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革命升级,从旅游革命到公共服务革命

文 许伟明(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1539年夏天,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颁布了一条命令。命令指出,巴黎及其郊区居民,“禁止在户内长时间保留尿、腐臭水。我们命令将之立刻倒入沟渠,再倒一桶清水冲走;”“命令那些没有茅厕沟渠的房屋、客店和宅邸业主,立刻不加拖延的修建。”

这是法国历史学家多米尼克·拉波特的《屎的历史》一书开头的故事。到那时,卫生条件恶劣、随地大小便的中世纪已过将近一个世纪。但在欧洲最优雅的都市巴黎,子民的如厕问题仍困扰着国王。

直到两百多年后,真正意义的抽水马桶被发明,以及城市排污系统的逐步完善,人类才拥有解决如厕的理想办法。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人类如厕问题得以逐步解决。这不仅改善了如厕环境,还避免了疾病蔓延,拯救了无数生命。

厕所随着文明的发展而出现、进化,它不仅当做卫生条件的改善,更被视作精神文明的提升。正所谓,“物质文明看厨房,精神文明看茅房”。

而在中国,伴随经济水平的提高,无论在城市或农村,现今的如厕环境已和十多年前完全不同,更和十六世纪的欧洲不可同日而语。但在一些城市节点,公共景区,以及大量的农村,如厕依然是大的社会问题。

中国不少地方的如厕环境之糟糕,到了让人不堪忍受的地步。无论是在人流密集地(如城市车站),还是在人口较少地方(如偏远山村),都有机会遇到恶臭熏天的厕所。而人的内急并不受大脑控制,这种糟糕的如厕环境,往往又无法避免。

甚至在国内一些景区里,也存在着如厕难的现状。景区风景优美,但厕所恶臭难堪。这当然会严重地破坏游客好心情,将其的旅游体验感大打折扣。

今年初,在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国家旅游局长李金早提出,将对全国景区的厕所进行整治。不久后,李金早还撰写署名文章《旅游要发展 厕所要革命》,指出厕所革命将是全国旅游工作三年行动计划(“515”战略)的重要部分。本月17日,国家旅游局组织召开表彰会,对投身厕所革命的大型企业进行表彰。

需要指出的是,厕所革命不但要重视建设,更要重视建成后的维护与管理。建得再好的厕所,一旦疏于维护之后,会立即回到卫生恶劣的状态。厕所解决的是人的实际需求,厕所革命绝非是兴建一批豪华厕所,而应以实用、干净整洁、无味等为务实和长期的目标,并充分考虑残障人士的需求。这场厕所革命的本质,是一场厕所的建设革命,更是一场厕所的管理革命、服务革命。

早在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就专门就厕所革命和文明旅游作出重要批示。本月16日下午,习近平到延边州光东村考察,得知一些村民还在使用传统旱厕,他指出,新农村建设也要不断推进,要来个“厕所革命”,让农村群众用上卫生的厕所。基本公共服务要更多向农村倾斜,向老少边穷地区倾斜。

厕所革命两度升级,得到了最高决策层关心,而且从旅游行业扩展到了广大农村地区。旅游的厕所革命开启了全社会对如厕问题的关切,而厕所革命的真正成功,仅限于景区则是远远不够的,而应该包括广泛存在如厕难题的农村地区、贫困地区。

在方塘智库看来,随着厕所革命的内涵的扩大,其实质已从旅游管理革命,升级为意义更深远的社会公共服务革命。至此,厕所也从景区设施和服务的判断标准,提升为衡量生活水准、人居环境的重要依据,并且被纳入到对农村、贫困地区的基本公共服务当中。

厕所革命更是一场观念的革命。如厕是人的基本需求的一部分,它几乎像睡觉、吃饭、穿衣等行为一样重要,而且还急得很、忍不得。但在过去,很多地方的门面建设得光鲜了,却将厕所给忽略了。这其实是公共服务意识的严重缺位。因此,厕所革命的价值还在于,这是一次对人的基本需求的承认与重视。这场革命要求服务提供者们在观念上做出改变,严肃地正视人的如厕问题。它也深刻表明了,无论旅游新业态如何多样、经济如何发展,服务的对象永远只有一个,就是“人”。

我们期待也相信,随着厕所革命的深入,将会引发连锁反应,更多的服务革命将陆续到来。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