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月
作者

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说书这门艺术易学难精,师傅领进门,修行全在个人。一本书这个人能说,那个人也能说,为什么这个人就比那个人说的好,不是玄学是科学,里面功夫深了去了,“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

潮汕人的吃茶更多是在品茶、赏茶中寻求宁静悠然的心境,享受平实超脱的生活。不论身处何地,身份高低,人们都能在工夫茶中得到慰藉。正是空持百千偈,不如吃茶去。

非遗,是去探索更广阔空间的一扇门,推开它,你会发现,世界上存在着比想象中更多的不同,人生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不论人们是用什么方式在表达与记录非遗,都是希望能借此让更多人感受到生命的美好与奇妙。

我们保护非遗,是为子孙后代谋的福。是要让他们看到祖祖辈辈是怎么样一代代延续到今天,让他们明白时间是怎么把一瞬间定格成永恒,让他们相信就算沧海桑田也都会过去,更重要的是,让他们从过去中找到未来的路。

如果瑶绣注定有一天要消失在世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反过来把它当成一个新生的、新奇的事物,然后当我们重新发现它们时,它们又是充满着满满的生命力,像几千年前刚出现一样。要因爱而去保护,而不是因受保护而去爱。

端砚已不再是人们日常书写的必备品,即便它是中国书画背后默默无闻的贡献者,时至今日仍能以这样华丽的方式向人们呈现了中国古典艺术之美,但它还是需要找到更为硬核的出路。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