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燕郊的观察和反思,背后折射的是中国在进入城镇化高峰期背景下,人口、城市与产业之间出现的新的变量。这些变量的存在,会使得一些不被看好地方,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滋生出新的城市和新的业态,并可能深刻影响到一个更大区域的空间布局。
对于天津滨海新区而言,这片2200平方公里的区域恰是本世纪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进程的一个缩影。因此,对滨海新区的观察,从某种意义上讲,折射的是一个新千年的中国。
在全球经济再调整、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以及以制造业为代表的产业经济越来越摆脱对廉价劳动力和物流半径的依赖而转向与信息、智能和网络融合的背景下,创新经济将成为包括京津冀区域在内的所有区域和城市发展的最新内涵,也是最重要的内涵。
尽管去年自京津冀走热以来,河北诸多城市一度产生争夺“副中心”的热潮。但梳理河北盘面,不难发现,如果“副中心”的概念成立,唯一有可能的只有石家庄。即使不成立,市场最终拥抱的也一定是石家庄。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