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所和诚品们,欲保持茁壮,需在培养文化产业链的同时,与旅游、商业开发的深度融合、互动。另一方面,在地价高筑,实体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找准定位,营造契合当地地理、历史文脉的文化空间,是成败的关键。

重新审视对中国园区经济开发产生过深刻影响的新加坡园区经济的代表——裕廊工业园,其发展历程既体现了工业化过程,更展现了城市化过程。新加坡规划体现了新加坡城市未来发展预期,并为裕廊工业区引进发展新兴产业和科技专才创造了良好环境,产城融合,相得益彰。

产业积聚的核心是相关产业链的形成,园区只是一个载体,产业是它的支撑,产业链更是它的核心关键。产业链的形成既是产业园区自身注重并引导的结果,同时产业链的形成又让自身产业功能产生最大化的集聚效果。

改革开放后三十余年,保定的财政收入和就业都要仰仗工商业,历届政府也均将扶植产业作为立市之本,尽量在土地、财税和相关政策上向产业倾斜,从而使得保定不仅形成了良好的产业基础,更传承下独特的产业文化,并逐渐演变成鲜明的城市精神。

受特殊的政治制度,文化体制的影响,内地城市居民对于城市文化地标的定义与认同上,与港台存在明显的差异。因此,市民更希望视诚品、方所等独立书店为文化高地,而抱有更理想主义的期待,甚至对其商业氛围产生抵触。

承德应摆脱“山庄”观念束缚、皇室情结,摆正与北京关系,摆脱追求高大上的思想,立足自身资源和优势,以人为本,同时发展全域旅游和推进景城互动发展。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