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的问题是可挖掘IP过多,但由于人心浮躁与缺少孵化,缺少对文化的敬畏与对人性的洞察,造成西安当前没有显著的IP符号,西安在大众眼里只有模糊的历史记忆,IP产业园应立足长安文化源头,古为今用,以现代科技、艺术、思想来激活传统文化的动能,做强中国元典城市的强势IP。

书店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阅读空间,而是可以催生一系列综合变化的发生器,并且随着时代的变化,书店也在不断转型,积极地融入人们的生活。不过,书店作为一个内容强输出的环境,反而缺乏内容创作与运营,甚至与阅读有关的有趣活动很少,这也是目前书店普遍存在的问题。

直到今天,社会上对茑屋书店的解读框架之一是网络时代实体店的意义和价值,尤其是在实体店铺普遍遭遇电子商务的严重冲击,而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平台开始将阵地延伸到线下空间的背景下,从茑屋书店的单店业绩和快速扩张中看到了更多实体店坚守的希望,甚至是胜利的新曙光。

对几乎所有的县域而言,一度长期并普遍存在的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全球资本、科创资源的相对短缺,在新的发展环境下,给这些县域带来将不再是相对落后和边缘,很可能是更加严重的人口流失和绝对贫困,而且,这种流失和贫困的出现很可能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程度加以呈现。

越来越多的房地产企业和拥有房地产板块的综合型企业,开始不断探索其地产业务和项目与科技、养老、教育、文旅、医疗、城市等领域的融合,寻求优势资源的整合和跨界共生,超越地产做地产,不断探索建筑设计、社会营造和推动城市转型的新可能。

相对于在南京都市圈的首位度和江苏省域经济中的首位度而言,“大城南京”可能才是南京市、江苏省甚至国家层面系统性思考南京新的城市发展战略时最重要的和最具根本性的立足点,“区域城市”、“创新城市”、“全球城市”和“世界城市”等价值追求,才是“大城南京”该有的价值诉求和城市愿景。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