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交通时代到来,洛阳的价值将被重新发现与评估,这对于洛阳而言,既是机会,也是挑战,一方面外部资源可以迅速地导入,而另一方面本地优质资源也会相应地流出,尤其是当洛阳不再具备政治向心力,以及随着郑汴一体化持续推进,郑州的虹吸效应逐渐扩大,在中原城市群的竟合关系中,洛阳将何以自处?

方塘智库认为,“无产业,不小镇”,特色小镇的特色重点在于产业。特色小镇的成功打造,必须有产业做支撑。而县域经济的发展也必须依托于特色产业的打造,在比较优势和区域大分工背景下,沉睡在县域的特色资源必将被激活进而形成特色产业。

开封与巴黎虽都以古都的身份端坐于东西方,但是,今天它们的命运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在现代之都巴黎的应照下,开封该如何走向现代化,是古都开封逐渐走向成熟旅游市场后,所要思考的又一个重要问题。

“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而今日的洛阳已非富贵之身,这不但指洛阳不再是万邦来朝的洛阳,更在于随着历史上开封、郑州的取而代之,时至今日的洛阳已甘为郑州之后,同豫东的开封一并成为郑州的左膀右臂。

对于西北地区来讲,比较务实也比较可行的发展路径之一就是,依托于当地丰富的自然生态和历史人文资源,进行独特的优质的服务化变现,优质服务的供给将是影响西北发展的决定性力量,谁较早认识到这一点,并作出市场化的反应,谁将赢得在西北地区新一轮的区域和城市发展竞争力。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袁牧立足中国、着眼全球,从宏观入手,深入分析了“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这三大发展战略,尤其是从整体战略角度对“一带一路”格局进行了深度解读。

在我们看来,日本经济在战后的崛起其“得”在引进技术继而在此基础之上进行自主创新,然而其“失”也在于此,即日本企业的创新多专注于从1到N的过程,而忽视了从0到1进行颠覆性创新,这也是其在互联网时代表现平平的原因所在,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术少有可圈可点之处。

让智能产品逐渐融入到城市,让本来的传统城市,逐渐变得更智能,也更有人情味,在人们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影响深远的技术是那些消失的技术。它们将自己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以至我们无可分辨。”。

在我们看来,如同所有寄望于科技来发展经济的国家来说,日本无疑是勤奋的学习者与实践者,即便其中不乏时运,但正是日本在二战后有计划地实施科技带动经济发展的策略,最终成就了其经济恢复与经济高速发展的光辉与荣耀。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