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伟涛
学术委员

青年学者、《重识乡土中国》作者。

无论是官员、还是学者,还是农村人,都需要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乡村振兴战略,振兴的是什么?怎么振兴?振兴到什么程度?标准是什么?如果不搞清楚振兴什么,到头来只能是依赖原来的制度、政策路径,各干各的事情,这样就会造成乡村振兴战略的失控。

实现产业兴旺,应在尊重不同乡村资源禀赋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差异化的产业发展。同时乡村产业兴旺,不是所有乡村产业形态千篇一律,要突破“乡村的产业就是农业”,以及“农业的功能就是提供农产品”的传统思维模式,最重要的举措是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意味着中央“三农”政策提升到新的战略高度。强调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是新世纪以来中央重农惠农强农思想的一脉相承,也是着力缩小城乡差距的重大举措。

从“生活宽裕”升级到“生活富裕”,体现了要提升农村居民生活水平,建成更高水平的小康和共同富裕路上不落一户一人的决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必然选择。

特色小镇是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模式的有益探索,但很多评论指出,特色小镇出现了运动化,不少地方借助特色小镇大搞圈地之实。此时,我们有必要重新把目光聚焦到特色小镇首倡之地浙江省,这有助于提醒我们,当初特色小镇为什么出发。

产业积聚的核心是相关产业链的形成,园区只是一个载体,产业是它的支撑,产业链更是它的核心关键。产业链的形成既是产业园区自身注重并引导的结果,同时产业链的形成又让自身产业功能产生最大化的集聚效果。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