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月
作者

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端砚已不再是人们日常书写的必备品,即便它是中国书画背后默默无闻的贡献者,时至今日仍能以这样华丽的方式向人们呈现了中国古典艺术之美,但它还是需要找到更为硬核的出路。

当今,禅做为一种生活方式已渐渐为大众所接受,因为经各种途径而来的繁杂信息和让人眼花缭乱的新事物,让我们看似选择越来越多,其实是更容易让人迷失进而失去选择。过度的物质拥有会成为精神的累赘,想要灵魂轻盈自由,就应主动舍弃不必要的欲望。

城市总是处于变化状态,在进出口往复式系统的进程中迅猛发展,然后又因那些获得权力的利益团体而陷入停滞。在这样的过程中,城市所处的地理位置具有的禀赋是其次,更多的在于这片土地上的耕耘者是否善于利用机会。

全域旅游发展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仅凭朝夕的短暂光景是无法完成的,需要做好打长久战的准备。如同一剂温和的补药,短时间看不见效果,但胜在损耗小,收益周期长。但即便综合治理牵涉面较广、战线较长、投入较大也很值得去做,因为其结果必然会是令人欣慰,多方共享、持久受益的良性局面。

就像《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颠覆了人们对城市规划的认识,雅各布斯的这本《经济的本质》也将给人们思考经济的方式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她提出人类是自然界中遵循自然规律的一部分,以这一前提,试图从自然世界中总结出经济运行的基本模式,并以生态系统的机制来重新解释经济的发展进程。

很多事情的发生有它的规律,我们要做的是尊重科学和规律,而不是以我们的好恶去看待它、以我们的利益去衡量它、以我们的权力去扭曲它。

故“心隐”高于“身隐”是大隐,心中有巍峨高山何必再去别处苦寻。如同汉钟离和吕洞宾问曹国舅:道在哪?他指指天。又问天在哪?他指指心。在21世纪,倘若能够身处物欲横流、浮躁的社会,心灵却达到了世间的任何琐事都不足以打乱其安静的状态,便可称为“隐士”。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