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公园作为木兰文化衍生的空间载体,延续了木兰精神和木兰品牌的公众化传播,不管是本地居民还是外部游客去虞城游玩,木兰公园基本是必去的公园之一,而且木兰公园也是虞城县首批建造的规模化的大型公共开发空间,它的建成对于虞城县城文化底蕴的折射和木兰故里IP的塑造上,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公共影响力。

现在河南的历史资源是散点状的,从空间上是难以串联起来的,因此无论是说旅游还是文化方面,体验感都不佳。但水系参与了历史演化的过程,是一个天然的把历史性文化景观连接起来的媒介、是契合历史性文化景观的主要抓手之一。这也相当于城市发展的骨架,再在这个骨架上去添加上文明的血肉。

特色菜的传承不应该是一成不变的,而应该根据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我和我的厨师们经常谈论一个话题,没有不好吃的菜,只有制作用心与否。只要保持食材的“鲜”,每一种食材都是好材料。咱们本土的食材应该被好好的挖掘,通过创新的理念和不断的尝试,为食客呈现为更好的菜品。

《乡愁里的中国》这本书有一句话对我很有感触:回不去的故乡,进不去的城。我们回不到之前的时代,也没能融入现在的时代。但是我们发现,无论是哪个时代,有春节的地方就有团聚,有春节的地方就有人情,有春节的地方就有乡愁。

商丘保税物流中心设立在虞城产业集聚区,凸显了虞城特色县域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虞城县拥有食品加工、纺织服装、五金装备制造三个百亿级产业集群,通过保税物流中心,让更多的进出口贸易在家门口得以实现,极大地节约了时间和成本。

就像《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颠覆了人们对城市规划的认识,雅各布斯的这本《经济的本质》也将给人们思考经济的方式带来革命性的影响。她提出人类是自然界中遵循自然规律的一部分,以这一前提,试图从自然世界中总结出经济运行的基本模式,并以生态系统的机制来重新解释经济的发展进程。

对于新型城镇化的发展质量而言,产业新城最大的作用就是通过“腾笼换鸟”的空间和产业置换方式,使得人口在区域内合理的分布和流动,摒弃了过往人口从农村向中心城市单向转移的模式,进而通过产业新城建设运用一种人口“就地城镇化”或者“迁移城镇化”的方式,提升“人口城镇化”水平。

方塘城市论坛旨在对全球城市重新命题,为城市发展提出明确的价值主张和切实的解决方案,更想为身在异乡漂泊奋斗的你,发现所在城市的更多光彩之处,愿每一处光彩最终都能汇集成你实现梦想的星光。

很多事情的发生有它的规律,我们要做的是尊重科学和规律,而不是以我们的好恶去看待它、以我们的利益去衡量它、以我们的权力去扭曲它。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