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识黄果树:一个超级旅游符号下的城市文旅发展样本

文|许伟明 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很多人得知安顺,是因为要追问黄果树瀑布的具体位置。

安顺是贵州中部的一个小城市,靠近贵州省会贵阳,黄果树瀑布是全市的骄傲。但很多外人以为,黄果树瀑布是贵阳市的。

从贵阳机场出发,两个小时的高速行驶才能到达黄果树景区。在黄果树游览两个小时,一旦亲眼见证了黄果树大瀑布,多数人便选择离开。对,是离开安顺市。

这是安顺旅游的困境,它拥有黄果树瀑布这样的明珠,但这颗明珠能吸引客人,但在让客人久留这点上,却力有不逮。

然而,倘若要发展休闲旅游,那么安顺一定要以更丰富的文化景观来留住游客。方塘智库认为,未来安顺旅游的发展,以当地的自然和文化遗产为核心吸引物,发展廊道式的乡村旅游,并通过完善城市功能促进景城的良性互动。这样,一方面能为以黄果树瀑布为代表的景区发展提供更平稳和持续的客流;同时,更能够为安顺市的整体性发展提供动力。

这或许也是以观光景区起家的旅游城市,在休闲旅游业时代的相同处境与共同出路。

自然和文化遗产互动,风景打上文化的烙印

一直以来,因为黄果树瀑布过于耀眼,使得安顺其它的景区在不同程度上被其光芒所掩盖。

许多人知道有黄果树瀑布,不知有安顺。或者只知安顺黄果树瀑布,并不知安顺其它风景。

上世纪90年代初,黄果树瀑布曾经申请世界自然遗产,但因“人工痕迹”太重而流产。

时隔20年后,“申遗”旧事重提。去年,黄果树瀑布和屯堡文化捆绑起来,申请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安顺市期待在2018年申遗成功。

20年间申遗内容的变化,可以看出安顺对旅游发展思路的变迁:从对黄果树的偏重,到对其它旅游资源,尤其是文化资源的重视。

倘若安顺真的能够在2018年成功申遗,那么,除了让黄果树瀑布走得更远,还可以顺带将屯堡遗产顺势推出,届时安顺将在黄果树之外拥有新的世界级旅游吸引物。

安顺需要黄果树瀑布这个超级符号,但黄果树光芒太强,像可以孤立存在似的,让人忽视其所在区域,相当于一个盛装黄果树的容器而已。

但对安顺市的整体性发展而言,这种局面到了要有所改变的时候了。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误以为黄果树是贵阳的,或者安顺是贵阳的一个下辖区域。这种误解,对外人而言只是玩笑,但也显示来安顺的尴尬。

要改变现状,就必须在黄果树瀑布上打上安顺的烙印。而文化是最好的烙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的文化反过来就是一方水土的最佳注解。

方塘智库认为,只有当自然景观被赋予人类的文化活动,旅游活动才能由单纯的观光,变为更加深入的体验。贵州各出都有丰富的喀斯特地貌,安顺也不例外,但只有本地的历史、文化,才能真正让自然风貌变得更与众不同。

在安顺的文化当中,有两个符号最为鲜明:一是屯堡文化,二是布依族、苗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屯堡文化产生于明朝“调北征南”和后期开发西南边疆的军屯、民屯行为。大批中原和江南各省的军事非军事移民及家属入驻西南,汉文化和当地文化相融,形成特殊的屯堡文化。

资料显示,安顺市域现保存着明代江南汉族遗风的屯堡文化村寨数量多达300个,半数村寨保存较为完好。安顺的屯堡数量、密度占贵州35.5%,为全省之首。这更显示了安顺屯堡文化景观的稀缺性。

而如果将这种稀缺的地域性文化表达为更多所知道的大众文化符号,则需要专业内容表达,也就需要进行区别于传统的旅游营销的模式,进行更多的内容营销。

屯堡文化具有非常鲜明的历史人文价值,更具有旅游开发的价值。它是过去六个世纪的历史和文化发展的活化石,既能为严肃的遗产旅游者提供回到历史现场、获取历史知识的价值,也能为一般游客提供体验不同生活的机会。

方塘智库认为,在未来安顺的旅游发展中,遗产旅游必然是重点,而自然遗产必须和文化遗产形成良好的互动,最终一定要让风景打上文化的烙印。也只有这样,才能打造统一、鲜明的安顺遗产旅游形象。

文旅小镇和村寨互动,打造乡村旅游廊道

在安顺市域内大量分布的屯堡村寨和少数民族村寨,将为未来安顺旅游的发展提供广阔的空间。

屯堡文化特征最为突出和保存最完整的屯堡村寨,主要分布在以安顺为中心的平坝县、西秀区、镇宁县。而大量的少数民族聚集村落,则散落在安顺各地。

村寨一般都是零散分布的,它们之间的旅游存在着争夺游客的竞争关系。方塘智库认为,村寨间竞争的原因在于,彼此间没形成协同合作关系。未来安顺发展村寨旅游,首先应该为区域内为各个村寨间建立协同合作的关系。最易达成这种关系的,是构建旅游廊道。

乡村旅游廊道将不同村寨科学合理串联。每一条廊道都是一个旅游线路的品牌。而在廊道内的村寨,则各自突出差异化的特点和吸引点,形成互补互助的旅游廊道。

由于村寨在交通、住宿、餐饮、娱乐等各方面上,对于游客的满足能力都比较弱。因此方塘智库认为,在各个旅游廊道上,都应该打造具有一定规模的文旅小镇作为节点,满足游客在村寨不能满足的旅游需求。

例如安顺市西秀区的七眼桥镇,镇里就有云山屯、本寨、雷屯等40多个明代屯堡村寨,共同构成了一个屯堡文化村落集群。这些村寨之间就完全可以通过旅游廊道的方式链连结,打造一个“云峰屯堡”的旅游路线。在这个路线中,七眼桥镇充当节点功能,为廊道旅游提供补给、休闲、娱乐等服务。

类似的小镇在安顺还有很多,像旧州古镇、天龙古镇、苗岭古镇等,它们因为本身独特的历史,和周边独特的人文环境,都有机会构建独具特色的旅游廊道。

景城互动,驱动“快进慢游”

安顺旅游发展的未来,除了继续对黄果树景区深耕经营,对当地的文化资源进行有效的提炼整合以外,还在于推进安顺城镇与城市建设,让游客真正能够“快进慢游”——游客快速到达安顺的景区,然后慢慢旅游。由于充分发展的各种功能,城市能够提供景区所不具备的各种旅游服务。

但从安顺目前的现状来看,城市发展和景区旅游之间的脱节是比较明显的。据我们所观察,大多数外省游客在对黄果树的旅游行程中,并没有包含安顺市区或安顺下辖各县县城。

如前所述,安顺在黄果树的旅游开发中,很多时候扮演着“被路过”的角色。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一是因为安顺市区及其各县城的交通不够便利,机场、铁路、高速公路等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二是,这些城区本身的旅游吸引力非常有限。所以它们也无法成为旅游的出口入口(集散地),也不是旅游目的地。

因为靠近省会贵阳,安顺的旅游景点很多时候可以成为贵阳的“后花园”。某种程度上,贵阳取代了安顺,扮演安顺景区的核心集散地。这也就无怪乎,有不少人把黄果树误认为贵阳的。

但未来安顺高铁的开通,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安顺这种对省会的过于依赖的局面。高铁是让大规模游客的舒适、高速地旅游变成显示,更多的人可以更快速地抵达安顺,那么至少因为交通便捷性,安顺市就有机会成为本市域内的游客集散地。反之,如果城市功能不完善,将有可能进一步被边缘化。

除了交通改善而带来的区位优势提升之外,安顺的各个城区,都应该在和各景区的互动上大大提升。既然将旅游当作战略性支柱产业,那么安顺的各个城区,本身就应该变成具有吸引力的休闲旅游目的地。但这恰恰是安顺旅游一个重大缺憾。

黄果树景区平均每天有大约一万人次的游客流量,在旺季时可达四五万人次。但景区深受生态环境、接待能力的限制,无法容纳太多游客,尤其是对住宿过夜、休闲娱乐等需求无法满足,而这些需求恰恰是打破门票经济,发展休闲娱乐旅游的潜在市场。唯有城市,因其功能丰富多元,可以容纳和接待众多的游客。

未来,安顺的各个城区势必要加强与自然、人文风景的互动。以城市强大的人口和资源聚合能力,形成对区域内景区的强大辐射;同时,以完善发展的城市功能,满足游客休闲旅游等需求。如此,便形成景城之间的良性互动。唯有如此,在安顺“快进慢游”才能实现。

(方塘智库在“文旅新时代”的主题之下,正在通过系列分析文章、研究报告、沙龙和论坛等形式,展开对这一时代命题的持续、深入、系统、建设性的关注和研究,对中国文旅产业进行新的综合价值发现。)

(注:本文为方塘智库原创内容,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xufengchao@ftzhiku.com)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