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城市沙龙丨方塘智库学术委员文孟君:特色小镇的空间生产

11月6日下午,主题为“当文旅遇上特色小镇”的方塘城市沙龙在四川阆中古城举行,本次沙龙由方塘传媒和阆中市文化旅游广播影视局联合主办。

在国家战略的背景下,本次沙龙主要围绕特色小镇的投资逻辑、特色小镇对区域转型的价值、特色主题的设计等话题邀请业内专家进行深度交流,共寻特色小镇的发展之道。方塘智库学术委员文孟君就“特色小镇的空间生产”做主题发言。

演讲节选:

特色小镇的空间新内涵

“特色小镇”,不是普通行政区划意义上的一个小镇概念,是“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是一个集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四大功能于一体的一个新型聚落单位。

在特色小镇的四个功能中,特色小镇的产业功能,是指其产业定位,作为小镇可持续发展的特色新生产业经济的支持。特色小镇还具有文化功能,历史文化,创新文化、社区文化、物态文化、行为文化等等,成为小镇的文化内涵。特色小镇的旅游功能,是其可以作为旅游景区景点,提供休闲度假、旅游观光的功能。特色小镇的社区功能,是指要有为小镇常住人口和创业就业人员提供社区服务的功能。

对于空间认识,传统上一直将其看作是刻板和静止的东西,更多的是指自然空间。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就认为,空间不只是物理环境中的空间,而是一个特定社会组织形式的投射(埃米尔·涂尔干,《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法国当代哲学家列斐伏尔(Henri Lefebvre)指出:(社会)空间是(社会)产物;从“空间中的生产”转为关注“空间本身的生产”。并建构了三元一体的社会空间理论框架。

列斐伏尔认为,“空间”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体系中的重要环节,当代资本主义的生产重心正在从“物的生产”转移到“空间本身的生产”,而资本主义的生产已经成为一个不断超越地理空间限制从而实现“空间的自我生产”的过程。

但是,“资本主义和新资本主义的空间,乃是量化与均质的空间,是一个各元素彼此可以交换因而能互换的商业化空间;是一个国家无法忍受任何抵抗与阻碍的警察空间。因此,经济空间与政治空间倾向于汇合一起,而清除所有的差异。”(包亚明《现代性与空间生产》,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对于资本主义空间存在的矛盾对立,列斐伏尔提出“空间革命”的路径,就是从对立矛盾的空间进入到差异性空间。“差异空间”的提出,旨在打破抽象的权力空间对私人领域的控制和同质化的空间压制,从而真正“恢复差异的权利”。

极富“特色”的特色小镇,恰是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差异化发展的必然产物。特色小镇的提出,源于块状经济和区域特色产业的实践。

相对于“千城一面”的城市发展来说,特色小镇走的是一条“特色”的个性化之路,每一个特色小镇都要充分挖掘和突出小镇周边地区的区位特色、地貌特色、建筑特色、产业特色、文旅特色等,找准特色、凸显特色、放大特色,统筹谋划、有机结合,最终形成招引项目、集聚人才、吸引资本等高端要素的独特优势。

其中,产业方面,要寻找自己最有基础、最具潜力、最能成长的特色产业,打造出独特的产业生态。文化方面,既要发掘历史传统文化,更强调依托产业培育起来的文化特色。生态方面,要体现独特生态环境,每个特色小镇的建筑、旅游设施和植物群落、自然环境应当融合协调、相得益彰,形成具有独特风格的居住、旅游生态环境。

特色小镇,是一个集合生产、文化、旅游和生活功能于一体的综合体。不同于传统行政意义上的小镇,它发挥着空间的生产作用,产生空间效益,发挥着为区域经济发展夯实基础,快速推进升级转型,带来有效投资增长,推进新型城镇化、加快城乡一体化等多项的“溢出效应”。

由此可见,特色小镇,就是要打造一个“差异空间”,一个充满开放性、差异性和可能性的空间,这个空间建立在“互联网+”上,一方面将特色小镇的产业、文化、旅游和社区功能相连接和融合;另一方面,其中任一功能内部诸要素间需要相互连接和整合,如在产业方面,“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等。同时,还要实现跨界融合,跨区域协同发展,甚至是跨国界的连接和协同。

“互联网+”,就是要营造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要把过去孤岛式的节点连接起来,形成小镇生态内外有机交换,各要素间的交互、分享、融合、协作随时、自由地发生,同时允许保持小镇自己的独立、个性与尊重。

“特色小镇”为特色产业与区域经济发展开辟了崭新的模式,可谓是“小空间大集聚”、“小平台大产业”,有利于加快集聚资源要素,谋划大项目、带动大投资、培育大产业,成为扩大有效投资和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特色小镇的日常生活

在列斐伏尔看来,“差异空间”,是一个重估差异性与生活经验的未来空间。都市是差异空间生产的现实载体,而“日常生活”是“差异空间”建构的基石。

“日常生活”应该是一个多元、丰裕、休闲社会空间,是一个体现人的主体性、人们可以自由选择的社会空间。

列斐伏尔认为,“日常生活”、“日常性”、“日常”分别表达着不同的意思。

“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或“每日生活”(daily life),是恒常存在,充满着价值、礼仪、习俗与传说。

“日常性”(the everydayness),强调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同质化、重复性与碎片化特征。

“日常”(the everyday),指的是日常生活开始走向现代性,具有现代特色,被现代化。“日常”作为规划控制的对象,通过等价交换的体制、广告等市场营销而商业化地展示出来。

现代的“日常生活”,缺失了生活的本真性,生存的诗意被清除,同质性、商业性的异化弥漫横行,人的主体性丧失,人的差异生存空间被压抑、缩小、侵占,人与自然的关系疏离、割裂,甚至敌对。日常生活,完全沦为单调枯燥、平庸乏味的毫无个性生趣、令人生厌的“日常性”生活。不再有传统自然社会中“每日生活”所拥有的生命力、人性化、生态性等。

对于迷失的现代“日常生活”及其生活空间的革命,列斐伏尔提出,让“日常生活”节日化、艺术化和瞬间化。他呼吁:让生活成为艺术行为!让技术为日常生活服务。

特色小镇的肇兴,自然是对小镇“日常”化、平庸化地反动。它通过文化内涵的挖掘、生态景观的打造,重新唤起小镇居民的文化认同和乡土情感,营造天人合一的境界;通过乡村民俗艺术和节庆活动,增强小镇族群的集体记忆和生活愉悦;通过开发旅游休闲,培育自我价值的认知,密切与他者的交流;通过完善社区功能,满足小镇居民生活、游客度假休闲的需要……

特色小镇的每日生活,是在地的、乡土的生活,是与自然、历史、文化、民俗相适的生活,是艺术化、品质化的生活,是感性的、审美的生活,是生态、生活、生产协同合作、共生共荣、共享发展的生活,自然,更是诗创实践、永续发展的生活!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