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在与长江共生和搏斗的漫长岁月里,遭遇了无数的灾难,过去的每一次,它都展示出令人惊叹的坚韧。当然,武汉也是一座充满遗憾的城市,它曾经与诸多历史机遇失之交臂。

随着中国都市圈时代的到来,已经在中国都市圈基本完成项目和投资全覆盖的华夏幸福也开始迎来其企业的新价值时代,而华夏幸福对都市圈的深耕也将对很多企业和机构产生示范效应,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市场机构对都市圈的关注和投资,也将为中国现代化都市圈的培育和发展提供更多资源支撑。

2009年,铜陵自请加入资源枯竭型城市,一面挣扎求生,一面利用国家转移支付的钱开始大刀阔斧地转型。10年过去了,每个铜陵人都能强烈地感受到城市的变化。

以更加清晰化的产业制度改革、更加彻底的权利赋予、更加开放的平台建设、更加国际化的资源配置、更加完善的营商环境、更加清晰的产业路径等,推动都市圈内部的公平、均衡、协同发展,推动都市圈与外部市场和资源的连接与互动。

面对一个快速崛起的中部大城,很多人可能与我们一样,对郑州新十年的发展多有期待,并拭目以待,毕竟,如果进展顺利,郑州将可能是世界城市发展史中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期间最为显著的城市发展案例之一。

三门峡围绕黄河和黄河文化发展所进行的文旅化思考和实践,开始显现出远见和坚持的力量,为三门峡接下来丰富和多元的“黄河故事”的构建和表达提供了直接的支撑。

则平顶山要积极的拥抱更具时代性和国际化的增量变革,打破对既有产业和产业链的过度依赖,跳出传统的城市资源禀赋认知,以新消费需求、新技术变革、新发展理念来重新审视区域和城市的资源禀赋。

当下安阳最重要的发展战略关键词是“转型”,而所谓的“转型”,基本的内涵和本质就是“革故鼎新”,主要表现为落后内容的淘汰、对传统内容的维新、对新兴内容的集聚,产业、城市和体制等,莫不如此。

在我们看来,现代城市经济的建设和全面开放格局的重塑,将成为濮阳新一轮区域和城市转型发展中尤其关键的两大命题,也是濮阳构建其城市新价值时代的最重要的两大综合抓手,而这两者又都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密切相关,并有很大的互动空间。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