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婷婷
研究员

 原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沈从文说,“我的情感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心有戚戚,少年时期较美丽的生活,大都不能和平海分离。

一年四季,花木兀自葱茏,一片蔚蓝相接,海天一色,外伶仃岛在珠江出海口,与香港相去十余海里,晴天的时候,可以望见港岛的璀璨灯火。 这片海域自古称伶仃洋,那一星孤岛,便得名外伶仃岛。

梯田上的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之何有哉?这些寻常的琐碎,不正是现代人心向往之的返璞归真吗?

扬州必须加大与苏南城市的融合、协作力度,在苏南苏北统筹发展战略中,加大在旅游项目资源开发、旅游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合作,与旅游产业发展较好的南京、苏州,且文旅资源有共通性的城市,建立资源共享、品牌互推机制。另一方面,重点引进文旅类的龙头企业,完善配套政策,做好基础服务,提升扬州对专业文旅人才的承接能力。

酥醪村口有一株古梅花树,每年初春,仍开出一树绚烂的花。遗憾来得不是时候,不能在花下饮一杯春酿,想想如梦的浮生。

事实上,中国地域广阔,中西部地区乡村和东南沿海地区,发展严重失衡,文化差异性巨大,不论是对于旅游还是民宿的理解、消费观念几乎截然不同。民宿本身就不是放之四海而皆适宜的“狗皮膏药”,因地制宜,也通常意味着很难标准化,或者说标准需要因地制宜。

明末到清中叶,扬州的形象是复杂的,它来自于财富、权力和文化活力的结合。这种形象,正是由盐商塑造和引领的。因为长期的重农抑商,在中国,商业对城市建设、权力边界、社会治理、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形成的影响,鲜有进入主流的史学叙事中。

在我们看来,无论是在一带一路战略维度,还是在黄河经济带维度,以及大西安和关中城市群的战略维度,等等,渭南都不应该被遗忘,更不应该被自己遗忘。渭南不仅在渭河以南,也在渭河以北,这块渭河与黄河交汇之地,需要尽快迎来区域价值重塑与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

城市规划是“市政学之最理想的而最重要之一部。其功用在规划新都市之建设,或旧都市之改造,使都市一地真能符合希腊哲人亚理斯多德之旨,为‘人类向高尚目的讨共同生活之地’。”

方所和诚品们,欲保持茁壮,需在培养文化产业链的同时,与旅游、商业开发的深度融合、互动。另一方面,在地价高筑,实体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找准定位,营造契合当地地理、历史文脉的文化空间,是成败的关键。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