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工商业城市是石家庄转型蝶变应有的未来

文丨张五明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2014年与我最有缘的城市,毫无疑问,应该是石家庄了。

过去一年,因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在中国的引爆,特别是出于对家乡河北的关注,我以政经记者的身份不下十次造访石家庄。而在此之前,尽管身披省会外衣,石家庄在区域经济舞台上似乎从来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角色。

如同大多数第一次造访这座城市的人,很多年之后再来石家庄,带给了我很大的感官冲击。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座城市土气的名字和城市核心区繁华商圈之间的违和感。

在经历了过去几年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改造,现在的石家庄,已形成了一个区域性大城市的基本框架。并且,随着新的行政区划和空间布局的调整,这座河北中心城市正在加速向外延展。

更重要的,是外部环境的嬗变。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重要的国家战略,以及河北省正大刀阔斧开展的经济结构调整,让石家庄拥有了此前从未有过的政策空间和战略自主性。

当然,对于河北的其他城市而言,机会是相对均等的。不过,基于石家庄自身的要素优势、政治优势以及业已攒下的“家底儿”,这个被戏称“中国最大庄”的城市将有机会加速完成自己的大城市梦,并重拾京津冀区域经济中属于自己的那份蛋糕。

唯一具备经济副中心可能性的河北城市

某种意义上讲,石家庄在河北的角色与河北之于京津冀多少有些相仿。

长期以来,在北京、天津耀眼的光环下,河北的价值总是容易变得黯淡。谈起燕赵之地,最多被人注意的是城市空气污染和与京津相比巨大的贫富差距。

事实上,这是一个中国经济总量第六高的省份,中国最大的钢铁基地,也是连接东北与华中、西北与东部地区要素流通的战略要地,以及拥有487公里海岸线,坐拥秦皇岛、唐山、黄骅等大型港口,吞吐量居全国第三,面向东亚、东北亚的沿海大省。可以说,河北强大的服务和支持能力是京津冀未来发展的保障。

石家庄的价值同样需要重新发现。在河北,唐山是各城市经济竞合的执牛耳者,石家庄常年扮演老二。在政治功能上,虽贵为省会,却难与作为“夏都”的秦皇岛媲美。在经济结构上,唐山、邯郸两大钢铁基地是河北支柱产业的主要支撑。甚至在生态环境上,也有作为首都屏障的张家口。

更多的时候,人们眼中的石家庄是一个“什么都有一点、什么都不太出彩”的城市,这个中国最年轻的省会,一直在找寻自己真正的价值。

不过,今天看来,石家庄如果能够崛起,意义就非常深远了。从顶层设计上看,考虑到“一带一路”战略周期的长远性和艰巨性,京津冀协同发展应该可以视作本届中央政府最大的区域战略手笔了。

如果要想让京津冀地区真正成为中国经济的新增长极,最重要的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北京、天津要真正发挥其辐射、带动效应。二是整个京津冀地区要形成合理的产业分工和产业梯度。

目前来看,北京、天津的辐射效应有限,辐射范围只能影响到唐山、保定、廊坊等周边城市,对冀南地区效果有限,并且这一态势在中短期内难以改变。

因此,要想让京津冀真正实现联动,在河北省域内一定需要一座城市成为整个区域经济链条的节点。尽管去年自京津冀走热以来,河北诸多城市一度产生争夺“副中心”的热潮。但梳理河北盘面,不难发现,如果“副中心”的概念成立,唯一有可能的只有石家庄。即使不成立,市场最终拥抱的也一定是石家庄。

从经济体量上很容易得到答案。在11个河北设区市中,鲜明的呈现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唐山与石家庄,经济规模超过5000亿元,第二梯队为沧州、邯郸和保定,在3000亿元左右。其他包括廊坊、秦皇岛、衡水、邢台等为第三梯队,规模在1000-2000亿元。三个梯队差异明显,第二梯队的沧州、邯郸、保定单从经济总量上就已无法支撑一个区域经济节点所须承载的内容了。

而在石家庄与唐山的对比中,一是区位条件上,石家庄对冀中南地区的影响力得天独厚。更重要的是,在河北断腕式的结构调整中,钢铁立市的唐山由于单一的产业结构使得其深受其害,2014年经济增长位居全省倒数,并且,唐山的阵痛绝非短期所能止住。

相较于唐山,石家庄的产业更为多元,结构更为健全,投资增长潜力更大。如果京津冀未来可以成为中国区域经济的最亮点,一定可以看到一个具有区域大城市影响力的石家庄。

以京津冀、东北为腹地的轻工制造与商贸流通基地

如前文所述,京津冀区域的发展,需要京、津以及河北省域内次级中心的带动和辐射作用。此外,在产业结构层面,还需要区域内形成合理的产业分工和产业梯度。

目前来看,北京在完成工业化进程后,科技创新研发、金融、总部经济等高端服务业比重逐渐增加。天津在国家级新区、自贸区的战略红利支持下,正试图建立一个科技含量、附加值更高的现代工业体系。相较须忧虑的是,河北各城市相对趋同的产业结构不仅无法与京津形成对接,甚至在京津产业外溢时有可能带来更激烈的单纯比拼要素价格的恶性竞争。相信即将出台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会对整个区域产业分工形成一个更明确的布局。

那么,未来的石家庄应该赋予自己一张什么样的名片呢?

如果梳理2014年河北各地政府工作报告,可以发现,“承接”成为各城市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键词。承接北京转移产业甚至已纳入各城市中短期发展的主要目标。

对于石家庄而言,一座人口达千万,经济总量过5000亿的城市,如果还以承接思维作为经济增长动力的主要逻辑,显然低估了其自身价值。而且,作为未来河北经济的龙头城市,率先完成经济结构和发展范式的转型,找到一条可持续的、切合自身的发展路径也是其必须面对的任务。

基于此,石家庄的视野不仅要注意到北京可能转移出来的适合自身的产业,更要看到区域经济升级、要素重新配置后带来的新的市场机遇。并且判断这些新的市场机遇是否有给予城市可持续的动力以及能否帮助自身完成结构转型。

盘点石家庄目前的盘面,区域相对优势包括:优良的区位和交通条件、相对较高的城镇化率和人口集聚程度、一些具备一定基础的制造业和流通业、行政区划调整后相对宽裕的土地存量和省域内具有绝对竞争力的科教和公共服务资源。如果将这些优势进行整合,其城市核心竞争力就可归纳为:对大区域的服务和支持能力的综合优势。

石家庄应该看到,随着京津冀整体要素结构的调整,北京、天津仅常住人口就超过3500万人所需的生活资料以及其产业发展所需的生产资料的对外依存度将大幅度提高,并且其品质和技术含量要求也会快速提升。此外,在河北的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对于新能源、新材料的需求市场也将进一步扩大。

结合区域整体功能定位、自身的禀赋以及产业差异化、梯度化,留给石家庄的新的想象空间是:面向华北、京津、东北地区腹地,培育、孵化具备自主创新能力的新型轻工制造业和商贸流通业,成为北方最大、最具活力的现代工商业城市。

具体包括:基于石家庄传统优势制造业,如轻纺、机械、制药、建材等产业,加快老国有企业改造升级,孵化、引进具有市场竞争力、科技含量高的现代型企业,重塑传统产业的新活力。

另一方面,培育、引进新能源、新材料等切合大区域市场乃至全国市场需求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完善产业的延展性和多元化。此外,改造传统商贸流通业,建立基于互联网与实体业态深度融合的现代商贸流通业。

这样的价值定位意义在于:从整体区域经济来看,石家庄是河北唯一具备大区域综合服务能力的城市,可以紧密对接京津市场、帮助北京非首都功能完成纾解、服务于天津产业升级,将河北产业结构调整转化为新的市场机遇,并且更易实现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和带动。

对石家庄自身来说,这样的定位意味着这将是一场调整代价较小、最易实现规模效应、迅速增加税收收入并且环境负担较轻的变革。不仅可以帮助石家庄找到新的可持续的经济支撑,更重要的,在这个过程中,一定相伴随的是民营经济活跃度大幅度提升、大量中小微企业破土而出、城市环境、功能优化,城市就业率与城镇化率提高,这也将意味着石家庄整体城市竞争力的综合提升。事实上,近一年来,虽然没有官方文本对其经济发展战略进行明确定义,但纳入进的重点项目和招商引资方向可以印证上述思路。

不过,石家庄目前仍有两方面需注意。一是要重视对生产性企业的培育和引进。从此类行业属性看,只有上游生产企业的集聚才可能构建起完整的产业链,将制造业和流通业有效衔接,实现对行业的实质影响力和产业综合附加值的提升,也才能真正让交通和区位优势实现最大值。其二,在商贸流通业中,需避免遍地开花,深耕重点项目和重点商圈,将项目品牌优势转化为城市品牌,也可以避免在孵化早期出现同质恶性竞争。

简而言之,在一个中期时间维度内,京津冀区域乃至东北地区应纳入石家庄的战略视野,打通轻工业制造与商贸流通的产业链条,塑造一个全产业链服务消费市场,并在此过程中完成城市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升级。

更进一步讲,如果以未来三十年的时间维度来看,石家庄的战略视野要进一步拓宽,借力于互联网对生产要素配置方式的深刻调整,跳出传统区域经济发展的思维框架,基于城市产业的核心价值,以一个更具开放性的视野嵌入于全球产业链中。

以目前情势来判断,石家庄在经济总量上超过唐山,跃升河北龙头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但一个经济强市发展到区域性中心城市,在明确的战略目标和合理的战略路径下,需要的城市运营能力的综合提升。机会窗口已为石家庄打开,石家庄的大城市梦,关键在此一跃。

重塑京津冀

(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背景下,方塘智库正在推出“重塑京津冀”的系列分析性文章、调研报告以及举办多场沙龙,以推动规划纲要的实践落地。)

(注:本文为方塘智库原创内容,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xufengchao@ftzhiku.com)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