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洋
研究员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产业新城本身作为一座新城和其固有的产业属性,在空间圈层构建、产业分工布局、要素自由流动等方面都能为都市圈发展提供强大的动能与支撑。可以预见的是,都市圈的发展建设将为产业新城模式的发展与不断落地提供肥沃的土壤。

产业新城既是推动中国县域经济转型发展实现新崛起的战略平台,同时,面对中国县域经济转型的时代性需求,和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这一主战场,也恰恰说明产业新城对中国产业变革和县域经济转型的战略适配性,这也是从市场前景上给予产业新城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未来,华夏幸福凭借现有的产业新城规划建设、产业发展和招商引资能力,加上吴向东所擅长的深耕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打造的“住宅开发+持有物业+增值服务”的打法,无疑也能够为华夏幸福业务打开一扇估值提升的想象之门,提上一个新台阶。

对于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质量而言,产业新城最大的作用就是通过“腾笼换鸟”的空间和产业置换方式,使得人口在区域内合理的分布和流动,摒弃了过往人口从农村向中心城市单向转移的模式,进而通过产业新城建设运用一种人口“就地城镇化”或者“迁移城镇化”的方式,提升“人口城镇化”水平。

伦敦发展至今日,早已不是一个单一城市的概念,站在当下的历史维度,更应该以都市圈的维度去发现和审视这片区域。伦敦作为最早开始工业化和最早完成城市化的城市,很早就走上了都市圈建设的道路,是欧洲最大和世界最具代表性的都市圈之一。

产业新城发展到今天,已呈燎原之势,在新的市场环境下,产业新城能不能复制的问题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复制,不仅如此,作为产业新城打造主体的产业新城运营商该具备哪些核心能力才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在我们看来,产业新城是以产城融合、宜居宜业为基本逻辑,在市场化机制主导下,受中心城市的辐射,在环中心城市区域形成优质或新兴产业集聚、城市服务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新城。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