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旅游一体化:最特别的区域旅游合作样本

编者按:

2016年9月8日至11日,广东国际旅游产业博览会(简称“广东旅博会”)在广州举行。以此为契机,方塘智库和广东省旅游局联合推出“广东旅游的新价值时代”系列研究文章,对广东旅游业展开多维度的系列研究,样本化表达,全球化视野,以广东旅游洞察和研判全球、全国旅游发展现状和趋势。

文|李亚蝉(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粤港澳三地紧密相连,“同饮一江珠水”,构成了南中国一个独立、完整的地理单元,在整体性地理环境下形成了相似的生产生活方式,又创造独具特色的区域地域文化。

粤港澳在自然和文化的内在差异性,造就了丰富多样、互补性强的旅游资源和旅游产品,为区域旅游市场的合作提供了基础。经历了改革开放之后的30多年旅游合作,粤港澳之间逐渐形成了一个层次有别、关系密切、结构复杂、内涵丰富的旅游空间体系,成为国内一个重要的区域旅游合作样本。

三地之间的特性、层次、结构、水平各不相同,尤其是存在着境内外的区别,所以旅游的一体化合作,既需要市场方面的资源自发匹配整合,更需要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联通、通关政策、产业政策优化等。

整体来看,粤港澳区域旅游合作的形式和内容,包括了旅游资源—产品—市场联合开发、旅游交通—设施—信息系统合作兴建、旅游政策—制度—管理协作交流、旅游人才—技术—资本流动与融合等方面。(秦学)

在我国业已成型的旅游区域中,粤港澳大珠江三角洲区域无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其特殊性、复杂性的区域结构及其旅游合作中所探索的成功模式、机制及取得的成效成为中国区域旅游合作的典范,对于中国其它正在蓬勃开展的区域旅游合作实践以及中国旅游空间结构的优化将起到很好的借鉴作用。

结构最复杂的区域旅游一体化 

粤港澳区域由珠江三角洲平原、粤东山区、潮汕平原、粤北山区、粤西山区、粤西南的雷州半岛等自然地理单元组成。文化上,该区域跨越了岭南文化、西方文化、都市文化、历史文化四种文化;拥有香港、澳门 2 个特别行政区和深圳、珠海、汕头3个特区。因此粤港澳区域是一个自然区域分异明显、区域经济差异鲜明、行政区域结构最为复杂的国内最特殊的区域,被称作这“一国、两制、三地、四种文化、五个特区”荟萃的特殊区域。

学者秦学认为,这种内在的复杂性,为旅游产品的丰富性、差异性提供基础。在拥有多元化文化、生活方式的旅游者的多样化旅游需求导向下,这些差异性恰恰成为旅游市场萌芽并扩张的强大动力。粤港澳地区具有丰富多彩、种类齐全、差异显著、互补性强的旅游资源和旅游产品,三地之间的互补性强,互为目的地和客源地,旅游合作关系密切。

可以说,粤港澳区域是我们现实的经济区域中性质最特殊、结构最复杂、差异性最大的区域,开展旅游合作需要各方精诚合作,持续共建。

多年来,广东和香港、澳门旅游交流合作密切,在旅游方面互为重要旅游目的地和客源市场。例如,2015年,经广东省口岸入境的香港同胞7000多万人次,出境赴香港的人数为4000多万人次,旅游的双向往来对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

区域联合进行旅游形象和产品的对外宣传推广,已成为粤港澳区域旅游合作的重要方式和主要内容。自1993年成立“粤港澳珠江三角洲旅游推广机构”以来,联合进行市场推广促销成为大至粤港澳三地、小到镇与镇之间旅游合作的常见内容。

粤港澳推出“一程多站”旅游线路,旨在深化粤港澳旅游合作与发展,合力推广区域旅游资源,三地优化整合优势旅游资源,开发精品旅游项目,构建不同主题、特色、档次的多元旅游产品体系。

2015年,在广东旅博会上公布了5条“一程多站”新路线,将珠海横琴长隆国际海洋度假区、长鹿休闲农庄、阳江海陵岛、惠州巽寮湾滨海度假区等融入当中。在更新原有的休闲美食游、寻根探祖游、地质公园-世界遗产游、文化历史游基础上,增加了滨海风光游线路,丰富了“一程多站”线路产品类型和层次。

粤港澳的旅游合作是在粤港澳区域合作的战略下展开的,而“一程多站”又是推进三地旅游合作的一个举措,具有非常鲜明的路径价值和市场价值。在《粤港合作框架协议》中,“一程多站”被专门提及:“联合开发推广‘一程多站’旅游线路,研究开发粤港航空及邮轮旅游,形成不同主题、特色、档次的多元旅游产品体系。”

当然,“一程多站”只是三地合作中的一个部分。近些年,粤港澳旅游三地合作的顶层设计也在不断地完善。

《珠江三角洲地区旅游一体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推进珠三角旅游一体化机制创新,并专门强调了这些方面的合作:携手港澳共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加大粤港澳三地整体营销力度、推进粤港澳旅游合作示范区建设、推进粤港澳游艇旅游合作、推进粤港澳邮轮母港合作。

今年,粤港澳旅游合作的重点是:加快制定实施《粤港澳区域旅游合作愿景纲要》;深化粤港邮轮旅游合作;加快“外国人144小时免签旅游团信息管理系统”建设;继续推进港资旅行社经营中国内地居民出境游业务(台湾地区除外),争取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尽快通过国家旅游局审批;继续做好香港居民报考全国导游资格考试工作,加强访港旅客消费权益保障合作,等等。

总体而言,30 多年来,粤港澳区域旅游合作探索出了三种模式:多极化、多层次、圈层式的区域旅游合作模式;主体多元化、行业综合性、区域联动式旅游合作模式;多种机制综合协调、政府力量积极主导的旅游合作模式。

粤港澳交通一体化的想象 

旅游交通等基础设施、旅游接待服务设施、旅游信息系统既是旅游业的重要支持要素,又是旅游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区域旅游合作的重要内容。交通、旅游设施和旅游信息系统一直是粤港澳地区旅游合作的主要领域和内容,近年来呈现出加速发展之势。交通合作建设包括铁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路桥、水上航线、机场等。

近 20多年来,粤港澳区域交通和设施方面的合作越来越密切,据不完全统计,自 1997 年以来,粤港澳地区动工兴建和即将兴建的与旅游合作相关的大型交通和旅游基础设施 20多项,包括广珠铁路、深港西部通道、港珠澳大桥、京珠高速粤北段、同三线广深高速公路、广梧高速公路、珠港机场专线、粤港跨境口岸项目、珠江三角洲城际快速轨道交通网、粤东高速公路、横琴岛旅游度假区等。

《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提出,重点建设港珠澳大桥、深港东部通道、广深港高速铁路等工程。目前,在高铁、港珠澳大桥、水路网等层面上,三地的交通一体化步伐不断加速,带来三地旅游合作的巨大想象空间。

第一,广深港高铁。

香港铁路有限公司(0066.HK)公布的中期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30日,高铁香港段已完成81.5%,集团维持对该项目将于2018年第三季度完成的预期,项目总预算844.2亿港元。

广深港高铁仅剩香港段仍未完工,其中,广州南至深圳北段已于2011年12月通车,深圳北至福田段则于2015年12月30日通车运营。广深港高铁香港段2018年竣工,届时从福田去香港只需15分钟。

第二,港珠澳大桥。

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后,将构建港珠澳交通大通道,珠海至香港的车程将由目前的3个半小时缩短至半小时,将大幅减少香港与珠江西岸间陆路客运和货运的成本及时间,便捷港澳及珠江两岸之间的交通联系,对香港、澳门、珠海三地一体化意义深远。

港珠澳大桥建成后,将加速粤港澳经济一体化进程,把香港在法律、物流、金融、国际贸易方面的优势和珠三角制造业的优势紧密联系互动起来,提升大珠江三角洲的综合竞争力。作为香港、澳门与珠三角地区的重要交通平台,港珠澳大桥所形成的一小时交通圈,及其将释放的经济社会效益更令人期待。港珠澳大桥在促进香港、澳门和珠江三角洲西岸地区经济上的进一步发展具重要的战略意义。

广东将抢抓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机遇,构建港澳地区与珠江西岸、粤西地区之间的区域旅游发展新格局,推动“一程多站”旅游产品向粤西延伸,加快出台港珠澳大桥跨境通行便利化政策,推动三地居民跨境自驾游出行。

第三,建设珠江三角洲高等级航道网。

珠三角河网密布,粤港澳水路相连,是全国水运资源条件最优越的区域之一。

现有粤港澳跨境水上高速客运航线主要分为粤港市区航线、香港机场航线、港澳航线、粤澳航线四类。

2016年,广东将完善珠三角高等级航道网络,加快西江、北江、西伶通道等航道扩能升级项目建设,鼓励粤港港航企业在粤开辟粤港跨境客、货水路航线,促进形成兼具旅游、客货运输、邮轮运输等功能水路运输网络。

深圳交通“十三五”规划(公众咨询版)也提到,将发挥水运交通优势和便利,研究开通前海与香港、澳门的快速直达航线,强化前海与珠江西岸城市便捷联系和辐射带动作用,将扩建蛇口客运码头,提高港澳线等客运通行能力。

粤港澳三地在高铁、高速、水路方面的逐步对接,将大大促进三地交通一体化的进程,并对三地的旅游合作有着基础性的巨大推动作用。

以自贸区为代表粤港澳旅游政策合作 

旅游政策、制度和管理的完善是旅游业发展的保障,旅游业区域合作,关键在于有良好的合作政策、机制和管理措施。30 年来,粤港澳区域旅游合作之所以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和巨大成就,是由于该地区在探索合理的旅游业发展政策、高效的促进机制和良好的管理方面长期进行合作交流。

粤港澳三方在长期经济合作中,旅游业政策、制度不断深入交流,求同存异,在打造粤港澳世界级旅游区的共同目标下,逐渐协调、合拍。

粤港澳旅游业政策、机制、管理措施的合作最初体现为投资商、旅游企业之间依据利益原则共同遵守经济规律和市场交易规则的市场机制调节,这种由市场调节的自我约束、自我监督、行业管理具有较为广泛的合作基础和公平的市场准入条件,因此大大提高了旅游业的合作效率和进程。随后与旅游相关的越来越多的行业跨越粤、港、澳进入合作领域。

粤港澳三地的区域旅游一体化,打造中国第一个一体化“无障碍旅游区”。这是不可思议的。30年来,在市场逻辑和政府主导下,粤港澳三地间的人流、物流、信息流越来越自由。

而无障碍旅游区,要去区内旅游产业体系各组成要素,在区域内各地区间能不受到任何不合理制度、政策、壁垒的约束和阻碍,在市场机制下自由地流动以达到资源的合理配置。旅游产业的支持系统要素也需要对接和高度融合,为旅游者流动、旅游活动和旅游业提供便利的物质基础、宽松的社会环境和快捷的政策通道。

而2014年,广东自贸区的获批,为粤港澳三地的旅游合作打通政策壁垒,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广东自贸区由广州南沙、深圳前海和珠海横琴三部分组成,定位于面向港澳深度合作,承担着创新内地与港澳合作机制的重要任务。其中,横琴新区片区将依托粤澳深度合作,重点发展旅游休闲健康、文化科教和高新技术等产业,建设成为文化教育开放先导区和国际商务服务休闲旅游基地,发挥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新载体、新高地的作用。

自贸区将通过扩大对港澳开放、破除准入后的隐形壁垒和政策障碍、自贸园区自身体制机制的创新,进一步推动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而旅游业的开放,是服务贸易自由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自贸区为港澳企业在广东自贸试验区的投资发展带来更大便利。进一步放宽投资的准入,使港澳投资者在准入的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等方面享受更低的门槛。

在2014年底,广东已在全国率先基本实现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在自贸试验区对港澳投资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到去年底,自贸试验区三个片区已经入驻港澳资企业3785家。

根据广东自贸区总体方案,广东自贸区将进一步扩大对港澳服务业开放,进一步取消或放宽对港澳投资者的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等准入限制。支持在自贸试验区内设立的港澳资旅行社(各限5家),经营内地居民出国(境)(不包括台湾地区)团队旅游业务。

另外,广东自贸区还将促进服务贸易的便利化,将推进内地与港澳服务行业标准规则进一步对接,探索贸易市场互联、项目资金互通、服务产品互认,自贸试验区也将为港企在推进服务贸易自由化方面带来更大的便利。

而这种打破政策壁垒带来的合作,最为鲜明的例子是粤港澳游艇自由行。目前南沙正积极探索粤港澳游艇通关新模式,梳理粤澳游艇自由行所需的政策支持,并提请上级部门予以支持,争取推动实现境外艇在南沙航行和停泊的便利化。广东《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也提出,深入推进粤港澳游艇自由行,积极争取国家支持,创新游艇在广州、深圳、珠海、中山等市与港澳间便捷往返管理措施。

区域的复杂性和差异性使粤港澳旅游一体化的挑战与机遇并存,这其中,市场机制和政府协调缺一不可。粤港澳旅游一体化,是最特别的区域旅游合作样本。而一个粤港澳世界旅游目的地,也值得期待!

参考文章:

秦学:《特殊区域旅游合作与发展的经验与启示———以粤港澳区域为例》,《经济地理》,2010 年4 月。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