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的问题是可挖掘IP过多,但由于人心浮躁与缺少孵化,缺少对文化的敬畏与对人性的洞察,造成西安当前没有显著的IP符号,西安在大众眼里只有模糊的历史记忆,IP产业园应立足长安文化源头,古为今用,以现代科技、艺术、思想来激活传统文化的动能,做强中国元典城市的强势IP。

我们现在有一个顺口溜的口号,“北京发展向南走 固安现在是风口”,这里有个万亿级的大市场,紧邻大兴国际机场,又是京津冀的交通枢纽城市,又是北京和雄安中间的节点城市,所以,固安又迎来了新的机遇和红利期,我以后要更加自豪、更加开心的去高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

有很多企业的负责人,依然满身匪气,依然对野蛮生长崇尚有加,从社会认知到私人生活的自律,与其所掌控企业所应该具有的社会责任、产业抱负、家国情怀、时代精神存在着明显的落差,企业负责人的“德不配位”正在成为很多企业突然衰落的重要的风险之一,尤其是大企业。

在很多县域,我们看到很多部门和乡镇的官员,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不断地研究国家的转移支付政策和专项补贴的机会,不断地向上申请各种各样的“政策帽子”,将一些所谓的项目规划反复包装以申请各种各样的补贴,而这些项目的发展别说可持续性,甚至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被运营过。

当下越来越多的行业转型中,颠覆者往往不是来自于行业内部,而是来自于行业外部跨界进来的参与者和竞争者,那么,对于漯河以及漯河大食品产业生态而言,漯湾古镇的运营方伟光汇通会不会成为漯河食品产业新一轮转型升级的那个“搅局者”甚至“颠覆者”呢?

对于遵义而言,不仅可以将科技创新贯穿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周期,还可以更加积极的姿态,面向全球进行市场化的资源整合,充分利用外部的团队、资本、品牌、人才,实现遵义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无中生有”的双丰收,以适应于新一轮产业的变革和竞争。

黄河改道是黄河决口的必然结果,而黄河治理则是为了避免黄河改道,所以讨论黄河治理总也绕不开黄河河道。从黄河河道变迁的角度来看,黄河治理分为疏导与壅障两种方式,且两者必须相互配合才能在具体治河项目中奏效,只是面对不同的情况,两者需要互为主次而已。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