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彦成
研究员

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无论是城镇化进程使然,还是生态环保的诉求,陕西农业的发展已经不能单纯依赖土地和人力投入了,而是需要靠技术、资金、人才、政策等的全面加持,这就需要打破既已形成的惯性发展思维,促进一二三产联动发展只是其一,还应居安思危,严守耕地红线,生态红线,确保粮食安全。

对于当下的榆林而言,需要“新思想”“新文化”“新青年”以新榆林,则榆林新。一个新榆林需要新的表达,一个新榆林也需要更多的可能性。

当然,也并非是简单的去商业化,而是在公共化的基础上进行商业创新,比如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或者开发周边产品,依托于西安市丰富的博物馆资源,不断打磨既有的IP,同时也不忘打造新的IP,未来可期。

为了生活,数千年来,我们在这片土地上不断迁徙、不断漂泊、不断流浪,我们总是在离开,也总是在回归。我们不断背叛土地,又不断回归土地,回归家园。可是,直到如今,我们还在追问,哪里才是我们的家?哪里才是我们的故土?

茯茶可以泡着喝,也能够煮着喝,更能掺和着牛奶一同品饮,这也是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人群的茯茶之用。

事实上,当茶从一种不易获得的东方树叶最终参与到全球政治经济的演变过程与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之中,无疑属于它的黄金时代还远没有结束。毕竟,在今天,我们还能看到近年来生长于中国本土的新式茶饮企业——奈雪の茶与喜茶尚在攻城略地。

对中国一些地域性的茶叶品牌进行故事化、案例化的表达,叙述作为一片东方树叶的奇妙生命轨迹,继而探寻茶叶以及茶文化的传播径路,以及那些因茶而生,或被茶所深刻塑造的日常生活方式,等等,以期在新世代书写茶叶的社会文化生活史。

当泾阳茯茶遭遇断代以后,在以云南普洱茶以及湖南安化黑茶等引导下的黑茶市场中如何突出重围,并且获得市场的普遍的认知和认可,除了不断挖掘、彰显属于其自身的独特价值之外,还要着力解决原料的问题,而原料的产地、品级关乎茯茶的贵贱高低,剩下的则要靠茯茶企业的品牌输出了。

但也有人认为因是在伏天加工,所以称之为“伏茶”,而又写作“茯茶”是由于其有“茯苓”的功效,除此以外,还有一段旧事演绎,说是当年八国联军乱北京,两宫西狩,慈禧出逃西安,泾阳安吴堡女商周莹敬献“茯茶”,慈禧以为“福茶”,即赐名为“福茶”。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