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
研究员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西安的问题是可挖掘IP过多,但由于人心浮躁与缺少孵化,缺少对文化的敬畏与对人性的洞察,造成西安当前没有显著的IP符号,西安在大众眼里只有模糊的历史记忆,IP产业园应立足长安文化源头,古为今用,以现代科技、艺术、思想来激活传统文化的动能,做强中国元典城市的强势IP。

陕西要想在新一轮的区域经济发展和竞争中成为向西开放的枢纽和引擎,单靠自身的实力显然是不够的,必须以城市群的构建来实现产业辐射和均衡发展。

在新的历史时期,当全球再次掀起封闭与开放二种不同的价值观,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正是融入全球化的伟大历史机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带与路,以向西开放践行经济转型与均衡发展的战略路径,丝路通,则国家兴,我们期待着一个伟大的历史时代的到来。

不忘初心,丝路文旅是当下我国西部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的动力引擎,关乎地区发展与和谐稳定、关乎产业脱贫与百姓福祉,因此,旅游业的发展不是政绩工程,也不是大拆大建,而是要以文旅产业的创新发展肩负起农业产业化与工业转型升级的重任,深度融入产业链、带动产业链,最终实现西部经济的全面崛起。

2016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青海考察时强调:“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来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

沿黄公路把华山、潼关、党家村、乾坤湾、壶口瀑布、白云山等50多处旅游景点串联起来,成为陕西打造沿黄旅游经济带的重要依托,较为现实的问题是,延川如何在沿黄旅游带区域经济与文旅转型的市场机遇中“破茧成蝶”,成为重要的节点县域,乃至陕西、大西北与全国的旅行目的地和集散地?

我国各大城市的CBD目前从宏观上来看,存在着发展水平差异较大,协同发展缓慢;合作平台和载体缺失,限制深层次合作;同质化竞争较为严重,尚未形成发展合力等问题。从微观上来看,写字楼和公寓配备不合理,昼夜人数反差大;道路交通不畅、活动效率降低;建筑群引起的环境恶化和通风不畅等问题。

西安不能再等待,因为西安的发展不仅事关800万父老乡亲的福祉,更是践行大西北龙头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新引擎的国家战略,西安已经站在新一轮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不进则为退,不升则为降,不胜则为败。

无论是“央企入陕”还是“浙商入陕”,这些新西商们已经开始了各自在西安的征程,而西安市也开启了自己的“追赶超越”之路。我们谨慎期待的是,经过这一轮的发展,西商的概念能够真正的被历史所记住,并为关中商帮的变迁贡献新的价值。

延安可以选择的方向之一是,成为“关中平原城市群”北部经济发展的支点。目前西安到延安动车已经开通,只需2小时车程。西安到延安的高铁已经开建,建成后将不到1小时车程,延安将融入大西安1小时经济圈。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