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大讲堂

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在一些地方政府手中变成了优先发展乡镇政府所在地的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不少地方政府在政绩中宣称以点带面,实质上造成农村的规划不完整、发展不充分、资源再一次集中到城镇的做法,没有对整个乡镇全域进行有效的规划、统筹和谋划,事实上证明这些做法是不符合大部分村民利益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指出,创新能力不强,科技发展水平总体不高,科技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能力不足,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是我国这个经济大个头的“阿喀琉斯之踵”。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必须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

研究雄安新区的城市轴线,首先要处理好城市轴线与山水的关系。所谓“风水”,无非是风顺、水顺、山顺。也就是说,城市轴线在山水格局上要做到因天时、就地利,“风顺、水顺、山顺”。

北京与我国其他城市最大的不同在于还承担有“首都”功能,北京的发展建设要处理好“都”与“城”“舍”与“得”、疏解与提升以及一核和两翼的关系,并且”有所为、有所不为”,无论是雄安新区的出现,还是通州及其相邻的河北北三县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空间站位,其实都是在回应北京“都”与“城”的关系以及国家首都与大国首都的定位。

我希望,从今天起,南开旅游人能够自觉地肩负起一代代传承下来的精神和使命,自觉地拓宽视野关注国家、关注全球旅游业的发展格局与趋势,自觉地树立实践导向、培养科学精神、增强专业能力;自觉地向优秀的前辈学习,不辜负南开旅游人这一光荣称号。

乡村旅游要保持乡野氛围,要保持乡村的氛围,让人们去追寻乡愁,但同时又不能过多地把城市开发的做法搬到乡村,这是乡村旅游开发过程中最需要得到控制的部分,也就是说既要使其提升,但是又不能过多地干预,但是完全不干预乡村旅游产业是做不起来的。

支撑城市发展的是产业,有什么样的产业就有什么样的城市,有什么样的城市就能吸纳什么样的人口,反过来也一样,有什么样的劳动力就有什么样的产业,这样一来,人口、城市和产业就形成一个多向互动的回路,关系复杂。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