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塘大讲堂

从目前所有的大部分合作社,都存在人才内生性不够的问题,而这一问题发生的背后,便是梁漱溟先生所提出的教育、培训型的合作社的缺席。

在雄安新区更长周期和真实的演进过程中,比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更激荡于时代和历史的,将是这里的创新创业故事的发生,这也是成就雄安新区千年大计的最重要的路径和逻辑依托。

梨花小镇的规划建设对宁陵新一轮的发展而言,具有一定的标杆意义:如果能够通过小镇的建设,延伸梨园经济的产业链条,在宁陵构建一个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的梨产业生态,将从根本上实现当地梨园经济的转型升级,让梨园发挥综合的带动价值。

2018年,方塘大讲堂将用一年的时间,系列对话置身变革中国的不少于40位嘉宾,探寻全面深化改革中的中国的不确定性和确定性,一起重新发现中国,一起重新认知世界。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每一个村庄在找到自己的特色的同时,还需要将自己的发展放置于一个更大的空间尺度来建构其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在我们看来,县域是一个最小的生态尺度,把县域内每一个村庄的发展纳入到县域乡村振兴和县域综合转型的整体战略部署当中,这些乡村的发展才能可持续。

农村发展和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城镇化是一个自然过程,是在农业农村发展的基础上,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推进而不断聚集人口而产生。而城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又会促进工业化进程和农业现代化。十八大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和信息化“四化”同步发展,深刻地反映了这种关系,而县域则是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的主战场。

正所谓“郡县治,天下安”,县级区域历来都是中国走向富强,走向安定,走向和谐的一个很重要的单元,尤其是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当今中国。在这种背景下,只有河北县域城镇化健康发展,才能助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

一座具有吸引力的文化创意城市,要用优越的文化环境吸引更多的个体经营者和高收入的创意者集聚,如艺术家、建筑师、音乐制作人、时尚设计师、影视编导等具有敏锐城市消费嗅觉的群体,他们需要这样的创意环境去激发新灵感来创作艺术、音乐和文学作品,他们会成为城市的文化名片,吸引更多的人来感受实地的文化气氛。

页面