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新区才是曹妃甸的未来︱重塑京津冀

文|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自贸区的遗憾与非遗撼

谈京津冀协同发展曹妃甸是无法回避的。我订阅了曹妃甸的官方信息发布平台“曹妃甸发布”,每天的内容从宏观政策、新闻动态到主题策划很是丰富,反应速度也很快,而且,图文并茂,有时候还会发布针对本地区营销的微视频,小编对新媒体传播规律的研究可谓颇为用心,其背后应是有专门的团队在做。

这个微信公共账号基本上满足了我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最新进展的信息需求,偶尔还会提供一些来自第三方的分析。由此可以判断,对于曹妃甸的决策者来说,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期待直接且坚定。

面对这一国家战略,曹妃甸的策略方向至少包括产业承接、示范区打造等。

对这一策略选择不能说完全不对,但在我看来,承接北京的产业转移和协同发展示范区的打造虽为曹妃甸抢抓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比较现实和务实的选择,如果实践比较顺利,会为该区域在产业集聚、区域开发方面带来增量。但是,单靠北京的产业转移并不足以撬动曹妃甸的整体性发展,不到6平方公里的协同发展示范区的打造,恐怕也很难从根本上解曹妃甸历史和现实发展之局,更难以给曹妃甸一个理所当然的未来。

很显然,与自贸区相比,协同发展示范区只是一个次优选择。但比较遗憾的是,尽管之前媒体舆论中对曹妃甸入选第二批自贸区的呼声很高,而且,河北省、唐山市层面也进行了积极争取,但最后的方案并没有曹妃甸的入选。

不过,在我看来,自贸区如果能够落地曹妃甸,当然是一个比较难得的战略部署,但只有一个自贸区很难激活整个曹妃甸的改革和发展。 对在曹妃甸的投资者还是曹妃甸相关抉择者而言,都非常清楚自贸区对曹妃甸发展的战略价值,但曹妃甸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更综合、覆盖面更广的、以城市崛起为战略导向的国家战略,也就是一个国家级新区的落地。

而事实上,如果系统梳理唐山市和曹妃甸各方确立曹妃甸改革发展的措施,包括港口建设、临港产业发展、交通路网完善、招商引资、社会服务供给文旅产业发展等,一个围绕城市发展的综合性政策体系的雏形已经具备,只是缺少一个更明确的战略平台统领,而这一平台的最佳、最现实的选择无疑是国家级新区建设,这将是曹妃甸逾十年开发建设以来最具价值含量的战略诉求。

需要防止的四大发展陷阱

就京津冀协同发展给包括曹妃甸在内的北京周边地区可能带来的战略红利而言,我概括为四点:一是产业转移的红利,二是开放的红利,三是基础设施的红利,四是城镇化的红利。对此四项内容,相信即将出台的《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相信都会有所涉及。

就基础设施而言,京津冀协同发展如果希望能有更大突破,基础设施的一体化,包括一体化交通体系的塑造,对曹妃甸这样的区域,将是最直接和最现实的战略红利。而且,这是包括曹妃甸在内的该区域内后发地区最可能在短期能抓到的最为现实的红利之一。

基于此,曹妃甸应该做好的准备包括,将区域内的交通路网与区域外的局部路网和全国性的路网进行综合考虑,并根据需要在可以接受的成本范围内做出微调,是否能够在交通体系中融入新一轮京津冀交通一体化体系中。这将对曹妃甸的区域和城市发展产生根性影响。

此外就是城镇化的红利。京津冀城市群的塑造,肯定不是城市的拼凑,而是城市之间的协调,所以,曹妃甸的未来肯定是一个城市的未来,而不单单是一个产业聚集的未来,如果只是立足于集聚产业,那么曹妃甸这么好的区位优势就太浪费了。因此,在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曹妃甸的城镇化红利也应该体现在首都经济圈的卫星城的打造。

由此,在我看来,目前曹妃甸与北京就共同打造唐山湾生态城的合作,战略价值尤其值得期待,相信在这一合作框架下,应该不只是产业转移和承接,完全可以包括教育、医疗、技术等资源在曹妃甸的落地生根。

当然,和全国很多区域一样,基于新经济形势的判断和对新的区域政经发展逻辑的洞察,曹妃甸的发展同样会面对很多的不确定性。我将其概括为四个方面,这些不确定性姑且可以用需要防止的“四个陷阱”形容。

第一个就是园区经济的陷阱。时至今日,对一个区域的发展而言,仅仅有产业集聚,其实未必能带动一个地区的发展。中国的开发区、园区经济模式已经到了反思的时候。

第二个是大港小城或者有港无城的陷阱。对于港口的发展也好,或者是临港地区的发展来说,一定要有一个新思维,这个新思维就是,一定不能仅限于临港经济,应该是一个港城的模式。中国的港口,如果总结一下,大部分都是大港小城,或者大城小港,或者有港无城。今天的曹妃甸就是一个大港小城或者有港无城的状态,接下来必须是一种港城的发展思维。

第三个是竞争的陷阱。京津冀一体化一定会是合作的思维方式,运用一种港群的思维梳理、对接、融入环渤海和首都经济圈的发展,对于曹妃甸来说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全球经济发展面临新的竞合格局,传统的基于城市或区域的点状竞争力打造模式,将被互联网所带来的网状生态格局所打破,任何一个区域和城市的发展,都需要在不同的空间维度找到自己的地位,并认清自己的角色扮演,以实现对区域外和全球发展资源的获取,分享型经济将重新定义全球的边缘地区和中心地区。

第四个是依赖的陷阱。今天我们在讲到对接京津的时候,其实不应该仅仅想着能从北京承接什么,而是应该考虑能否成为京津的科技创新和知识产权的转化之地,特别是利用资本的手段,打通曹妃甸与京津之间的新经济要素的转化、转移渠道,三地应该是融合发展,而非简单的承接式发展。我们看到中国科学院关于海水淡化膜的相关专利已经在曹妃甸找到转化之地,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国家级新区的战略可能

要防止曹妃甸落入四个“陷阱”,就要从更高的战略视野谋划曹妃甸的未来。在我们看来,曹妃甸的未来应该是一个基于港城互动发展的“港城”的未来,而不是一个大港小城或有港无城的区域产业集聚的未来。

我们知道,曹妃甸已经获得一些不错的战略资源配置,包括综合保税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循环经济示范区等,但这些以点状开发以及以园区经济为主要表现的区域政策配置,仍然不足以支撑“港城”战略,曹妃甸应该争取成为国家级新区,而国家级新区的运作思维一定不是一个园区经济的思维,一定是一个城市运营的思维。 按照今年4月15日发改委等四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国家级新区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国家级新区是由国务院批准设立,承担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的综合功能区。

新区的发展目标是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在比较长的时期内快于所在省(区、市)的总体水平,着力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和规模,将新区打造成为全方位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创新体制机制的重要平台、辐射带动区域发展的重要增长极、产城融合发展的重要示范区,进一步提升新区在全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大局中的战略地位。

从该政策文本所提出的新区发展原则来看,都完全适用于曹妃甸的发展,同时,该政策文本所确立的优化发展环境的措施,也都是曹妃甸目前发展中所迫切需要注意的。

比如,文件指出:“强化金融支持。支持新区充分利用市场机制引进各类金融机构及其分支机构,加快完善金融服务体系。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创新金融产品。支持新区符合条件的企业通过发行企业债券、中期票据、保险信托计划等多种融资方式筹集建设资金。鼓励开发性金融机构通过提供投融资综合服务等方式支持新区发展。完善投融资体系,鼓励央企、省属国企业和民营企业等各类投资主体参与新区建设发展。”

曹妃甸走到今天之所以磕磕绊绊,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金融支撑体系没有构建,这是非常遗憾的。一个地方的发展定位和口号再响亮,如果没有金融体系支持,肯定是持续不下去的。越是开发体量大,越是需要综合的金融服务体系支撑。

另外,考虑到每一个国家级新区的申报和建设中,都需要承担国家重大发展和改革开放战略任务,就曹妃甸而言,其或许可以在循环经济、生态城市、工业转型等领域进行改革探索,但在我们看来,港城互动发展模式的探索可能最具代表性和唯一性。

虽然我国港口建设已经很成熟,很多港口的规模和吞吐量已经跻身世界前列,成为全球经贸往来的关键性节点。而且,与世界城市分布格局类似,中国最发达最成熟的城市也几乎都分布在沿海地区,但港城之间明显互动不足,而接下来,在我国陆海统筹战略之下,无论是对城市功能完善以及开放性提升,还是对港口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港城互动都需要迈出关键性一步。这需要探索。 如果要对曹妃甸地区发展的资源禀赋进行评估的话,港口资源应该是最具代表性也是最核心的,所以,曹妃甸的发展首先要在港口上做文章。 只是,今天我们在思考这个港口优势的时候,在思考视野上要首先实现突破,首先要正视中国北方港群格局的现实,抛开传统的第一阶段的腹地经济和临港工业的竞争模式,用港城互动的逻辑驱动区域内的人口集聚、产城融合、城市提升等。

比如,曹妃甸这里有丰富的湿地资源,依托港口、湿地、完全可以尝试打造一个文旅产业链也只要这样才真的可能实现曹妃甸的特色发展和新的时代下的发展。 而且,无论是对国家、河北省还是唐山市来讲,曹妃甸国家级新区的战略布局都是一举几得的事情。

对国家而言,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上一轮区域开发中的区域存量困境之一,对化解地方性金融风险提供支持;可以为中国新型城镇化过程中一大批沿海城市的港城互动发展进行发展模式探索;可以为一个传统工业化城市唐山的转型发展提供战略支撑(唐山的发展模式转型不仅事关唐山经济成败,而且,对改善京津冀地区的环境有直接影响,社会价值不必经济价值小);可以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打造一个新的支点。

就像四部委的指导意见指出的,“围绕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和“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重大国家战略的总体布局,严格落实新区总体方案和发展规划的有关要求,突出体现落实国家重大改革发展任务和创新体制机制的试验示范作用,加快集聚特色优势产业,推动产城融合和新型城镇化建设,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大力促进新区健康发展,为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做出新贡献”。

又一个转折时代来临了。

关于曹妃甸的优势,从孙中山先生的《建国方略》到其后的很多国内外媒体的论述,都已经讲过很多遍,这也是河北省启动曹妃甸开发的主要理由之一。 回顾过去十年来的曹妃甸开发建设的历程,虽然决策过程充满争议,但客观来看,曹妃甸无非是在一个还算恰当的时间选择了一个当时最主流的发展模式,并且其开发魄力也一度为曹妃甸赢得了一个比较好的预期,只不过面对全球性经济周期的变迁,使得一度充满的希望的决策更多的被并不确定性所打破,以至于成为中国上一轮区域开发模式困境的典型代表之一。

而面对全球经济周期再调整,以及中国发展战略资源的再配置,曹妃甸没有理由不在这新一轮的变革中寻找自己最合适的角色和定位,这不但对于实现一个区域未竟的发展理想的实现很重要,而且,对唐山城市经济转型以及中国沿海经济开发都具有很大的意义。 曹妃甸的国家级新区的战略诉求现实性已经具备,一个面朝大海和未来的曹妃甸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就是等风来,就像湘江新区获批国家级新区之前一样。

在国家《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背景下,方塘智库将推出“重塑京津冀”的系列分析性文章、调研报告以及举办多场沙龙,以推动规划纲要的实践落地。

注:本文为方塘智库原创内容,转载请获得授权,授权请联系:xufengchao@ftzhiku.com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