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市也有春天:一个县域经济眼中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

文 | 蒋伟涛 (方塘智库学术委员)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河北省功能定位是:“全国现代商贸物流重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

考虑到唐山在河北省经济构成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唐山转型命题与河北转型命题的吻合程度,很显然,这一定位也是唐山本轮城市转型升级的定位背景,并深刻影响其自身城市空间布局,以及产业转型升级的路径选择。

而我比较关心的不仅是这一定位能否并如何作用于一个像唐山这样的具有良好的工业基础和工业基因的城市经济体的转型发展,而且,我们还希望将研究的目标进一步下沉,聚焦在一个县域经济体的京津冀协同发展之路。

最近一段时间方塘智库在唐山市丰南区的活动较多,其背后的逻辑之一就是,试图样本化关注一下这个尽管已经县改区但在空间和经济结构上依然保持了鲜明县域经济特色的地区的发展模式。

考虑到京津冀协同发展、县域经济转型升级、产能过剩纾解、世界园艺博览会举办以及大消费时代的产品供给调整等多重变革背景在这里交织,我们认为这一地区的转型不仅充满挑战,而且,还有可能诞生一种对本轮经济转型升级具有广泛示范价值的发展模式。

有意思的是,当我们来到这里调研以后发现,这里的转型力量比我们想象的要丰富的多,比如,一些典型企业的企业家,他们甚至从一开始就从超越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角度去思考自身企业的转型和区域的转型,所以,他们到全国考察和到其他国家考察的频率远超到京津的考察,他们的互联网意识非常明显和强烈,他们的产业变革意识务实且超前,并试图通过企业的招商、引资和引智等行为,不断的为本地发展提供资本、文化、制度和技术等多方面的增量供给。

小城市也有春天。在方塘智库看来,这是一种更具活力和更具想象力的转型驱动力,再加上本轮京津冀地区巨大消费力的外溢和释放,如果能够再加上当地政府的在行政管理、公共服务、商事活动等领域供给侧的改革,以唐山丰南区为代表的京津冀地区的县域经济的崛起可期,且可以尝试进行模式化推广。

京津冀协同发展与县域经济新价值

中央在“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提出要发展特色县域经济,当前唐山市坚定不移地实施沿海开放带动战略,做大做强沿海增长极、中心城市和县域经济“三大经济板块”,唐山丰南区搭乘县域经济发展的战略东风,发展县域经济可谓恰逢其时。

对于县域经济,党的十六大第一次提出了“县域”这个概念,而且发出了“积极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提高农民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和农业综合效益。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壮大县域经济”的号召。

十六届三中全会又进一步强调“要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壮大县域经济,县域经济的问题被提到了议事日程并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关注,种种迹象和现实表明,中国走向县域经济时代已经是大势所趋。

考虑到京津冀地区城市格局中,河北的特殊情况,中心城市战略甚至是区域性中心城市战略都很难成为河北区域和城市发展战略的理想选择,更多的应该立足于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发展战略,来进行京津周边的卫星城发展,以及基于县域经济的小城市和特色小镇的发展。

早在20世纪70年代以来,发达国家以及一些大城市中心市区出现了“逆城市化”现象。中国的研究界有一种说法,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可以称为“乡土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四十年,可以称为“城市中国”。

当下和未来的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城乡中国”的时代,城市和乡村不再是割裂的,城市人返璞归真到乡村寻求心灵的清静,逃离大城市的喧嚣,追寻心中的乡愁,这将成为常态。城乡之间互动发展将成为化解既有的城市发展问题和农村发展问题的必然出路。

在此情形下,县域经济也就成了很好的发展载体和平台,在县域空间内统筹区域综合发展转型,以及与京津冀地区的协同发展,乃至全球资源配置。立足于京津冀地区乃至国内外的新消费的兴趣,重新思考县域内与文化、旅游、观光、休闲、健康、生态、农业、园林等产业有关的资源。

在方塘智库看来,京津冀协同发展是需要县域经济异军突起,尤其是河北省各省要如众星拱月一样,依托京津地区500强企业、央企、民企、跨国公司、集团总部、研发机构集中的优势,主动对接京津资源,拓宽发展空间,实现产业发展互补互促,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

此外,在县域经济、城乡统筹以及京津冀地区理想市镇体系等多个层面,统筹考虑特色小镇的开发,这不仅有利于在全球化背景下丰富京津冀地区的城镇化格局,而且,也将直接推动地区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平台。

目前对于特色小镇的内涵和外延还没有统一的标准,方塘智库提出所谓特色小镇就是以当地独具特色的资源为依托,将城镇规划与建设、特色产业体系培育、特色产品打造、特色文化民俗、特色商贸活动等多维发展元素集聚、融合为一体,发展成为具有独特风情和魅力、对游客具有独特吸引力的特色文旅和宜居小城镇。

这里的小镇往往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区域,而是一个具有某种要素集聚功能的区域。在这一小尺度开发过程中,不仅是县域经济的特色产业集聚之地,亦是增量的宜居空间,而且,这样的特色小镇从一开始就可能是从全球品牌、产业和资本配置的角度来设计和发展的。

当然,这样的小镇考虑到体量有限,不可能在一个小镇范围内完成所有的配套,纵然是能够完成也不十分经济,这样的话,至少从县域的角度来统筹范围内小镇的定位和开发,应该是比较理想的选项之一,这也是包括京津冀地区在内的县域经济和特色小镇发展过程中需要思考的逻辑。

小城市需要寻找自己的定位和特色

在方塘智库看来,包括丰南区自身也需要找寻多重战略背景下县域经济发展的方法,通过根植历史文化,找出符合其特色的资源,然后从传统产业入手,寻求升级转型之道,量身定做其发展模式和发展策略。

大家都说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这个机会是什么?是挣钱的机会,是就业的机会,是自己潜力最大化的机会,更是实现自己人生抱负的机会。

小城市的生活一定要安逸,一定要在大时代下找寻到自己的特色来。如经济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信息中心、研发中心,这都是大城市的定位。像丰南这样的小城市的定位要小,要从自身资源和特色出发,比如旅游小镇、民宿中心、休闲中心,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一定要从小入手,从点上做起,让每一个村庄有特色,让每一个乡镇功能区有自己的主导产业。

丰南区是靠近海洋的,有人说港口是拉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龙头,可以依托港口优势发展临港产业,以产业发展推动港口建设,以此为基础打造为区域经济发展服务的综合性港区。

方塘智库认为,沿海地区不一定都要做成自贸区或者港口,因为周边环渤海地区已经有很多港口,而且同质化竞争很多年,丰南区一定要把眼光放远,不要停留在工业化时代的思维里,需要用第三产业的发展逆袭,走出一条发展旅游休闲产业的绿色发展之路。

另外,从产业角度看,周边北京、天津、唐山、曹妃甸的产业优势,丰南区无法去抗衡。可以考虑嵌入式发展,嵌入到天津,嵌入到唐山,嵌入到曹妃甸,选择好并利用好自己的优势产业,比如,发展文化、旅游和商业等,推动区域悠闲产业的发展。

根据国际经验,当人均GDP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候,人们对休闲产业会大幅度上升。周边的产业优势已经积聚了大部分消费群体,可以用休闲产业吸引,发展旅游事业。

未来几年,随着唐山湾四点一带开发建设的提速,并作为依靠大南湖生态城规划的核心区,丰南区可以在旅游产业方向在特色小镇、特色产品等方面打造。

丰南区的发展是离不开唐山市的,唐山市需要找准自身特色。只有跟着大城市的思路才可能让自己不走弯路,唐山也需要在周边大城市战略定位和资源基础上的“找自己的魂和特色”。

明年即将是唐山大地震40周年,可以作一些主题策划,比如“四十年还您一个新唐山”、“新唐山印象”、“坚强唐山”等。

在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唐山首当其冲的是依托雄厚的重化工业基础,构建吸纳和承接能力较强的现代产业体系,借力京津、特别是北京的城市功能疏散和产业转移,顺势加速唐山转型升级和绿色崛起。

此外,可以坚持以服务为先导,有针对性地搞好产业对接和项目合作,从而进一步加快改造提升唐山传统产业步伐。同时,积极承接先进制造业转移,借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填补京津产业和产业链空白的节点。

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尽快实现农业的科技化、特色化、规模化、品牌化、效益化,加大对京津绿色农副产品的供应服务力度,当好京津市场的“后勤部”。要依托产业吸引各类生产要素,让新型城镇化名副其实,形成对京津大都市的“反磁力”效应。

适应于人口流动规律的供给侧改革

逃离北上广在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生活压力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出现的。逃离北上广是一种口号,一种社会现象,更是在白领中兴起的思潮。可回不去的农村更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现实。但换一种角度来看的话,这些在城乡之间出现流动迟疑的人群,其归宿问题是社会问题,也是下一轮的经济增长点和消费动力。

大家不愿意留在农村和离开大城市的原因,就是我们小城市需要着力消除和弥补的地方,通过环境优化、发展产业、基础设施投资等细节设计可以吸引一些人留下来。

在此背景下,立足丰南区发展和县域经济发展,可以尝试做的就是在新型城镇化的背景下做好就地城镇化和发展好中小城市,让更多的人来到唐山市丰南区这样美丽的地方居住。这也是立足于城市适应于新时期人口流动规律的供给侧改革的体现。

一是自身建设,打造清廉、高效、透明的政府。比起大城市的公事公办、机制健全、体系完善来说,小城市的人情政治、机制滞后、体系未成等弊端让许多高端人才直呼“受不了”:审批程序走不完、办事效率低下、发展平台狭隘、接触先端前沿机会太少,等等,拳脚施展不开、视野思路受局限,人才自然不愿被束缚,只有走出去。这些问题恰恰是像丰南区这样的地方通过改进提升自身竞争力的领域。

二是换位思考,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建设先行。今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习近平提出“要增强城市宜居性”。什么是宜居性?每个人都有答案,但是核心的是一老一小,对小的是教育,对老的是医院。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许多人才在成家立业后,更关注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问题,为了孩子能有一个好的学校和好的成长环境,培养孩子不俗的谈吐和大气的性格,都更倾向于举家迁往繁华的大都市。唐山市丰南区已经签约了引入高端幼儿教育项目、基础教育名校对接项目。

来自国家卫生计生委的统计数字表明,2013年,北京市内三级医院外来就诊患者达到3036万人次,其中,23%的病人打河北来——这个数字意味着,每年河北有700万人次要赶赴北京就医。为此大型综合性医院也要引入外力,共同打造就近化的医疗资源。这也是吸引人群定居生活的重要指标。

三是构建区域性的单体高端消费中心。对于高端人才来说,“住”的问题多半已解决,根本无需自己操心,但恰恰是“衣、食、娱、行”这四项最是消磨人的时间与心情。构建区域性休闲度假中心不仅可以提升常驻人口的体验,还可以吸引短期度假人群,进而提升城市的竞争力,这一点上,唐山丰南区是有优势的(具体可以参照方塘智库之前的重塑唐山系列文章)。

丰南区目前已经提出,积极培育特色购物、旅游、汽贸、文化创意、健康养老和现代物流等六大产业,把丰南打造成全市新型现代商务区,这点尤为可贵。

重塑京津冀

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背景下,方塘智库正在推出“重塑京津冀”的系列分析性文章、调研报告以及举办多场沙龙,以推动规划纲要的实践落地。

注:本文作者首发于方塘智库,版权所有,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xufengchao@ftzhiku.com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