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婷婷
研究员

 方塘智库文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

这种高效的执行力和政府慷慨地土地资源供给,成就了今天横店的30余拍摄基地,林东对此直言不讳。一位东阳政府公务人员告诉笔者:“横店几乎能在一夜之间,建设出10个专业的篮球场,承接国家级的体育赛事,这种实力别的地方不能比。”

从佛到禅的生活方式,拈花湾的文化定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商业的成功。作为宗教的佛与人的消费心理之间,融合非常困难,而一种人心向往的生活方式,则很好的解决了冲突。漫步小镇,从拈花塔的灯光秀,到佛文化的水幕电影,再到抄经之类的体验活动,禅的主题贯穿始终。一砖一瓦,一道篱笆,都颇具匠心,处处透露着禅意。

浙江特色小镇建设方案出台之后,良渚文化村及周边地区,被赋予了更多的期待。在新型城镇化与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之下,这是一场由行政力量所主导的小镇建设,从内涵与发展理念上与万科的小镇建设不同。

龙坞茶镇是宋卫平“理想小镇”的探索样本之一。在特色小镇平台上,以房地产为驱动力,激活农业产业,整合产业链,实现农业全绿色化、多功能化、高附加值化,是宋卫平创办的蓝城集团的重点业务。

从千岛湖镇到姜家镇,驱车四十分钟,移步换景中的千岛湖让人感受到迥然不同的魅力——这是一个稍显狭长的水域,忽而豁然开朗,忽而幽深曲折。三面山岛相连,自成湾区,姜家镇较之千岛湖镇,显得更为内秀、静谧。

从旅游小镇到度假小镇再到文化小镇,直到今天向互联网产业小镇转型,乌镇的确走出了一条新路子。特色产业是小镇的核心,乌镇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也面临“一口吃不成个胖子的问题”。 但与文旅的消化流量不同,互联网的难处在于乌镇的区位对于产业与专业人才的聚集存在一定的劣势。

事实上,一个有着千年传统的产业,通常容易陷入对路径的依赖。作为工艺美术品的东阳木雕,尽管久负盛名,但在消费端却呈现曲高和寡的现象——消费受众小,整体年龄偏高,且主要青睐于名家作品,青年匠人的产品通常难以有议价能力。

黄酒企业规模普遍过小,发展滞后,一直在地区性、低档酒的层面停滞不前。中老年消费者是主要群体,30岁以下年轻群体中缺乏兴趣。在人口结构换代、传统风俗不断淡化的趋势下,黄酒市场萎缩的压力越来越大。绍兴黄酒乃至中国的黄酒产业,都面临转型升级的困境。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