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
创始人

方塘智库创始人、理事长。

曾任凤凰城市与旅游研究院院长、凤凰网城市事业部总经理、《21世纪经济报道》国家经济地理版主编、21世纪乡土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经营报》要闻部时政记者,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周刊》主笔等。

其它任职: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中国古都学会会员、清华同衡养老产业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等,是多个城市和企业的战略顾问。著有《乡愁里的中国》、《困境》(合著)等。

每一个村庄在找到自己的特色的同时,还需要将自己的发展放置于一个更大的空间尺度来建构其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在我们看来,县域是一个最小的生态尺度,把县域内每一个村庄的发展纳入到县域乡村振兴和县域综合转型的整体战略部署当中,这些乡村的发展才能可持续。

作为一家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以“产业优先”作为核心策略,专门成立产业发展集团,重点培育产业研究能力与产业集群打造能力,覆盖从创新孵化、投资咨询、产业规划、选址服务、行业圈层等一揽子服务,近些年来,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

对于西北地区来讲,比较务实也比较可行的发展路径之一就是,依托于当地丰富的自然生态和历史人文资源,进行独特的优质的服务化变现,优质服务的供给将是影响西北发展的决定性力量,谁较早认识到这一点,并作出市场化的反应,谁将赢得在西北地区新一轮的区域和城市发展竞争力。

中国县域经济的转型发展,出路之一就是在县域范围内形成包括真正的城市、特色小镇和美丽乡村的完整市镇体系。也只有这样,像富锦这样的县级市以及很多县城才能在配置外部资源的时候突破战略视野的局限。

文旅产业对中国的整体转型和变革正在产生综合性的深刻影响。围绕文旅发展的共识已经形成,再加上针对文旅产业发展的改革共识的形成,以及国际化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的能力与通道的搭建,中国文旅的大时代和新时代已经开启。

在我看来,郑州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城市,也将是十三五期间中原城市群发展和实现中部崛起的最大的战略变量。一个具有国际视野和品牌影响力以及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的大郑州的形成,是河南省上一轮经济发展的最大战略遗产,也是未来十年河南省经济创新发展的最大战略依托。

在我们看来,尽管目前对国家级新区的含金量褒贬不一,甚至出现了有的城市获批国家级新区以后,不但没有发展起来,推动旧城更新和复兴,反而因为在新区发展中过渡房地产化,最后导致一地鸡毛,成为城市负担。

在今天这个快速变革,每天都在发生颠覆与被颠覆故事的时代,无论是要占领产业发展的高点,还是要占领区域发展的高点,最务实的战略就是协同各方力量,一起创造高点。

在我看来,依靠新力量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进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对包括通辽在内的地方经济发展而言,将是必然选择。一方面,对地方政府来讲,以前政府握有的资源几乎可以在当地的发展中呼风唤雨,没有什么搞不定的,完全依赖本地的资源和市场就可以支撑当地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个地方政府所能配置的资金量在市场化的资金配置通道面前,可能微不足道。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