承受力颇为脆弱,不适应高强度开发,在主体功能分区中属于限制开发类型的生态功能区。

从社会经济发展来看,张家口处于国家重点贫困地区。由于自然、经济、社会、历史等多方面原因,在河北省北部与京津接壤地区,形成了一个包括32个贫困县,3798个贫困村,总面积8.3万平方公里,涉及272.6万贫困人口的环京津贫困带,张家口恰恰隶属于该条贫困带之上。在2001—2015年间,张家口市地方生产总值占河北省内的比重为4%左右,2015年其人均GDP为30840元,不仅低于河北省40255元的人均GDP,同时远低于全国49992元的人均GDP,基本处于中下游水平。实现地区经济增长与脱贫致富,对于张家口来说,不仅至关重要而且任重道远。

由张家口的发展来看,其与整个河北经济转型的大格局存在着一定的互通之处。首先,环绕京津的特殊区位,使得河北省各市的发展都难以脱离北京作为国家政治中心的影响;其次,严峻的生态现实和落后的地方经济成为推动区域可持续发展的双重阻碍。从某种程度上,张家口可以说是当前河北省转型升级过程中,必须基于生态保护的要求发展环境友好型产业的典型代表。

而冬奥会的成功申办与京津冀协同发展恰如其分地同时被推上区域发展舞台,通过这样的改变与带动,为在京津冀范围内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积蓄着力量。

奥运经济的潜藏效应

奥运经济是和奥运会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一种经济现象,作为世界范围内规模最为宏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体育赛事,举办奥运会所进行的巨额投资毫无疑问将对举办地的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化学效应。这种效应将在数年甚至是数十年间,直接或者间接地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方面,对地方发展产生多元化、延续性的影响。

其一,就经济效应而言,奥运经济具有正负两方面影响。

关于早期的奥运会,其带来的微薄收益与巨额投入之间往往存在着无法弥补的差距。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被称为“史上第一次赚钱的奥运会”,由于现代电视转播与市场化运作的加入,使得奥运会逐步开始为主办城市带来不小经济利益。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为例,据国家统计局相关报告显示,在2005~2008年的“奥运投入期”内,北京市GDP的年均增长速度将达到11.8%,较“十五”期间提高0.8个百分点,其中2007年受奥运影响GDP的拉动幅度增长最大,达到1.14%,2008年为0.85%。2004—2008年间,奥运因素共拉动北京GDP增加1055亿元。

其二,就政治效应而言,举办奥运会有助于提升地区影响力和话语权。

在08年奥运会举办期间,最常从媒体中听到的莫过于历经百年的“奥运三问”,在这三个问题不仅凝结了几代华夏儿女的夙愿,更是当代中国实现经济快速增长、国际地位和威望日益提升的重要体现。以奥运会的举办为契机,给了全世界一个重新认识中国、了解中国的机会。

其三,就社会效应而言,奥运会的筹建将极大地改善当地人民生活质量,提升城市凝聚力。

奥运经济往往为地区建设带来巨大的资金投入,这些投入将集中于城市基础设施、生态环境的改善,从而直接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条件。同时扩大了城市的对外开放,在与外界的不断交流融合中,增强了地方的对外吸引力和对内凝聚力。

其四,就文化效应而言,奥运会的举办是弘扬地方文化、发扬奥运精神的重要依托。

奥林匹克运动之所以延续至今,奥运精神在其中发挥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在《奥林匹克宪章》中关于“奥林匹克主义”的定义有这样一段话:“每一个人都应享有从事体育运动的可能性,而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视,并体现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奥林匹克精神”。正是基于这样一种精神内涵,奥运会逐步成为推进世界和平、促进地区交流的有效途径。同时,随着奥运会对外传播的逐步加强,影响力日益提升,以此为窗口,也成为举办地挖掘并发扬自身文化的窗口。

除了上述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效应以外,举办奥运会也将极大地影响地区产业的发展,这其中直接受益的产业主要以交通、建筑、旅游、新闻、电信、房地产等为代表,而由此间接受益且影响更深远的则是包括体育在内的服务业等新兴产业。

从产业发展理论来看,在特定的历史情形下,产业之间由于存在一定关联性和互通性,会在地理上发生聚合,实现相互支撑和扶持,即产业集群现象。当前,产业集群己经成为城市参与区域乃至全球竞争的重要力量,并构成当今世界经济的基本构架。

而对于体育产业的发展来说,奥运会的举办恰逢为其提供了这样一个关键的历史机遇。体育产业的发展除竞技体育中的门票、广告、转播权、冠名权、特许经营权以外,还包括体育用品业、体育赞助业、体育旅游业、体育明星经济、体育无形资产等诸多领域。奥运会极大提升了人们对体育产业的关注程度,催生出相当规模的体育服务业专业市场。

刚刚过去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由于“互联网浪潮”“直播热”的加盟助力,使其变得比以往都更加热闹。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曾经对于物质生活的追求逐渐转变为对体育、娱乐、文化等精神生活的关注。

如今,在“互联网+”的融入与推动之下,体育行业作为“朝阳产业”,蕴藏着无限的发展潜力。2015年9月8日,阿里巴巴对外宣布成立阿里体育集团,在此之前包括新浪、腾讯、乐视、万达等商界巨头纷纷闯入这一领域,由此也必将打开体育产业全新的发展格局。

2022年,张家口即将与北京一道举办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借助这样一场世界瞩目的体育盛事,无疑将极大地推动河北地区体育产业的壮大发展,从而提升以新兴服务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崛起,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与重塑,并在社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带动城市发展。

冬奥会下河北经济的转型与重塑

河北,因位于黄河以北而得名,地处华北平原,东临渤海,内环京津。2015年,河北省土地面积为18.8万平方公里,分别约是京津两地的11.75倍和15.67倍,地区年末常住人口密度为395.6人/平方公里,则京津相当于京津的0.3倍——北京为1323人/平方公里,天津为1315人/平方公里。与之相对的是,在2015年河北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6463美元/人,接近京津两地的三分之一。地缘相亲,却相差甚远,对于如今的河北,加快实现地区转型升级显得尤为迫切和必要。

当前,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全面进入重点突破、抓好落实的关键阶段,无疑为河北带来了绝佳的发展机遇。同时,随着京张冬奥会的筹备与举办,河北与北京间的互动将逐步加强,借势冬奥会,河北在面临转型发展的当下,需要着重做好如下三方工作:

一是,下好“交通一体化”这盘棋。

交通建设无论在任何的历史阶段,对一个地区的发展都发挥着好似“命脉”般的作用。在京津冀地区内,总体来说交通运输基础较好,但近年来其高速铁路的发展却远远落后于长三角地区:2013年长三角地区高铁总里程达到2901公里,密度为1.38km/100km²,比京津冀地区的两倍还多,除此以外,长三角地区公路网密度、高速公路网密度亦均高于京津冀地区。而在京津冀城市群内,公路、铁路布局主要集中于京津,河北地区交通建设还有相当的改善空间。

在冬奥会的筹办过程中,至关重要的是要建立以京张为核心的快速交通网络。这对于河北来说,是难得的机会。更为重要的是,要以打通张家口与北京之间的交通联系为突破口,由南至北,由东到西,实现全省范围内交通一体化的快速连接,同时密切河北省内城市与周边省域包括:山西、内蒙、陕西、河南等地的联系,顺势搭上西北内陆地区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布局的发展快车,为实现区域崛起与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是,打好“产业转型升级”这场仗。

2015年,河北省三次产业比例为11.54:48.27:40.19,作为京津冀产业发展最为落后的地区,其目前处于工业化中期,仍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重心,第三产业发展缓慢,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做好产业转型升级对于河北来说,不仅是实现区域经济增长的需要,更是事关社会民生、保障生态安全的发展大计。

从长远看,河北目前迫切需要的产业结构升级优化,必须以创新驱动为根本,形成可以不断推动产业提高水平和效益的创新能力,保持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增长。当前以北京为中心,科技人才高度密集,可以说,京津冀地区具有通过自主创新促进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良好基础,但是目前三地间的良性互动极为缺乏,河北与京津产业存在着较大的梯度差,产业联系度低导致协同创新存在断裂,区域内部创新高地与创新鸿沟并存。

京张冬奥会的举办,为河北与北京之间加强合作联系、促进互动交流,提供了最为直接的平台和渠道。同时,围绕体育产业这一核心,河北将在酒店、餐饮、旅游、媒体、电信、交通、建筑等多方面打通与北京之间的合作互动。以冬奥会为契机,河北所应关注的不能仅局限于为此带来多少投资、取得多少收益,更为重要的是,要在这一过程中向优势地区“取经”,逐步内化,建立起一种区域间有效协调、互惠合作的新模式,探索出一条地区内产业转型、绿色发展的新道路,梳理出一种观念里创新创造、科学管理的新思路。

三是,走好“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这条路。

所谓“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也就是近年来被社会所熟知的PPP模式。PPP模式重要的特征在于政府和非政府主体之间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它并非简单的融资模式的转变,而是一种制度上的创新,其打通了从融资到管理、再到治理的逻辑链接,以融资为切入点,引致了政府管理机制创新。当前土地开发成本攀升、市场环境逼仄,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耗费的巨额资金压力更是让很多地方政府不堪重负,而PPP模式则是解决这些问题最为有效的途径之一。

冬奥会举办过程中,完善地区基础设施和奥运场馆建设是工作中的一项重点。目前除了国家的资金投入以外,张家口地方乃至河北省都应积极拓展与民间社会资本的互利合作,借此机会带动一批企业参与地方建设投资及运营管理,这不仅能为地方企业发展带来机会,更能有效保证“奥运后”时代经济效益的发挥,实现地区经济循环可持续发展。

2017年1月23~26日,在农历丙申猴年即将落下帷幕的时刻,习近平总书记将新年前的最后一站选在了张家口。习总书记此行一方面考察了冬奥会的筹办工作,同时还看望了当地群众、慰问了当地官兵。这不仅彰显了国家对冬奥会的重视,更体现了国家对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实现地区扶贫脱贫的决心。对于张家口乃至河北省而言,这无疑是对于2016年最好的总结,对2017年最佳的寄言。

重新发现河北

方塘智库联合河北省资本研究会推出“重新发现河北”系列研究文章,战略化、样本化、案例化、立体化呈现。讲述中国经济转型时代的河北故事,为河北在新时期的发展提供价值启示。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