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发展阶段,无论是伟光汇通还是项目所在城市的地方政府,重要的思维方式转变是:首先考虑文旅小镇能够为所在城市的转型发展带来什么?文旅小镇如何改变城市?而且,要立足于新一轮的全球产业变革、城市转型和区域竞争来进行思考。

产业新城发展到今天,已呈燎原之势,在新的市场环境下,产业新城能不能复制的问题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复制,不仅如此,作为产业新城打造主体的产业新城运营商该具备哪些核心能力才是更值得关注的问题。

对于滦州市来讲,滦州古城的发展不但为当地文旅产业的发展和经济增长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数据贡献,而且,从品牌上赋予滦州以新的符号,带来了巨大的游客流量,依托此流量,直接让更多的个体在项目内部获得了很好的收益,直接带动了周边地区的旅游产业尤其是住宿产业的发展,正在成为滦州市文旅产业发展的引擎性和平台级项目。

和所有的村落一样,徽州的古村落也难以避免的出现留不住青壮年的尴尬局面,即便是现在旅游产业做的风生水起。走在村子里,见到的大多是老人和还在上小学的孩子。其实在很久以前,徽州这个地方就让人留不下来了。

未来几年,房地产将继续去投机化,逐步回归理性。三四线城市房价可能出现较大分化,而政府解决房价与收入不均衡的长效机制建立后,炒房需求会逐步退出市场,房地产市场将走向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来。

在我们看来,产业新城是以产城融合、宜居宜业为基本逻辑,在市场化机制主导下,受中心城市的辐射,在环中心城市区域形成优质或新兴产业集聚、城市服务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新城。

期待商丘的建业,能够将河南建业集团层面的最新转型成果更多的带到商丘来,从而为商丘新一轮的城市转型做出更综合的贡献,也只有这样,在面对越来越多全国大型地产商落地深耕商丘的时候,建业才能像上一个时代一样,赢取更多的发展先机和城市增长红利。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