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月
作者

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我们保护非遗,是为子孙后代谋的福。是要让他们看到祖祖辈辈是怎么样一代代延续到今天,让他们明白时间是怎么把一瞬间定格成永恒,让他们相信就算沧海桑田也都会过去,更重要的是,让他们从过去中找到未来的路。

如果瑶绣注定有一天要消失在世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反过来把它当成一个新生的、新奇的事物,然后当我们重新发现它们时,它们又是充满着满满的生命力,像几千年前刚出现一样。要因爱而去保护,而不是因受保护而去爱。

端砚已不再是人们日常书写的必备品,即便它是中国书画背后默默无闻的贡献者,时至今日仍能以这样华丽的方式向人们呈现了中国古典艺术之美,但它还是需要找到更为硬核的出路。

当今,禅做为一种生活方式已渐渐为大众所接受,因为经各种途径而来的繁杂信息和让人眼花缭乱的新事物,让我们看似选择越来越多,其实是更容易让人迷失进而失去选择。过度的物质拥有会成为精神的累赘,想要灵魂轻盈自由,就应主动舍弃不必要的欲望。

城市总是处于变化状态,在进出口往复式系统的进程中迅猛发展,然后又因那些获得权力的利益团体而陷入停滞。在这样的过程中,城市所处的地理位置具有的禀赋是其次,更多的在于这片土地上的耕耘者是否善于利用机会。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