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非钢产业发展启示:一座传统工业城市转型发展的老困境与新选择

文|潘鹏(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唐山,这座因唐太宗李世民东征高丽两次停留于此而得名的城市,长期以来由于毗邻京津,地处华北与东北通道的咽喉要地,加之历史积淀下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丰富的自然矿产资源等,这一系列得天独厚的条件使得这座城市的发展长期排头于河北地区,并成为中国近代工业发展的摇篮。

然而,历史车轮的滚轴不会长久停留在一个地方转动。近年来,由于粗放式的经济发展模式,以往过分依靠煤炭能源发展钢铁产业的唐山,在如今全国范围产能过剩的巨大压力之下,也难以逃脱陷入经济增长泥沼的境遇。

相比于“十二五”开局之年的境况,正在迈向“十三五”时期的唐山显得有些步履沉重。2011年唐山以年11.7%的生产总值增长率,傲居河北省首位,当时全市年5442.41亿元的生产总值比省会石家庄高出1300多亿元。然而从2014年开始,唐山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骤降至5%左右,此时的石家庄虽经济增速也稍有放缓,但是照此速度,取代唐山登上河北省经济发展的高地,于石家庄而言并不遥远。

作为一座传统工业城市,在本轮经济转型大背景下,面向“十三五”以及更长的周期实现城市经济整体转型,唐山并非孤例,而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只是相对而言,唐山的形势更为迫切和严峻。

但是,通过调研发现,社会对于唐山的理解,之前可能过于标签化。在这个被钢铁所掩盖的城市中,依然有非钢产业的存在,并快速生长,只是长期被忽视。这些产业不但可能成为唐山转型发展中GDP增量的重要来源,而且,还将为这座城市的创新发展提供新思维。这也是方塘智库本次对唐山非钢产业调研的目的之一。

2016年,对于唐山这座城来说或许还有更加非比寻常的含义。唐山大地震40周年祭,这座曾经于废墟中顽强生长起的涅槃之城,当初那股不怕败不服输的精神,在当下,则更多地被需要用来帮助其破除蜕变之途的屡屡坚冰。

被忽视的高新技术产业

来到唐山,如果你和当地人聊起这座城市,从他们口中听到最多的关键词之一就是钢铁。钢铁,这曾经是唐山的骄傲,而如今,这样一份骄傲裹挟着城市空中隐隐腾起的尘雾,显得有些沉重。

在唐山经济受到巨大冲击的2014年,全市工业总量达到3341亿元,占其地区总产值的53.6%,居河北省之首。钢铁、能源、化工、建材、装备制造业五大产业完成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的68.5%。传统产业雄踞了唐山经济发展的半壁江山。

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唐山钢铁总产能1.3亿吨,约占河北全省产量的50%左右,全国的10%左右。其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占全国10.3%和10.0%,粗钢产量甚至超过美国,比肩印度、日本。然而,就整体来看,唐山市钢铁产业市场结构仍旧较为分散,集中度低。严重的产能过剩使得唐山钢厂高炉开工率在2015年底已降至80%以下,粗钢产能利用率在62.9%左右,需求下滑与产能过剩导致全行业亏损。有数据显示,2015年唐山钢铁行业亏损达30.6亿元。

我们本次的调研目的,并非继续详述唐山钢铁产业的困境,而是希望能够在被钢铁标签化的城市背景下,试图寻找到城市新生的力量,可能与钢铁无关,但应该来自于本土的力量,这就是非钢产业的发展情况,在我们的常规想象中,这些产业应该更多分布于城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或高新技术开发区。

谈起唐山的发展,有一个明星地块不得不提——曹妃甸。这座长方形的小岛,坐落于唐山南部的渤海湾西岸,位于天津港和京唐港之间,可谓是“面向大海有深槽,背靠陆地有滩涂”。便捷的输运条件,使其在2013年正式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然而,以钢铁、港口物流、装备制造、化工等为主导产业的曹妃甸园区,设立伊始围绕着众多关注与光环,却随着传统产业发展步入寒冬,也没能摆脱此般困境,并引领唐山经济转型升级。

相比于远距唐山市区70公里的曹妃甸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唐山中心城区路北区,成立于1992年,于2010年升级为国家级产业园区的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同样承载了唐山未来发展的希望与想象。

得益于日本松下、爱信精机、法国赛诺菲、英国汇丰银行等世界五百强企业落地于高新区投资兴业,目前唐山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依托于设备焊接、机器人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涉及机电一体化、电子信息、汽车零部件、生物制药、节能环保、新材料、精细化工等重点领域,集聚了工业企业205家,服务业企业365家,孕育了一批例如:汇中仪表、开元集团、开诚电器、建华实业等具有突出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企业。

尤其是以建华实业为核心,高新区大力推动新型纳米材料——石墨烯实现全产业链式发展。石墨烯被誉为“黑金”,甚至有科学家预言其将“彻底改变21世纪”。唐山建华作为目前国内少有的拥有百吨级石墨烯生产线的科技企业,不仅笼络了来自国内知名高校、科研院所关注的目光,还收到了处于石墨烯行业世界领先水平的国际专家学者抛来的橄榄枝。

在刚刚过去的7月27日,京津冀国际石墨烯产业发展研讨会暨创新创业大赛在高新区拉开帷幕。这种可提炼于煤矿之中,经过抽丝剥茧、氧化还原分离而来的新型材料,或许也正在为这座因煤而建的城市孕育抽离出新的成长力量。

我们注意到,在高新区,集中了唐山市50%以上的高新技术企业和90%以上的软件企业,这里已经成为唐山市乃至河北省重要的自主创新基地。

城市综合转型至关重要

在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阶段的当下,如何突破经济增长困境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研究的焦点。唐山也不例外。

谈起经济增长,在西方传统宏观经济学领域中,颇为重要的两大理论:新古典增长理论和内生增长理论,二者虽各有其观点,却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于人力资本与技术进步。

熟悉经济学的或许都清楚,就好比人的一生,社会经济的发展也不可避免地要经历起起伏伏不同阶段,这就是我们常常听到的经济繁荣与经济危机。在经济学领域中,这被称之为经济周期。

2004年10月11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本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基德兰德和普雷斯科特,以表彰这两位分别来自于欧洲和美洲大陆的经济学家在经济周期理论研究中做出的突出贡献。

这个世界最顶级奖项所肯定的贡献,核心精髓源自七个字:真实的外部冲击。技术进步就属于这样的冲击,它足够真实,更足以打破经济的常规周期变化,将处于波谷的社会经济重新拉向波峰。

而技术进步的核心即在于人。就一座处于转型之途的城市来说,其对技术和人才的渴求此刻显得更为迫切。现在的唐山,就是这样。

走进位于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的企业,这些靠着技术研发、自主创新生长起来的“唐山自造”,多数企业的领导层都来自于技术人员。然而,当谈起未来的发展,这些攻坚于生产一线,有着无限抱负与理想的企业家却不约而同地发出叹息。对于他们来说想要培养能留得住的高水平人才,并非易事。人才流失,核心技术被带走,让很多企业甚至在招聘人员时都变得小心翼翼。

目前对于很多唐山的高新技术企业来说,科研人员的来源主要集中在两类:要么长于周边不愿远离故土,要么他乡归来希望叶落归根。甚至有企业负责人明确提出,我们不要应届毕业生,更不要家离太远的大学生。

2015年,一篇名为《逃离你终将衰落的家乡》的文章被广泛传播,其以大数据为依托,揭露了中国中小城市发展困境。对于文章内容的真实合理性,在此我们不便讨论和考证。但是不可否认,小城市人才流失,大城市人口爆炸,已经成为中国现今亟待解决的发展问题。

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唐山该怎么办?或者说中国众多的中小城市该怎么办?

在此情境之下,单纯发展经济,以高收入来吸引人才,或许不够。对于高素质人才来说,其对生活“软”环境的要求也更为严苛。保青山、护绿水、重民生、塑文化,于一座城市来说应放在与经济发展同等重要的位置之上。归根究底,城市发展与经济增长本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所以,当我们与周边的人讨论唐山的城市性格的时候,我们一直认为,如果用“具有钢铁般意志”,无论是对这座城市还是对这里的人民都再合适不过。但是,对于钢铁巨人来说,要成为人人敬仰热爱的英雄,不单是靠着无坚不摧的力量,还有那一颗柔软而丰富的心,也就是还要城市软环境作为支撑,这是唐山城市转型过程必须要思考的。

协同京津冀势在必行

南临渤海,北依燕山,毗邻京津,成就于此的城市叫做唐山。

然而,对于任何一个河北的城市来说,谈其发展都无法跳脱出京津的光环之外。唐山,亦是如此。

如果说曾经唐山的辉煌缔造于钢筋铁骨之上,靠的是城市与生俱来的资源禀赋优势。那么在当前必须碎骨重生的情形之下,北京之于唐山来说就有着更加非比寻常的意义。

“虹吸效应”这个起源自第一届奥运会的名词,常常习惯于被用来表达对北京城市发展批判,同时,也常常用来分析包括唐山在内的河北城市发展窘境。

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京津冀协同发展被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实现京津冀地区一体化,打造中国经济第三增长极的期望与构想,跃然于这片紧紧围绕着国家心脏的21.8万平方公里土地之上。破除“虹吸效应”当属题中应有之义。

作为中国的首都,国家的政治、文化、国际交往与科技创新中心,众多的优势资源汇集于北京。但是巨大的光环背后,“大城市病”也深深困扰着这座城市。促进产业转移,推动非首都功能疏解成为摆在北京面前的首要任务。

这对唐山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依托钢铁产业发展,工业实力雄厚的唐山,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中被定位为京津冀城市群东北部副中心城市,在未来将承担更多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任务。

然而,就京津而言,在这样一个协同发展、转型调整的过程中,有许多需要淘汰的产业,但是这些淘汰产业不应就此丢向河北。技术上的扶持,高精尖产业的带动,都应该被纳入考虑及实施的范畴之中。

构建京津冀创新共同体,于此来看尤为关键。当下,唐山可行的选择之一是,充分利用北京的科技资源优势,制定促进企业技术进步的产业支撑政策,集中科技资源扶持高技术企业,并鼓励高新技术适用于技术改造和传统产业提升。

同时,京津冀三地依托首都充沛的教育资源,积极推动周边地区,尤其是河北省企业与科研机构、大专院所进行经济技术合作,实现以产促学,以研助产的合作模式。不仅局限于技术层面,企业建设、市场营销等管理水平上的交流与合作也应逐步加深。

转型发展已经成为必然选项,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制定与实施,为一直处于京津光芒阴影之下的河北带来了一丝曙光,然而长期发展重工业、产业结构滞后、环境污染严重等问题也好似一大片乌云笼罩于河北之上。政策能否落地也决定着转型能否成功。四十年前浴火重生,如今的唐山需要拨云见日。

重塑京津冀

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背景下,方塘智库正在推出“重塑京津冀”的系列分析性文章、调研报告以及举办多场沙龙,以推动规划纲要的实践落地。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xufengchao@ftzhiku.com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